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快手取消大小周,互联网“反内卷”时代来临?

李当心 / 等2人
6-25

扫码下载APP

是什么让快手和一众互联网巨头突然回心转意?

作者|李当心 猪九诫

编辑|罗立璇

作为最早打出“996”旗号的行业,互联网向来是内卷的代名词。但是最近互联网大厂们却一反常态,开始“不卷”了。

继腾讯光子工作室试点强制6点下班、字节内部调查是否取消大小周之后,快手显得更为决绝。6月24日,快手正式宣布,从从7月1日开始取消大小周制度。员工按需加班,公司按照相关规定向员工支付加班工资。

快手内部通知。图片来自于脉脉。
快手内部通知。图片来自于脉脉。

一夜之间,互联网行业似乎都在反加班。不论是何种因素导致互联网公司不再崇尚加班,但是未来更多企业跟进这轮“反内卷”潮流几乎已经成为必然。

是什么让互联网行业不再内卷?为什么是快手首先宣布取消大小周?

佛系快手,被迫“狼性”

从快手今年1月正式实施大小周制度到昨天官宣取消,才仅仅过去了不到半年。

这一决定,并没有像友商字节一样,事先在内部发起调研,并且悬而未决,而是干脆利落地直接公布。一位快手的员工告诉全现在,宣布之前没有听到任何风声,非常突然。

不过,在诸多互联网公司里,快手年初开始全面推行大小周,已经算是比较迟的了。在此之前,字节、拼多多等公司早已实行大小周或者单休的周末加班模式。

快手选择跟上这波潮流,可能是因为当时已经临近2月份的IPO,所有员工都需要为此冲刺。但早在正式宣布推行之前,刘峰就曾经在去年年底的快手全员会上透露,公司已经有了70%的员工在实行大小周,全面推行,是为了让前中台配合更紧密。

图片来自于视觉中国。
图片来自于视觉中国。

这说明,至少在去年年底之前,快手其实就已经基本进入了大小周模式了。事实上,这家曾经以佛系而闻名的公司,从2019年开始,就在与字节的缠斗中变得越来越需要狼性了。

一个冷知识是,今年这次推行的大小周,不是快手的第一次。据界面新闻报道,创业前几年快手也曾经推出过大小周,甚至一周工作6天,但在2017年就停止了,并把工作时间从早10晚10改为早9晚7,这个工作强度在互联网公司里并不算大。

当时的快手,已经默默成为了短视频行业的第一,不过,这样的佛系节奏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

从18年下半年开始,快手和抖音的竞争格局发生了逆转,到2019年7月抖音日活破3亿的时候,快手日活才堪堪破2亿。

字节的重拳出击,让快手很难坐的住,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快手就开始由原先的佛系普惠,转为更多的主动运营,并开始了大规模商业化之路。

虽然如此,当时的快手每踏一步依然还是十分审慎,真正吹响了提速号角的,还是两位创始人。2019年6月18日,宿华发布内部信称,“对现状很不满意,松散的组织、佛系的态度,‘慢公司’正在成为我们的标签”。

在那封内部信里,宿华表示,一家平庸的公司是没有未来的,并宣布,从6月18日起,开启守护未来的战斗模式。第一个目标就是2020年春节之前,实现3亿DAU。

这一目标,在快手内部被称为K3战役。此前快手都没有明确地提出类似的目标。在此以后,快手明显加快了内容和商业化的节奏,并从多个互联网公司挖来了大批高管,到2020年春节前后,快手达成了3亿DAU目标,虽然春节之后,快手的用户规模又再度回落。

但从K3战役之后,狼性在快手内部保存了下来。就像在去年2月快手战略复盘会上,联合创始人程一笑所说的,“我对结果不满意,但是对达成结果的过程很满意。”

