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长短视频再战,剧情升级

猪九诫 / 等2人
6-4

扫码下载APP

双方的诉求再次升级。

继年初抖音起诉腾讯垄断后,抖音母公司字节跳动和腾讯再一次全面开打。

6月4日傍晚,字节跳动官方发文《字节跳动遭遇腾讯屏蔽和封禁大事记(2018-2021)》,列出了过去三年腾讯对字节跳动旗下抖音、火山小视频、多闪等产品的所有封禁行为,指责腾讯利用垄断地位实施不正当竞争。

字节跳动发文指责腾讯屏蔽和封禁头条系产品,目前该文章已被发布者删除。来源:字节跳动官方公众号
字节跳动发文指责腾讯屏蔽和封禁头条系产品,目前该文章已被发布者删除。来源:字节跳动官方公众号

文中直指,“腾讯以各种方式屏蔽、封禁、污名化短视频同行,对字节跳动旗下抖音、火山小视频、西瓜视频封禁持续三年,波及用户总量超10亿。直到现在,由于微信的封禁,每天仍有超过4900万人次主动分享抖音至微信/QQ时受阻。”

头腾大战由来已久,但是上一轮的战争其实随着今年3月抖音撤诉,基本已经告一段落,如今双方重新打起口水仗,双方的诉求可能将不再止于商业层面。

新一轮开炮,意有所指

此次字节跳动和腾讯战事重开,表面看似起因于6月3日在成都召开的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在会上,腾讯副总裁孙忠怀公开表示,网络短视频不少内容低智低俗化,严重影响和拉低用户心智,尤其是对青少年造成严重不良影响。

“那些在公共场所语音外放看洗脑短视频的人,像傻子一样”,“现在短视频平台的个性推荐实在太强大了,你喜欢‘猪食’看到的就全是‘猪食’。”

腾讯副总裁孙忠怀6月3日发言。图源网络
腾讯副总裁孙忠怀6月3日发言。图源网络

目前字节跳动旗下的抖音平台日活高达6亿,是国内第一的短视频平台,腾讯高管的这番言论自然引起字节跳动不满。6月3日夜间,字节跳动副总裁李亮公开发文回怼上述言论。

对于短视频影响青少年的指责,李亮表示:“这位高管可能并不知道,号称已经拥有数亿用户的微信视频号,是目前唯一一家没有按要求上线‘未成年模式’的短视频平台。”

对于短视频平台“低俗”的指责,李亮则表示:“腾讯自己大力发展短视频的同时,一直在攻击短视频行业。”

字节跳动副总裁李亮6月3日晚在今日头条发文回应。来源:今日头条
字节跳动副总裁李亮6月3日晚在今日头条发文回应。来源:今日头条

6月4日,字节跳动的公开发文将这一轮口水战推上高潮,在文章中,字节跳动不仅指责腾讯封禁和污蔑短视频同行,同时也列举了腾讯不断押注短视频的投资历史:“三年来,腾讯大力投入短视频,先后推出近20款短视频App,其中微信视频号去年日活已超过2亿。”

知名编剧汪海林在微博上也对该事件进行评论,称这是“商业竞争党同伐异”,并暗指腾讯等平台在生产“长视频猪食”,导致影视圈乱象。

事实上,在6月3日当天的网络视听大会上,批评短视频冲击的不只是腾讯副总裁孙忠怀,还包括长视频三巨头的另两家:爱奇艺和优酷。

爱奇艺创始人龚宇在会上提到了短视频盗版剪辑内容对长视频平台的冲击,并表示:“我们大概算了一下,在长视频播出的平台之外,分段式的盗版短视频播出总时长和长视频行业播出的时长已经基本是同一个量级的了,然而付出的成本可能相差10倍甚至20倍。”

优酷总裁樊路远也在会上感叹:“长视频行业太难了。这个行业是有盈利的企业,但我们三家(指优酷、爱奇艺、腾讯)什么时候能盈利?按照现在的生存环境,盈利指日可待那是痴心妄想。”

爱奇艺、优酷和腾讯视频,是长视频平台的代表。来源:视觉中国
爱奇艺、优酷和腾讯视频,是长视频平台的代表。来源:视觉中国

这次长视频平台对短视频平台联合发难,其实并非突然,而是在两个月前就早有预兆。

4月9日,爱优腾三大视频平台联合超过70多家影视传媒公司发表联合声明,表示对短视频平台未经授权进行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等行为,将发起集中、必要的法律维权行动。半个月后,杨幂、肖战等500位从业者发布联合倡议书,倡导短视频平台积极参与版权内容合规治理,清理未经授权的切条、搬运、速看和合辑等影视作品内容。

实际上,在前两个月的拉锯战中,各方关于短视频平台影视剪辑的内容行为,基本上已经形成共识:4月25日,中宣部版权局对短视频侵权盗版问题做出回应,称将会全面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部署。三日后,国家电影局对事件进一步跟进明确提出“依法打击短视频侵权盗版行为”。

