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巴以停火,废墟下的加沙艰难前行

5-22

扫码下载APP

“家人都去世了,休战有什么好处?封锁加沙,如何重建经济?”

5月21日是以色列和哈马斯停火的第一天。

 

阿布·乌夫(Abul Ouf)站在加沙城一处瓦砾堆旁,这里曾是他姐姐的家。前两周,阿布一直躲在姐姐的公寓里,躲避以色列的空袭。

 

姐姐家位于阿尔瓦达街(Al Wahda)上,原本是加沙市中心人口最稠密的街区。

 

现在,这里像是一片瓦砾的海洋。宽几十米、高几米的废墟占满了半条街。旁边还有一辆在空袭中被烧毁的白色轿车,以及马路下破裂的污水管道。

5月21日,加沙地带,加沙在巴以冲突的战争之后的景象,街道和建筑满目疮痍。 图源:CFP
5月21日,加沙地带,加沙在巴以冲突的战争之后的景象,街道和建筑满目疮痍。 图源:CFP

“这个地方曾是避难所。”28岁的阿布认为,姐姐家所在的街区不太可能成为以色列的军事目标。直到5月16日,以色列的空袭击中了姐姐家的楼房,包括妹妹里姆(Reem)在内的12名家庭成员不幸逝世。

 

尽管以色列和哈马斯宣布停火,阿布依旧认为,“现在加沙没有一处是安全的,每个人都很危险。”

 

拉米(Rami Nakhlal)带着女儿和2个侄女出门散步,他们走在加沙市主商业区奥马尔-穆克塔街(Omar Mukhtar)上,这里是几个女孩日常购买玩具和文具用品的地方,还有一家书店。

 

在街道另一侧,一家书店的外墙被炸毁了。书店内部在路边清晰可见,一些书架被拆掉了,还有一些书架完好无损,整齐地摆着钢笔和书本。

 

8岁~11岁的小女孩,虽然知道这家商店毁了,但不明白为什么。

 

作为家长的拉米不打算告诉她们原因。

 

拉米的女儿拉格德(Raghad)拿着平板电脑,录了一段视频。小女孩声音稚嫩:“您看,我们身后的购物中心被摧毁了,商店都没了。”

 

拉米一家人在过去的12个夜晚没有睡过好觉。以色列总是在天蒙蒙亮时,才减少对加沙的空袭。值得庆幸的是,拉米家只是窗户没了。

 

这周日,他可以正常去加沙农业部管理的兽医实验室上班。

 

加沙人支持哈马斯

 

萨义德·迪亚扎达(Said Deyazada)和父亲巴西姆(Basim)在清扫被打破的门店玻璃。

 

他家的男装店经营了半个世纪,几日空袭中,门脸招牌“AL-ANDALUS”只剩下字母A和D。

 

35岁的萨义德计划在22日早上重新营业。他在停火的21日早上,从土耳其伊斯坦布尔订购了新货。

 

“生活必须继续下去。” 萨义德说。

一家被炸毁的店铺 图源:CFP
一家被炸毁的店铺 图源:CFP

萨义德认为,这次加沙地区的闪电战是最激烈的。而68岁的父亲巴西姆嘲笑他称,2014年以色列为期7周的轰炸更加令人恐惧。

 

“不过这次始于耶路撒冷巴勒斯坦人对以色列的坚决抵抗。当时谢赫·贾拉社区的阿拉伯居民面临着房屋被驱逐的危险。” 巴西姆称。

 

父亲称赞,本次冲突中哈马斯向以色列发射了4000多枚火箭。他说,“这是巴勒斯坦人第一次发起革命反抗以色列政府。”

 

近年来,由于加沙地带的经济不景气和基础设施的崩溃,哈马斯失去了许多支持。但当问及这次冲突是否让哈马斯更受民众欢迎时,父子一致回答:“是。”

 

69岁的扎伊德(Zaid Rakhawi)发现,停火第一夜,加沙的街上和冲突中一样喧闹。

 

街道上,许多司机在按喇叭,一些车上挂着巴勒斯坦国旗,就连卖香蕉的小贩也是如此。哨声、喇叭声、烟花和庆祝声不绝于耳。

 

5月21日晚,扎伊德担心房屋受损情况,他把女儿送上出租车,让她去看看家里的房屋损坏情况。

 

“这是一次胜利,” 扎伊德说,环顾四周只剩下一片垃​​圾场般的街道。“他们摧毁了我们的建筑物,但我们抵抗了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之一。”

 

在埃及协商下,以色列与哈马斯的停火协议在5月21日凌晨2点生效。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称,以色列军方对激进分子取得了“非凡”的成功。而哈马斯方面也宣称自己在这次冲突中胜利。

 

我们还活着

 

停火并不意味着苦难结束。

 

在加沙最大的医疗机构Shifa医院,5月21日的病房依旧满员。

 

40岁的阿姆贾德(Amjed Murtaja)躺在靠窗的病床上,回想起自己位于四楼的公寓在空袭中下沉的时刻。

“一枚导弹击中了公寓的露台,我立刻奔向妻子和2岁的儿子,把他们抱在怀里。几秒钟后,我们的楼房在第二次空袭再次中弹,大楼开始塌陷。”阿姆贾德回忆时说,“我们在一起。”