宿华也表示,这一年他将加紧战略思考,克服战略上的懒惰,加强组织能力升级。进入2020年,抖音和快手之间的竞争已经不仅在用户规模上,双方还在电商业务有更多的交锋。

快手自然不会停下已经加速的步伐,去年4月份,快手宣布对外扩招近一万人的岗位,其中以研发岗招的最多。5月份,快手又在内部信里宣布,将K3战役的总指挥马宏彬,调去负责商业化,将春晚除夕项目负责人王剑伟,调去作为产品的最高负责人。

在同一时间段,快手电商也将2020年原先的1000亿目标调高至2500亿。

而在那个时候,据燃财经报道,当时大小周制度就已经重回快手的部分部门了,有多位20年入职的员工告诉全现在,在快手9点后下班,早已是常态了。

但是短短半年时间,为什么快手忽然又反悔了,从“狼性”到“反内卷”,是什么让快手和一众互联网巨头突然回心转意?

为什么忽然“不卷”了?

互联网公司纷纷开始反加班,背后可能存在多重因素。其中很实际的一个因素可能在于,互联网行业的增长正在逐步趋缓,从高速增长时代进入存量竞争时代,对于企业而言,加班带来的收益不再像曾经那么明显,而大小周制度本身却意味着高昂的成本。

对于互联网公司而言,加班其实成本很高。简单算一笔账,大小周制度下,隔一周加班一天,每个员工每周平均加班0.5天,按双倍工资算等于一个工作日,一年就多出了52个工作日。

互联网行业一般按每个月21.75个工作日计算薪酬,52天的工时相当于每年要多发两个多月工资。这还只是算最基础的薪资成本,不包括加班期间的水电、网络和其他福利保障性的人力成本。

从财报来看,成本的增加更为直观。

据快手财报显示,今年第一季度(实现大小周后),快手的雇员福利开支和外包及其他劳务成本增长都达到了接近三倍,分别从去年一季度的15.35亿和9922万增长至今年一季度的42.14亿和2.74亿元,除了“涨工资”和员工扩招以外,大小周制度下的“双倍薪资”自然也是成本增加的重要因素。

图片来自于快手财报。
图片来自于快手财报。

但是对于快手而言,大小周制度可能并没有获得预期的收益,甚至是无效的。

有不少快手员工在脉脉上表示,周末加班主要是写周报、组内分享培训,以及赶平时的工作量。这些工作没有大小周也得做,大小周制度下做还有双倍工资。

而对快手而言,这相当于只增加了人力成本,却没有太多额外产出,大小周制度下的双倍薪资成为了无效成本。“刷网页、刷抖音,都不走,都不下班,毫无意义的卷”,一名员工在抱怨快手10点下班的脉脉帖子下留言评论。

所以和此前字节“三分之一员工反对取消大小周”类似,部分快手员工告诉20社,由于担心收入降低,他们其实并不支持这样的决策。而此前AI财经社的报道中曾有字节员工表示,取消大小周让其一年少挣十万。

除了加班的效益降低,而成本高企以外,随着政策收紧,国内对于劳动时长的监管也在加强,这可能也是这一轮“反内卷”的推动力之一。

图片来自于视觉中国。
图片来自于视觉中国。

当然,大小周的效益并非对所有企业而言都是负的,如果企业效率足够高,能真正让多出来的工时被填满,企业其实省下了招聘更多员工的成本。但如果员工大小周只是磨洋工,企业无法充分利用起双倍薪资买来的额外工时,对企业来说就是亏本。

对于字节、拼多多这样以效率闻名的企业来说,他们是能做到真正填满员工工时,甚至超负荷的,但是对于一贯有“佛系”传统的快手来说,可能这一经验并不实用。

当然,不管怎样,快手成为这一轮反内卷的旗手都值得点赞,希望有其他互联网巨头都能跟进。

随着互联网巨头不断反思加班和大小周的合理性,中国的互联网行业或许才有机会真正成为一个技术密集型产业,而不是劳动密集型产业。

关注“20社”(quancaijing_20she)微信公众号,和我们一起聊聊年轻人的钱包、工作和生活

李当心

60 篇文章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