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抖音电商空降高管,字节高层调整进行时

扫码下载APP

人事调整不能停。

作者| 李贤焕

编辑| 贾阳

字节跳动的业务线管理层进入密集变动期。

据Tech星球报道,抖音电商近期空降一位高级别负责人,原巨量引擎商业产品中国区负责人魏雯雯出任抖音电商中国区负责人。此前的抖音电商运营总负责人木青转向魏雯雯汇报。现任抖音电商总裁康泽宇仍担任电商负责人,但负责重心转向电商业务的国际化拓展。

陈松林担任抖音电商研发负责人,携电商、GIP团队转向互娱研发负责人李瀚汇报。此外,在供应链方面还有多位来自阿里的高P人物加入。

此次抖音电商业务人事调整仍在进行当中。

上述调整消息传出的同一时间,字节跳动另一项人事变动悄悄进行。

据企查查5月25日消息,字节跳动全资子公司游逸科技发生工商变更,公司经理&执行董事严授退出,曾担任大力教育的实际控制人李飞出任游逸科技总经理。

资料显示,游逸科技成立于去年3月,由字节跳动全资控股,而游逸科技又控股了多家娱乐、游戏公司,其中包括朝夕光年。此前游逸科技董事严授为字节跳动游戏业务总负责人。

而在姚汝波接替张一鸣担任字节跳动CEO后,字节的人事交接也将在下半年持续进行。

亟待成功的游戏,扩张迅速的电商

在很长时间里,字节跳动的游戏业务都没能推出重磅产品打破外界的质疑。2020年4月,业界传言字节跳动游戏业务动荡,甚至有传闻称严授作为游戏业务的负责人将要下课。这一说法引得严授亲自发文否认,并表示字节游戏会继续扩张。

今年1月,晚点LatePost报道,字节跳动位于上海的核心游戏工作室 “一零一” 负责人杨东迈已离职,其工作将由费舍尔接管,后者直接向严授汇报。报道称,杨东迈的离开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团队表现未达到公司预期。

目前,字节游戏团队已经超过2000人。在此次工商变动之前,字节在今年已经密集收购了沐瞳科技、有爱互娱等游戏公司,发力海外市场。但相比之下,字节游戏在国内的表现稍显平淡。

相比之下,抖音电商的人事调整,背后是字节电商业务的飞速扩张。

从2020年6月成立电商一级业务部门后,抖音直播电商明显提速,完成了包括上线抖音小店、上线抖音支付功能、直播禁转第三方平台一系列动作,逐渐完成抖音电商的闭环生态。

据《晚点LatePost》报道,实现独立后的抖音电商2020年全年GMV(商品成交总额)超过了5000亿元,是2019年的三倍多;2021年,抖音电商业务全年GMV目标直接抬升至10000亿,直逼拼多多。

抖音电商 图片:CFP
抖音电商 图片:CFP

当抖音逐渐成为电商领域不可忽视的玩家,同时面对全球性的电商大战,相关的业务和人事调整也变得更加易于理解。

此外,据Tech星球引述抖音员工消息,对比抖音电商在国内的发展,张一鸣对字节跳动电商国际化的进展不甚满意,这或为抖音电商总裁康泽宇直接上马管理非中国区电商业务的原因。

这个两个不同业务线的人事变动,只是字节跳动近期动作密集的一个缩影。公开信息显示,近两个月字节跳动已经发生一系列人事变动。

比如在监管趋于严格的教育行业,过去一年时间里,字节旗下多条教育业务线负责人出现人员变动。3月字节还宣布旗下大力教育将将招聘1万人,如今市场上又出现了裁员传闻。据36氪近日报道,字节跳动旗下的教育业务近几周频繁召开高层会,教育业务即将进行大范围架构调整。一位知情人士称,接下来就是裁员。

“二把手”接连退出关联公司

天眼查资料显示,从4月23日到5月2日,被称为字节跳动“二把手”的张利东连续退出十余家关联公司法人,其中包括北京巨量引擎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北京量子跃动科技有限公司、北京火山互娱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拍拍看看科技有限公司以及北京光锥之外科技有限公司等,张利东不再担任法定代表人、经理或执行董事等职务。

资料显示,这些公司多是由字节跳动直接、间接全资持股。涉及产品包括多闪等字节系产品,相关公司业务涵盖社交、游戏领域。

张利东退出后,相关职务分别改由李飞、徐宇杰、陈韬、梁汝波等人接任。股权穿透图显示,上述公司多为字节跳动直接或间接100%持股公司。

图片:CFP
图片:CFP

张利东是传统媒体人出身,曾分管京华时报广告业务。2013年,在今日头条张一鸣的邀请下,张利东成为了他的合伙人和高级副总裁,主要负责今日头条的商业化。

在那之后的几年时间里,他在内部孵化了穿山甲、懂车帝、幸福里等产品,也主导成立了营销服务品牌巨量引擎,帮助今日头条、抖音等字节系产品变现。

去年3月12日,在字节跳动成立8年之际,张一鸣内部发布员工信,宣布组织调整:张利东、张楠分别担任字节跳动(中国)董事长和CEO,张利东从此被称为字节跳动的二号人物。当时字节官方表示张利东作为中国职能总负责人,全面协调公司运营,包括字节跳动中国的战略、商业化、战略合作伙伴建设、法务、公共事务、公共关系、财务和人力。

整理失败的新业务?

张利东此次卸任公司包括了多闪App的运营主体——北京拍拍看看科技有限公司。从多闪的市场表现来看,张利东退出或许是多闪被逐渐边缘化的一个结果。

多闪推出于2019年1月,定位为短视频社交平台,试图通过解决微信“关系链、信息过于冗杂”的痛点,在社交领域内寻找自己的位置。但基于短视频的社交同样难以架起熟人之间的关系,逐渐没了声音。

与多闪几乎同一时期推出,飞聊同样作为字节跳动试水社交领域的产品之一,定位为开放性兴趣社交产品,结合了即时通讯和兴趣爱好社区的功能。

当时兴趣社交产品即刻突然下架,飞聊期望能借机抢占即刻消失留下的市场空间。但结果是,飞聊在今日头条、抖音两个巨大流量的帮扶下,依然未能在社交领域取得优势地位。

今年4月25日,飞聊的运营主体成都不亦说乎科技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主要成员梁汝波、李英退出,法定代表人由梁汝波变更为李飞,当时有业内人士猜测飞聊距离正式关停只差一个公告。

截止今年4月,飞聊已在绝大部分应用商店内下架,且官网也无法提供下载。再次之前,为了减少运维成本,飞聊的安卓版本已经在去年4月开始停止版本迭代。从推出到下架,飞聊在应用市场上存在的时间尚不满两年。

今日头条、抖音坐拥数亿用户,做社交的野心一再受挫,但依旧没有放弃。抖音最新的社交尝试方向是,在自身体内去搭建社交体系。自去年,抖音先后上线“连线”、“视频聊天”、“朋友”、“抖一抖”、“一起看”等社交功能,在熟人和陌生人社交上都有涉足。在字节跳动中国区CEO张楠看来,“抖音的社交功能是个自然发生的过程”,时机成熟了。

不过并非所有卸任都意味着子公司被“冷落”,比如张利东卸任光锥之外法人,工商信息显示该公司注册资本由12亿增至22亿,增幅约83.33%。

亦有解读认为,张利东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接连卸任子公司职位,显示出张利东正在从具体业务中抽身,更专注字节跳动中国的整体运营工作。

李贤焕

79 篇文章

“比较好奇,偶尔过分好奇”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