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当肥胖者遭受污名后,一个新的公共卫生问题诞生了

6-14

扫码下载APP

“你的身体越大,你的世界就越小。”

“懒惰、没动力、自律性差、意志力薄弱。”丽贝卡·普尔(Rebecca Puhl)如此描述公众对体重偏重者的刻板印象,她是美国康涅狄格大学的人类发展与家庭科学专业的教授,从事体重污名的相关研究。

普尔指出,前述的负面评价正是人们存在体重污名的表现,体重偏重和肥胖的人,常常会遭到指责、嘲笑,甚至直接的歧视。普尔认为,尽管科学研究证明肥胖的成因是复杂的、多因素的,但人们普遍认为自己该为体重负责,这也是体重污名长期存在的观念原因之一。

肥胖者。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肥胖者。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本月月初,期刊《国际肥胖杂志》刊发了普尔最新的研究论文,该研究对比了澳大利亚、加拿大、法国、德国、英国和美国这六个国家的体重污名的情况。结果显示,体重污名的情况,在不同国家中都普遍存在。

这项研究的操作方式主要是对比不同国籍的参与者遭受体重污名的经历,六个国家共有13996名成年人作为被试参与研究——他们都在使用一项体重监测的应用软件。参与者遭受体重污名的情形都非常相近,每个国家中,都有超过一半的参与者经历过体重污名,其中最常见的羞辱来自家庭成员和同学,也有超过一半的参与者曾遭受来自医生的偏见。

这些经历更常发生在儿童和青少年时期,且这一时期的羞辱伤害更大。约有22%至30%的参与者表示,他们第一次因体重遭受到羞辱是在10岁时,此后这些羞辱在家庭内部会长期存在,直至其成年。研究者认为,在家人的观念中,可能以为批评和羞辱的方式有助于激励减肥,但实质形成了持久的创伤。

“(体重污名)它无处不在,”普尔在文章中写道,“在工作场所、学校、医疗机构、公共场所和大众媒体,以及朋友、家人的亲密人际关系中,都存在着体重污名。”

参与者遭遇体重污名经历的年龄段。截图自普尔的论文
参与者遭遇体重污名经历的年龄段。截图自普尔的论文

参与者更表示,当听到针对个人体重的评价后,这些偏见和污名也会内化,他们会为自己的体重自责,并认为遭到负面评价,甚至受到歧视都是合理的。

值得注意的是,研究人员指出,体重污名的内化对个人健康有害,且不利于减肥和控制体重。这些参与者的经历显示,体重污名内化程度越高的人,则越是会用食物来消解压力、逃避运动健身,甚至逃避去医院和体检,但精神压力也更大。

概念图。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概念图。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体重污名问题的背景,则是全球范围内超重和肥胖人群数量的上升。根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资料,从1999年至2018年,美国肥胖症发病率从30.5%上升至42.4%。而2020年发布的《中国居民营养与慢性病状况报告》也指出,与2015年相比,城乡各年龄组居民超重肥胖率继续上升。

然而,在超重和肥胖更为常见的当下,体重污名的情形却没有缓和,成为另一个公共卫生问题。

哈佛大学心理学系研究者查尔斯沃思(Tessa E. S. Charlesworth)在2019年发布的论文显示,美国的受访者从2007年至2016年期间,针对不少受社会污名群体的偏见日渐减少,但对超重、肥胖者的污名态度则基本没有变化,甚至在某些情况下,污名更加严重了。

在观念层面,近年“身体自爱运动“(Body Positivity Movement)概念在社交媒体流行起来,这也有助于减少体重污名。该运动倡导人们应接受所有形态的身体,接纳自己身体的特质,最大程度地爱自己。

身体自爱运动的艺术作品。图片来源:unsplash
身体自爱运动的艺术作品。图片来源:unsplash

2017年,倡议女性身体自主的美国作家罗克珊·盖伊(Roxane Gay)出版了著作《饥饿》,其中回忆了她曾经作为260公斤重的“超级肥胖者”的经历,她在书中写道:“你的身体越大,你的世界就越小。”因为大多数公共空间和用品的设计,都是不利于肥胖者使用的,而生活中更是充满了羞辱和焦虑。这本展现了社会对肥胖者的”暴力“的书,成为了当年《纽约时报》的畅销榜好书。

在医学界,也正在重视这一问题,并已经采取行动。去年,有100多个医学、科研组织签署了一份《结束肥胖污名的国际联合声明》(Joint international consensus statement for ending stigma of obesity),这些组织来自不同的医学领域和九个不同的国家,其中包括有中国香港的组织。

声明指出,体重污名基于一种未经证实的假设——超重是因为个人缺乏自律,但污名却可能带来歧视,并损害人的健康。同时,声明承诺会尊重超重和肥胖者,并鼓励传播有助于消除体重污名的知识,支持在工作场所、医疗保健场所等地方,设置防止体重歧视的措施。

让“大体型”人群感觉舒适的工作空间。图片来源:unsplash
让“大体型”人群感觉舒适的工作空间。图片来源:unsplash

“就像心理健康一样,体重污名是一个公共健康问题,我们需要以一种尚未真正做到的方式来正视它。”学者普尔在接受CNN采访时,强调污名对超重、肥胖者健康的损害。

普尔从事体重污名的研究已有20年,她表示,体重污名需要全社会一起来解决,这样听起来似乎很有挑战性,但做法也相当简单:尊重并平等对待任何体重和体型的人。

参考资料: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health/overweight-discrimination-common-harmful/2021/06/11/2946c538-c88c-11eb-afd0-9726f7ec0ba6_story.html

https://edition.cnn.com/2021/06/01/health/fat-shaming-weight-stigma-wellness/index.html

https://journals.sagepub.com/doi/10.1177/0956797618813087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91-020-0803-x

————

全现在全新打造“液态青年”公众号,微信搜索“液态青年”(liquidyouth):关心青年人的工作、生活和精神世界。

姚家怡

86 篇文章

那就说点什么吧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