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拜登维持特朗普禁令,国内三大运营商将从美股退市

5-9

扫码下载APP

拜登怕中国公司“抢饭碗”

三大运营商从美国纽交所集体退市已基本成为定局。

 

5月8日,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三家运营商均在港发布公告称,美国纽交所在经过复议后,最终决定维持将三大运营商存托股份下市的决定。

三大运营商发布公告 图源/微博
三大运营商发布公告 图源/微博

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分别在1997年、2001年和2002年在90年代纷纷前往美国纽交所上市。除了在美国纽交所上市之外,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和中国移动也分别在香港挂牌上市。

 

根据公告所披露,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发布了目前美股存托证券占比,分别只有0.2%和0.14%,占比非常低,因而对公司的上市地位影响较小。今年4月,中国电信回到A股上市的申请已经获得了中国证监会的正式受理。

 

20年间,三大运营商在国内外的地位也今非昔比,已经完成了基础设施的铺设,并在5G的基础设施建设上,在全球处在领先地位。中国三大运营商被美国强制退市,也是回归的A股的绝佳。

 

退市回归影响小

 

对于三大运营商来说,从美股退市,并没有太大的实际影响。三大运营商都是香港和美国两地上市,其中联通是中港美三地上市。

 

三大运营商在港交所发行普通股后,通过ADR(美国存托凭证)在纽交所实现上市。

 

简单说,就是将一批股票存于香港主体,然后由存托机构如美国银行发行对应的收条,这批收条再在美国进行交易。这次所说的摘牌,是摘除就是三大运营商的ADR凭证,ADR被摘牌后,美国投资者只能换香港主体的股票。

三大运营商 图源/视觉中国
三大运营商 图源/视觉中国

退市前,三大公司都大幅减少了在美股托管股份的比例。此前,中国联通表示,本公司已发行美国存托证券数量已从2020年年底约3300万份大幅下降至2021年4月底月500万份,占本公司总发行股份约0.2%。

 

对此,美股分析师冯晓天对全现在称,ADR这种方式对三大电信运营商的资本支持已经微乎其微。三大运营商在内地、香港两地上市,已可满足公司需要。“但是三大运营商的回购也是一个问题。以中国移动为例,ADS大约在2亿左右,需要五六十亿美金来回购。这对企业来讲是一笔大资金。加上当下运营商还需要投钱做5G基建。”

 

冯晓天认为,短期内港股也会增加大量供应,承受较大沽压。但从长远来看,回归港股或A股有利于它们的价值回归。

 

其实,相比于其增长性、收益稳定性和可观的分红来说,电信等传统行业的中概股在美国长期被低估,回归港股和中概股,对三大移动供应商来说,是有益的。

 

三大运营商也在积极回归A股。

 

2021年,中国电信宣布回归A股。4月28日,证监会官网预披露了中国电信的招股说明书,正式受理中国电信的A股上市业务。

 

中国电信董事长柯瑞文在此前的财报会议上表示,要推动战略落地必须用好资本市场的力量,“(回归A股)不仅仅是为了募资,战略有一个生态的协同。比如说To B业务,特别是5G,To B的产业互联网,一定要和合作伙伴一起才能做得成。”他提到,要与生态伙伴建立紧密的联系。“通过我们发行A股上市,我们在中间也打算引入战略投资者战略协同,大家一起为客户提供好的服务。”

 

中国移动也正筹备A股上市。3月25日,中国移动董事长杨杰在2020年度业绩电话会上表示,中国移动注意到内地资本市场近年来出台了一系列新政策,为红筹企业回A提供了有利环境,公司正在积极地跟踪、及时地研究沟通相关政策。

 

杨杰称,“公司确信,回A有力促进公司的发展,同时也将使广大客户有更多的机会分享公司成长和发展带来的收益。如果下一步有确定的消息,公司也会按照监管要求及时披露。”

 

 

后特朗普时代

 

2020年11月12日,特朗普突然发布了一项行政命令,禁止美国投资者对中国军方拥有或控制的企业进行投资。

 

路透社指出,特朗普的目标就是中国的科技公司,可能会涉及到包括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海康威视在内的31家中国科技公司。

 

行政命令原定于2021年1月11日生效。美国刚刚上任的总统拜登也保留了这一系列行政命令。2020年12月31日,纽交所宣布,启动对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摘牌程序。不过,在发布摘牌令不到一周后,纽交所改口,称不再计划对中国三大运营商摘牌。但很快,纽交所随后又称,重新启动对三大运营商的退市程序。由于三大运营商考虑到各股东的合法权益,因此并没有立即同意,而是决定向纽交所提出复议,但最终以失败告终。

 

对于这一决定,华尔街大失所望。美国财政部一名负责制裁事务的前官员指出,全球与中国“涉军企业”打交道的金融机构,“都陷入了困境”。不过,知情人士透露,金融部门已敦促拜登政府,完全取消投资禁令。

 

冯晓天认为,此次特朗普强制将中国三大运营商退市,短期看是阻碍了运营商的融资脚步,或许会对中国5G建设落地有阻碍的影响,但同时使得美股投资者进一步丧失了参与中国高新科技投资的机会,更何况三大运营商的融资渠道和范围绝不限于美股。

 

无论如何,美国打压中方企业的大趋势还在进行。

 

就在5月5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公开表示,要详细评估中国在希望对于战略资产的投资。路透社解读位,欧美国家难以就中国议题达成一致的政策,原本是将中国视为是有利的投资资金来源,例如对美国公债的投资,到如今转而视中国为对全球稳定的威胁,并且回避中国的5G通讯技术。

 

拜登也在多个场合提出“美国就业方案”,他反对大量在中国等国家进口,强调“当我们进行所有这些投资时,我们要确保一件事:我们买的都是美国货。”

 

1997年,中国移动在香港和纽交所上市,被誉为美国主导下资本全球化的一个里程碑事件。

 

2021年,中国移动在内的三大运营商从纽交所退市,业内人士认为,这可以视为一个资本全球化逆行的里程碑事件。

 

但也有人认为,这一大趋势下,中国企业放弃美国ADR,转回国上市,从长远看对5G协同的利大于弊。

马程

125 篇文章

Amuse Ourselves to death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