这类二次传播,按理说可以通过支付一定的版权费用来解决。问题是,其实短视频平台对于影视类的内容并不那么依赖,这一类内容占比并不算高,尽管目前两个行业还没有就此达成共识,但相信对于每年亏损以十亿计的长视频平台,只能算杯水车薪。

影视内容在短视频平台的占比并不大。图源:饭统戴老板
影视内容在短视频平台的占比并不大。图源:饭统戴老板

长视频平台真正在意的,是被短视频侵占了用户时长。

2020年以来,长视频的增长乏力让平台们将矛头指向短视频。对比国外,奈飞(Netflix)仅2020四季度付费用户就同比增长超两成,总数超过2亿人,从疫情宅经济中获益匪浅。而中国的视频平台并没有明显受益于宅经济。

作为杀时间应用的代表,短视频是抢走长视频流量的“头号凶手”,去年7月 QuestMobile发布的数据显示,抖音和快手的人均使用时长大幅领先于长视频网站。而据快手一季度财报,其用户日均使用时长高达99.3分钟。

视频APP月均用户时长对比。来源:QuestMobile
视频APP月均用户时长对比。来源:QuestMobile

大量的用户时间被短视频抢走之后,广告收入也跟着进了短视频的腰包,长视频平台盈利的空间也因此被压缩。以上市的爱奇艺和快手作为对比,今年第一季度,爱奇艺营收超预期增长,终于达到了80亿元人民币,而商业化刚刚起步的快手,一季度营收为170亿元。

另一大短视频平台抖音尚未上市,但是据媒体披露,今年其平均日活已经超过6亿,去年其母公司字节跳动的营收目标为1800亿至2000亿元。

从用户时长和收入两个方向被短视频“偷家”,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呢?当然是用户更喜欢短视频平台上,那些被称为“猪食”的内容。

从打官司到“告状”

字节跳动指责腾讯反垄断,早非一朝一夕。

早在2019年9月17日,抖音相关运营公司就对腾讯相关公司提起了不正当竞争诉讼,称腾讯通过技术手段限制了用户在微信、微信朋友圈、QQ 及 QQ 空间上自由分享抖音的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并要求解除限制、消除影响并赔偿损失 9000 万元。

今年2月2日,抖音发布 《关于抖音起诉腾讯垄断的声明》,正式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起诉腾讯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构成垄断,要求被告解除抖音无法在微信和 QQ 平台直接分享、直接打开的限制。

抖音认为,腾讯通过微信和QQ限制用户分享来自抖音的内容,构成了《反垄断法》所禁止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排除、限制竞争的垄断行为”。抖音要求法院判令腾讯立即停止相关行为,刊登公开声明消除不良影响,同时索赔9000万元。

腾讯表示,暂未收到关于抖音起诉的相关材料,相关指控纯属失实、系恶意诬陷,字节跳动旗下多款产品,包括抖音通过各种不正当竞争方式违规获取微信用户个人信息,破坏平台规则,已被法院多个禁令要求立即停止侵权。

抖音诉腾讯案,被称为中国互联网平台经济反垄断第一案。来源:视觉中国
抖音诉腾讯案,被称为中国互联网平台经济反垄断第一案。来源:视觉中国

2月7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正式立案。3月5日,腾讯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出管辖权异议,申请将抖音诉腾讯垄断案移送至深圳中院审理。

这次的网络视听大会,参会方除了爱优腾三大长视频网站以外,同时也包括B站、快手等中视频和短视频平台,而爱优腾之所以选择在网络视听大会上发难,意图可想而知。

中国网络视听大会,是国内规格最高的网络视听行业年度大会。

此前互联网大佬们在这个会议上的发言都相当平和且正能量。但就在这次网络视听大会上,面对台下的嘉宾以及抖音、快手、B站,爱优腾当面将之前的话重新说一遍。

腾讯副总裁炮轰短视频低俗化和影响青少年后,第二天字节在同一个问题上发难。

一方面,字节指出,微信视频号未上线青少年系统(据微信派 ,6月1日微信青少年模式升级后将覆盖视频号);另一方面,视频号等腾讯系短视频平台也被指责低俗内容横行,是垃圾内容的根源生产地。

6月4日晚,字节跳动发文指责腾讯一边污名化和封禁短视频同行,一边却在不断推出自己的短视频APP,将这轮公关战的核心从知识产权再次引回到反垄断这个敏感话题。

反垄断正是腾讯的软肋,正如短视频平台的内容整顿。

——————————

请微信搜索关注“20社”,和我们一起聊聊年轻人的钱包、工作和生活。

猪九诫

157 篇文章

关注硬件、互联网,以及财富的一切。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