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脱英入欧,闹独立的苏格兰为什么越来越烦英国政府?

5-14

扫码下载APP

“没有如果。举行第二次苏格兰独立公投只是时间问题。”

 

5月13日上午,新一届苏格兰议会宣布就任,129名议员的宣言回响在议会大楼荷里路德:“我郑重、庄严且真诚地宣誓,我将依照法律,效忠于女王伊丽莎白二世陛下、她的后嗣和继任者。”

 

像往年一样,除英语之外,用盖尔语、苏格兰语、低地苏格兰语等各种当地语言宣誓的大有人在。保守党议员的外套上别着蓝色花,工党戴着红玫瑰,而以尼古拉·斯特金(Nicola Sturgeon)为首的苏格兰民族党(SNP)的胸口则是显眼的小白玫瑰,这象征着独立的苏格兰。

 

这是苏格兰民族党连续第四次获得议会选举的胜利,他们赢得129个席位中的64个。虽然没有占据绝对多数席位,但是确保了主席尼古拉·斯特金连任苏格兰首席大臣。

 

然而在向女王表忠心之前,斯特金已经表明了守卫“苏格兰人民主权”的决心。5月9日选举结果揭晓的第二天,她在与英国首相约翰逊会面时说:“没有如果。举行第二次苏格兰独立公投只是时间问题。”

5月13日,实现连任的苏格兰首席大臣、苏格兰民族党党魁尼古拉·斯特金(Nicola Sturgeon)出席议会就任仪式。图片:AFP
5月13日,实现连任的苏格兰首席大臣、苏格兰民族党党魁尼古拉·斯特金(Nicola Sturgeon)出席议会就任仪式。图片:AFP

第一次独立公投

 

自从苏格兰并入英国300多年以来,要求“独立”的声音就没有停下过。帝国的支持和自由贸易让苏格兰变得富有,议会也没有干涉苏格兰的宗教、法律制度和大学。1980年代之前,苏格兰对权力下放、发展地方议会的需求在增长,但要求独立的呼声还比较微弱。

 

然而随着煤炭、钢铁和制造业的崩溃严重打击了苏格兰,加剧了失业,支持独立的苏格兰民族党开始冒头。

 

2007年,苏格兰民族党在议会选举中以47比46一票之差压过苏格兰工党,当时民族党的党魁亚历克斯·萨尔蒙德(Alex Salmond)担任苏格兰首席大臣。

 

在选举宣言中,苏格兰民族党就承诺,当选后会在2010年举行苏格兰独立公投。当时无论是英国媒体还是苏格兰媒体,在很大程度上对SNP怀有敌意。2007年5月,《苏格兰太阳报》的头版直接放上有SNP标志的绞索,旁边写道:“今天投票给SNP,你就是把苏格兰的头放在绞刑架上。”

 

当选后,萨尔蒙德政府发布了《全民投票法案草案》并向公众征求意见。但在议会中,129名议员中只有50人投票赞成,于是苏格兰政府于2010年9月撤回了该法案。

 

到了2011年的选举,民族党的席位陡然增加到69席。这让他们信心大增,萨尔蒙德再次提出进行苏格兰独立公投。

2013年11月26日,SNP党魁萨尔蒙德和副手斯特金在《苏格兰独立白皮书》发布会上。图片:AFP
2013年11月26日,SNP党魁萨尔蒙德和副手斯特金在《苏格兰独立白皮书》发布会上。图片:AFP

独立派和留英派立刻行动了起来。2012年5月25日,支持苏格兰独立的组织“Yes Scotland”正式成立,得到了SNP、苏格兰绿党和苏格兰社会党的支持。

 

一个月之后,支持苏格兰留在英国的组织“Better Together”于2012年6月25日成立,主要成员是保守党、工党和自由民主党人士。

 

准备了两年之久,2014年9月18日,苏格兰终于迎来这场前所未有的全民公投。这是苏格兰选举权第一次扩大到16岁和17岁的年轻人,他们收到选票后,打开看到这样的问题:“苏格兰应该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吗?”下面是简单的“是”和“否”两个选项。

