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部长自杀、酒与避孕套争议、上万志愿者退出:东京奥运会准备得如何了

6-11

扫码下载APP

离开幕还有40多天的东京奥运再掀波澜。

6月的东京疫情有所好转,人们的关注点也再度转向了奥运。

果然,最近的十几天,奥运会的消息频繁地占领着日本推特头条:官员自杀身亡、松散的奥运村管理、超一万名志愿者退出……

距离开幕还有40多天,东京奥运会的准备工作依旧令人迷惑且担忧。

财务部长跳轨自杀

6月7日上午,日本奥委会(JOC)财务部长森谷靖在东京地铁浅草线一车站跳轨,他的自杀瞬间引发了热议。

不少网友怀疑,森谷的死和东京奥运的“黑暗资金链”脱不了关系。

人们之所以这么想,是因为东京奥组委一直有“使用可疑资金”的嫌疑。

东京轨道交通 图片:CFP
东京轨道交通 图片:CFP

5月26日,在野党在众议院教育和科学委员会会议上指出,东京奥组委外包给广告公司——日本电通管理场馆,而管理主任的每日人事费为35万日元,这远超常规薪资水平。

虽然奥组委当即否认了这一消息,可就在6月5日,森谷自杀两天前,东京奥组委一名负责会场准备工作的现任官员在JNN的节目中,公布了奥组委和电通签订的合同,从而证实了该组织的不正当资金流:奥组委付的委托费有35万亿日元之多,其中电通的场地管理费就有3.5万亿日元,35万的每日人工费也写在合同中。

但人们等来的不是奥组委的回应,而是两天后JOC财务部长的自杀。

虽然还没有明确证据将这两件事关联起来,JOC和东京奥组委也各有分工,但这毫无疑问影响了奥运声誉。

韩国MBN电视台报道称,虽然只是一些没有根据的猜测,但这对东京奥运会来说是个坏消息。英国《标准晚报》也指出,死亡案件发生,召开奥运的阻力会越来越大。

在日本国内,民众们则更为愤怒,自杀事件登上热搜当天,一名推特网友说:“我们必须合理推测,国会调查的奥运‘可疑资金流动’与自杀之间存在某种关系。真相不能被埋没在黑暗中。这届奥运太可怕了,除了取消别无他法。”

东京奥运主场馆 图片:CFP
东京奥运主场馆 图片:CFP

迷惑奥运村:间隔两米喝酒与浮世绘避孕套

自五月起,外国选手陆续进入日本,奥运村管理规则也随之公布。不出所料,这些规章制度依旧令人大呼迷惑。

首先让东京市民愤怒的,是奥组委宣布奥运村取消“禁酒令”。

为防控疫情,东京已下令所有提供酒精的餐饮业、娱乐设施关门。然而,奥运村并不在要求范围内。

据悉,JOC已明确表示,奥运村不提供酒精,但不会禁止运动员自带酒水或点外卖,也不会限制同一个国家的选手一起喝酒。此外,如果运动员有庆祝需求,相关厂家会为他们提供酒水和食品。

东京绝大部分居酒屋已经被迫关门 图片:CFP
东京绝大部分居酒屋已经被迫关门 图片:CFP

这一宽松要求立马遭到了在野党反对。5月31日,在东京奥运会的听证会上,在野党表示,政府在告诫日本人民不要喝酒、卖酒,却把奥运选手当成特别来宾。政府缩短了普通人社交场所的营业时间,却对奥运村的狂欢只字不提。

面对聚众喝酒会增加感染风险的质疑,政府表示在JOC会要求运动员之间要一直保持两米距离,喝酒应该不会导致防疫政策失效。

但民众对这套说辞并不买单。

东京一家居酒屋的老板表示,他在看到这个消息后,立即决定无视政府的禁酒令,并准备好了全新的带酒水“隐藏菜单”:“我将从明天开始供应酒水,我才不在乎是否要被罚款。只有运动员得到特殊待遇,大家能安心吗?”

《雅虎新闻》则毫不留情的批评道:“奥运贵族”的暴走和傲慢正在加剧,IOC和运动员简直是在享受治外法权,他们是觉得日本人民没有人权吗?

奥运村的选手房间 图片:CFP
奥运村的选手房间 图片:CFP

此外,奥运村的避孕套发放问题也受到了广泛关注。

自1988年韩国汉城奥运会以来,向奥运选手发放避孕套已经成为一项传统。美国《时代》杂志曾报道,在索契奥运会上,在运动员村使用Tinder的消息传开了,运动员之间在进行积极的‘夜间交流’。

考虑到疫情问题,东京奥运《疫情应对措施手册》(Playbook)规定,运动员不能随意离开奥运村,人与人之间必须保持至少两米的距离,更要避免握手、拥抱等动作。

尽管如此,IOC依旧决定向11000名运动员发放16万个避孕套作为纪念品。

“我们的意图和目标不是让运动员在奥运村使用避孕套,而是通过把它们带回自己国家,帮助人们提高预防艾滋、性病的意识。”IOC一官员表示。

对此,新加坡亚洲新闻台很快指出避孕套发放与防疫的矛盾之处,“根据规定,拥抱、击掌和性行为是禁止的,但主办方仍计划发放16万个安全套,这将造成混乱。”《雅虎新闻》也批评,这简直是变相鼓励“亲密接触”,因为即使IOC解释了意图,也很有可能不被理解。《东京体育》也质疑道,一旦“夜晚的狂欢”发生了群体感染,那东京奥组委应该如何应对?