 

埋在塌陷的残骸中近4个小时后,阿姆贾德一家人才被邻居和救援人员解救出来。儿子一直很紧张,但还好一直被抱在阿姆贾德胸前,没有受伤。被困在废墟中时,妻子的头在阿姆贾德附近,但阿姆贾德的手被夹住,够不到妻子。

2021年5月20日,加沙地区,遭受空袭而受伤的民众待在医院病房里。 图源:CFP
2021年5月20日,加沙地区,遭受空袭而受伤的民众待在医院病房里。 图源:CFP

妻子在两层楼下的妇女病房里疗养。妻子的背部和腿部均有部分骨折,需要几个月的康复修养才能再次走路。

 

妻子病床旁是另一名受害者——现年47岁的莫娜(Mona Amin),她的公寓被一枚导弹击中。莫娜的胫骨受伤,头顶被弹片划伤,身上还有严重烧伤。不幸的是,爆炸炸死了莫娜的丈夫和3个成年女儿。

 

由于所有家当还在废墟中,阿姆贾德被迫穿上哥哥的小号阿迪达斯衬衫和借来的裤子。不过,他仍然认为一家人很幸运。

 

“我们受伤了,但我们还活着。” 阿姆贾德说。

 

这场始于5月10日的巴以冲突,哈马斯向以色列城镇发射了火箭弹,以抗议以色列对东耶路撒冷对巴勒斯坦居民的不公正待遇。

 

一些加沙人认为,哈马斯发射火箭弹是合理的。在以色列警察袭击了耶路撒冷阿克萨清真寺的穆斯林后,哈马斯恢复了巴勒斯坦人的骄傲。

 

“这是先知穆罕默德的预言,” 53岁的穆尼尔·萨利赫(Munir Saleh)说,他是阿尔瓦达街一家知名餐厅的老板,“我们必须为阿克萨牺牲一切。”

 

以色列官方称,巴以冲突中哈马斯火箭弹在以色列弹炸死12人,摧毁了几套公寓,汽车和公共汽车,破坏了天然气管道。以色列暂时关闭了两个主要机场。

 

封锁在继续

 

相比之下,加沙的损失难以预估。

 

过去15年,以色列和哈马斯经历了6次对抗,历次冲突后,民用基础设施总是一片狼藉。

 

“每当加沙发生战争,我们就会倒退20年,”阿布说,“每当我们试图改善经济时,他们都会破坏经济。”

5月21日,巴勒斯坦民众重返位于加沙家园,很多地方已是一片废墟。 图源:CFP
5月21日,巴勒斯坦民众重返位于加沙家园,很多地方已是一片废墟。 图源:CFP

​据加沙官员和联合国统计,以色列空袭造成230多加沙人人丧生,摧毁了加沙1000多个住房和商业单位,77000多人流离失所。

 

联合国补充说,17家诊所、医院以及3座主要的海水淡化厂、输电线和污水处理厂遭破坏,近一半的加沙人口无法获得清洁饮用水。超过53所学校遭到破坏。

 

巴以冲突让加沙的经济状况更加糟糕,这里的失业率高达50%。

 

为了限制武器和弹药流向哈马斯,以色列和南部的埃及对加沙地带实施了封锁,两国明确限制了仅有外交官、媒体、NGO等相关人士才可进入加沙,并控制着加沙地带的大部分能源供应。

 

在这块39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小到手机数据、出生登记,大到领空权和海上捕鱼权都被以色列控制。

 

尽管这次的人员伤亡远少于2014年——当年以色列对加沙地带进行了地面部队入侵,为期50天的冲突中有2200多人被杀。

 

但停火不能改善东耶路撒冷的僵局。

 

21日晚祈祷后,以色列警察再次突袭了阿克萨清真寺大院,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警察的冲突再次上演。

 

在阿布姐姐家的阿尔瓦达街上,有人比阿布更伤心。

 

24岁的科拉克(Muhammad Kollak)无暇顾及巴以停火,正在为逝者举行露天守灵仪式,以示哀悼。5月16日,科拉克失去了22位家人,整个家族只有5名幸存者。

 

科拉克自己也在废墟中待了5个小时,提到巴以停火,他只能耸耸肩,反问道:我的家人都去世了,休战有什么好处?封锁加沙,重建经济的机会是什么?

 

“停火根本没有意义。”科拉克抬了抬被压伤的胳膊,“封锁仍在继续。”

图源:CFP
图源:CFP

参考资料:

https://www.nytimes.com/2021/05/21/world/middleeast/gaza-war-ceasefire-israel.html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world/middle_east/gaza-israel-palestinian-ceasefire/2021/05/21/67b3c5e4-ba2e-11eb-bc4a-62849cf6cca9_story.html

https://mondoweiss.net/2021/05/return-to-al-wahda-street-palestinians-in-gaza-mourn-lives-and-dreams-lost-in-latest-israeli-offensive/

饼饼顾

70 篇文章

Live long and prosper 💛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