 

这是经过投票委员会修改过后的问题,原本苏格兰政府设计的问题“您是否同意苏格兰应该是一个独立的国家?”投票委员会对提出的问题以及其他三个形式进行了测试,发现这种问法更有可能获得积极的回应,于是做出了修改。

 

最终“否”一方以55.3%的得票率险胜。但这一次公投中,苏格兰人展现出空前的热情,84.6%的投票率创下了1910年以来英国选举或公投的最高纪录。

 

这一次全民公投中的突出问题包括独立的苏格兰将使用哪种货币、公共支出、欧盟成员资格以及北海石油开采权。民意调查显示,对于留英派来说,投票的关键性因素是想要继续使用英镑,而促使投出独立票的主要原因是“对英国政治不满”。

2013年9月爱丁堡,苏格兰独立派发起游行号召投票。图片:AFP
2013年9月爱丁堡,苏格兰独立派发起游行号召投票。图片:AFP

脱英入欧

 

独立公投失败的第二天,萨尔蒙德宣布辞去苏格兰首席大臣的职务,同时也将辞去苏格兰民族党领导人职位。这时他已经领导SNP走过20多年,从90年代的3个议会席位成长为苏格兰第一大党。

 

萨尔蒙德爱丁堡的官邸讲话时对记者说:“对于我来说,作为领导人,我的时光已经差不多了,但是对于苏格兰,独立运动仍在继续,梦想永远不会消亡。”

 

接任萨尔蒙德的是他的副手,也是一直以来最坚定的盟友尼古拉·斯特金。2017年底,苏格兰政府收到了有关萨尔蒙德的性骚扰投诉,他则指出苏格兰政府在对他的司法审查中行为不当,声称是“斯特金的陷害”。最终他与SNP分道扬镳,另立新党,但运营惨淡。

2021年4月19日,萨尔蒙德为自己的新党ALBA拉票。图片:AFP
2021年4月19日,萨尔蒙德为自己的新党ALBA拉票。图片:AFP

在苏格兰民众看来,如果说萨尔蒙德是狡猾的蛇,那么斯特金则是一只狮子,“站在最高的岩石上审视着自己的王国,思考如何进行领导”。

 

“我的誓言是——让苏格兰在威斯敏斯特(英国议会)变得更强大。”这是斯特金为2015年英国大选设计的口号。她的海报出现在全国各地的广告牌上,她双臂交叉,微笑着注视每一个路过的选民。

 

这个姿势既好客又威严,明确地告诉大家:在“帝国之都”伦敦,苏格兰民族党人是唯一真正能够有效地代表苏格兰、支持苏格兰民众的政客。

 

这一主题贯穿于民族党的整个大选。斯特金在威斯敏斯特发表讲话时,像平时在电视辩论中一样沉着冷静,承诺将“结束紧缩政策”。当保守党和工党都同意需要迅速削减赤字时,SNP公开呼吁增加公共开支,这是一个大胆的基调。

 

斯特金极具煽动性的表态让选民感到兴奋。另外由于工党在上一年的独立公投中站在了反对方,因此几乎失去苏格兰在下议院的所有席位,SNP则迎来了自己在英国政坛的高光时刻——拿下59席中的56席,成为英国第三大党。

2015年英国大选,斯特金的竞选海报。图片:AP
2015年英国大选,斯特金的竞选海报。图片:AP

尽管如此,在经历过2014年公投失败的惨痛教训后,英国国内普遍看法是,苏格兰民族党不会轻易举行第二次公投,除非他们明确获得大多数人对独立的支持。

 

然而,2016年6月,英国全民公投决定脱欧。而苏格兰大多数人选择留在欧盟,他们表现得比英国人更有颗“欧洲心”,以62%比38%的投票率支持继续留欧,全体英国人则以52%对48%的投票率赞成离开。

 

独立派和留英派之前小心翼翼的平衡被再次打破,要求再次进行苏格兰独立公投的声浪越来越大。对于许多苏格兰人来说,独立已成为他们面对英国脱欧的“逃生路线”。

 