东京奥运村 图片:CFP
东京奥运村 图片:CFP

除去对扩大感染的质疑,组委会提供的浮世绘避孕套也引发了热议。

2019年,日本冈本公司开始制作了一批“设计避孕套”。最近,印有浮世绘图案、外包装为奥运五环的VivaGel避孕套将在奥运村内发放。冈本表示,开发“设计避孕套”是因为很多人在购买和使用避孕套的时候会感到羞耻和尴尬,而带有图案的避孕套更有“文创商品”的感觉,人们使用起来方便自然。

从2010年起,日本就制定了宣传软实力的Cool Japan政策,多年来,政府一直鼓励各大企业将商品与日本传统、流行文化相结合,打开海外市场、带动经济和旅游。本次的浮世绘避孕套正是Cool Japan的有一次尝试。冈本表示,浮世绘避孕套主要是面向外国运动员和游客,如果他们能将其作为纪念品带回去,就可以在宣传日本文化的同时打开国际市场。

冈本设计制作的浮世绘避孕套 图片:Paravi
冈本设计制作的浮世绘避孕套 图片:Paravi

可是,人们对这种异想天开的设计并不看好,反而觉得做的太过,是在侮辱日本文化。推特和油管上也充斥着日本网民们的失望和质疑:“我们要用体液覆盖浮世绘吗?”、“这就是Cool Japan吗?”、“简直就是莫名其妙……”有不少网友都担心这样的产品会让外国人对日本人有歧视或误解。

一万名志愿者退出

随着奥运争议与调整越来越多,许多人选择了离开。

根据NHK的报道,截止6月1日,八万奥运志愿者里已有约1万人退出,其中,有3500人是负责提供交通和旅游信息的“城市志愿者”。

一名已经退出的志愿者向NHK表示,很多人都对组委会漫不经心的态度感到失望和愤怒。

这名女性表示,她在五月收到邮件,要求她必须在某一工作日的固定时间段到指定地点领取制服。

“我住在东京所以没问题,但我认识的一个住在九州的志愿者不得不去静冈取衣服,他只好放弃。现在既然是疫情期间,组委会至少应该把制服邮寄给那些住得远的人。”

东京奥运志愿者 图片:CFP
东京奥运志愿者 图片:CFP

她还透露,她领到的衣服偷工减料size不合,自己看不明白场馆出入证也没人跟她解释。最后,她选择了退出:“组委会正在极力为自己辩护,武藤敏郎说志愿者的退出对奥运不会有特别影响,我想看看他们还能这样坚持多久?”

筑波大学位盲人支援学校的盲人老师村田爱也退出了,在此之前,她已经为志愿工作准备了三年。

“做志愿的残疾人不多,所以我想试试,想尽我所能帮助别人。”村田说,考虑到感染新冠会给学校和家庭带来不便,她只能选择退出,“这很不幸,但我没有选择,因为如果我把新冠带回家,出了事就太可怕了。我想支持奥运,但我无法摆脱焦虑。”

志愿者的陆续退出让舆论对奥运的支持率持续走低,但政府高官们并不在意。

6月6日,日本前总务省大臣、现保圣那公司董事长竹中平蔵在电视节目中表示,针对是否召开奥运的问题,“舆论往往是错误的”。在他看来,这种问题只需要交给专业人士讨论。

“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对是否举办奥运会如此大惊小怪。有一项世界性活动在日本举行,怎么能因为国内原因就取消呢。我们没有选择,只能忍受。 如果觉得不爽的话,你为什么不对新冠病毒发火呢?”

竹中的这番言论立马受到了大众更猛烈的抨击。

一名推特网友嘲讽道:“我现在觉得奥运这个盛会非常日本,包括JOC干部的自杀。请你们一定要强行召开奥运,然后好好向世界展示日本的‘文化’。”

市民在奥运五环的雕塑前拍照 图片:CFP
市民在奥运五环的雕塑前拍照 图片:CFP

参考资料:

https://www.rt.com/news/525862-japan-olympic-official-suicide/

https://www.tokyo-sports.co.jp/entame/news/3269619/

https://news.yahoo.co.jp/articles/1f32624898ede99e09fbe5697c20d91622b7e85c

https://news.yahoo.co.jp/articles/7a52aa355396ae774404e3132df1df2a65bc8dbd

https://www.vice.com/en/article/4av38g/tokyo-olympics-condoms-sex

https://www.tokyo-sports.co.jp/sports/3221907/

https://www3.nhk.or.jp/news/html/20210606/k10013070901000.html

蕴酱子

51 篇文章

海好き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