但现实是,想要苏格兰经济独立,可能比英国脱欧更难。根据伦敦金融学院的分析,苏格兰约有60%的出口流向英国其他地区,从长远来看,脱英将使苏格兰的GDP减少6.5%至8.7%,是英国退欧成本的两到三倍。与此同时,寄希望于欧盟无济于事,因为加入单一市场将意味着对英国边境实行更严格的控制。

 

尽管可以低息举债,但新的苏格兰政府必须建立自己的财政信誉。但抛弃英镑,通过新货币筹集资金,这使工作变得更加困难。苏格兰的公共财政将受到挤压,民族主义者们希望建立一个更加慷慨的福利国家而支持独立,结果可能事与愿违。

2016年6月爱丁堡,英国脱欧公投结果出来之前,苏格兰的留欧支持者在议会外集会。图片:AFP
2016年6月爱丁堡,英国脱欧公投结果出来之前,苏格兰的留欧支持者在议会外集会。图片:AFP

疫情分裂国家

 

2020年,疫情的到来给了苏格兰民族党再一次树立形象的机会。虽然封禁令人不快,但不可否认,这让斯特金有机会展示领导才能。

 

在整个疫情过程中,苏格兰政府通常比英国政府更为谨慎。尽管这受到了反对派及一些商业团体的压力,但斯特金没有像约翰逊一样尽快放开限制政策。

 

去年5月,约翰逊督促尽快恢复经济活动,他在议会提出“保持警惕、控制病毒、挽救生命”的新口号,鼓励人们出门上班,并认为这是“有效”的建议。

 

这遭到了苏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反对党议员和领导人的抵制。斯特金当时说:“我不知道'保持警惕'是什么意思。”并要求英国政府不要在苏格兰宣传该口号。

 

2020年9月感染人数再次回升,在包括爱丁堡和格拉斯哥在内的人口稠密的“中央地带”,苏格兰政府加强了对人流量的控制。而英格兰地区一直维持现状。

 

根据牛津大学追踪政府对冠状病毒的反应,自从去年夏天放宽封锁限制之后,苏格兰一直保持着比英格兰更严格的封锁措施。在整个5月到10月期间,苏格兰的封锁严格度评分都高于英格兰。 

2021年4月26日格拉斯哥广场上休息的购物者,苏格兰正在逐渐解除限制措施。图片:AFP
2021年4月26日格拉斯哥广场上休息的购物者,苏格兰正在逐渐解除限制措施。图片:AFP

斯特金政府的政策绝对称不上优秀,到目前为止,苏格兰地区每10万人中新冠死亡病例为77例,英格兰为86例,防疫成果没有显示出过大差距。但重要的是,“防疫方法存在重要差异,公众的认知也会存在重大差异。”爱丁堡大学公共卫生学教授琳达·鲍德指出。

 

斯特金的知名度很高,从约翰逊还没有重视口罩时起,她就经常在公共场合戴着各色格子纹样的口罩。这一举动既为民众做出表率,又传达了审慎的爱国主义的意味。另外她亲自主持了近150场关于疫情的电视简报。

 

在公众对流行病处理的看法上,英国政府的声誉已经远远落后于苏格兰。 根据益普索2020年的报告显示,有72%的苏格兰人认为斯特金对疫情的处理非常好或相当好。

 

相比之下,在约1000名苏格兰成年人组成的同一样本中,只有25%的人给鲍里斯·约翰逊类似的正面评价。

 

约翰逊政府的应对不力让苏格兰人失望,并且越来越多人开始意识到,这不是换掉一个约翰逊就能解决的问题。尽管权力下放,苏格兰政府可以制定自己的卫生、教育等政策,但是像调动军队、边境进出等事务仍然在中央政府管控下,而新冠肺炎这次严重的危机则将分歧进一步暴露出来。独立派的声量越发壮大。

 

SNP的成员乔安娜·切里(Joanna Cherry)直白地告诉《泰晤士报》,“英国政府对英国脱欧和新冠肺炎危机处理不力,为苏格兰的独立奠定了基础”。她补充说,在疫情之后,现在有“更多人质疑英国是否是一个稳定而有能力的实体” 。

2021年5月6日,斯特金带着格纹口罩与支持者见面。图片:AFP
2021年5月6日,斯特金带着格纹口罩与支持者见面。图片:AFP

斯特金vs约翰逊:赢家只有一个

 

机会再次来到苏格兰民族党这边。2014年接手SNP以来,斯特金曾坚持向特蕾莎·梅提出公投申请但被驳回,现在面对漩涡中的约翰逊,她认为是时候开启第二次独立公投。

 

“时机已经成熟,”她告诉英国媒体,“苏格兰人民应有权决定他们是否希望与英国分离。”

 

而约翰逊公开表示拒绝要求进行第二次独立投票的呼吁,他认为在“当前背景下”,这将是“鲁莽且不负责任的”。

 

苏格兰保守党认为,就像英国脱欧之后,引发了欧盟对一连串其他国家想要脱欧的担忧,民族党的决定很有可能给威尔士和北爱尔兰开了个坏头。他们会看到与欧洲的谈判虽然严格,但更亲切,经过十数年的磨合,英国的每个部分很容易达到欧盟的核心准入要求,即维护民主和法治,以及运行稳健的市场经济。

 

而在欧盟一方看来,与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的分离主义不同,苏格兰退出英国符合宪法规定。欧洲政策中心的法比安·祖雷格说,欧盟领导人更想知道苏格兰会不会取代英国成为一个尴尬的成员,会不会在欧盟主要政策上总做出一些“英国式”的不合群反应。

 

“但是除非有极为不合理的要求,不然欧盟是会接纳苏格兰的。”法比安·祖雷格说。

2020年7月,约翰逊和斯特金签署新的贸易法案,确保苏格兰、威尔士商品在英国境内自由流通的“相互承认”制度,以支撑12月31日脱欧过渡期结束之前的英国“内部市场”。图片:卫报
2020年7月,约翰逊和斯特金签署新的贸易法案,确保苏格兰、威尔士商品在英国境内自由流通的“相互承认”制度,以支撑12月31日脱欧过渡期结束之前的英国“内部市场”。图片:卫报

正如英国脱欧让英国议会产生了分裂一样,在脱英独立的问题上,苏格兰议会也已经形成四分五裂。苏格兰民族党在5月的议会选举中并没有占据绝对多数席位,但有绿党等盟友的配合,斯特金将会按照计划提出第二次独立公投。

 

接下来的难关是,要取得首相的批准,以合法进行具有约束力的独立投票。显然,约翰逊不希望自己成为包括苏格兰在内的联合王国最后一任首相,但斯特金同样强势,表示如果不按规则来他们将会直接状告英国政府。

 

就目前苏格兰民意而言,独立支持率一直维持在45%至55%之间,在去年年底曾达到58%的峰值。

 

如果约翰逊坚持认为苏格兰不能进行独立公投,那么他将会引起巨大的愤怒,可能会急剧改变支持率,反而加快脱英进程。让约翰逊开绿灯,寄希望于这10%的摇摆人群,这可能是更明智的选择。

 

出人意料的英国脱欧公投已经表明,人们不会在认真地进行过成本效益分析、对法律法规含义深入研究之后才郑重投出“支持”票,某种程度上这就是他们内心的认同。如果大多数苏格兰人想要离开英国,那么独立就会随之而来。这也许需要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但目前来看,苏格兰正在前往目的地。回到欧洲的路很长,风笛声仍有可能响遍布鲁塞尔。

 

 

参考文章

https://www.economist.com/briefing/2021/04/15/brexit-has-reinvigorated-scottish-nationalism

https://www.ft.com/content/e1eddd2f-cb0b-4c7a-8872-2783810fae8d

https://time.com/6048229/scotland-independence-brexit/

https://www.prospectmagazine.co.uk/politics/how-popular-will-the-snp-manifesto-be

https://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07/may/03/theheatofthescottishsun

 

————

请微信搜索关注公众号“全现在”,朋友圈的世界也会不一样。

李卷

97 篇文章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