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五环外的共享电单车,无法内卷

6-27

扫码下载APP

一轮城市政策调整过后,大小玩家或回到同一起跑线。

“你知道全市一共有多少辆共享电单车吗?”作为共享单车数据服务商,这是云岛科技的负责人袁健最重要的话术,每到一个城市,他都会问客户,也就是当地交通管理部门这个问题。

采购了他的服务后,交管部门能够实时掌握每家共享单车的投放情况。当然,这对正在扩张市场的大小巨头们,不总是好消息。

今年4月初,济宁城市管理局的公共交通科第一次召集青桔、美团、哈啰、小遛和喵走五家公司召开评估会。

系统后台可以实时监测停车情况 图源/受访者
系统后台可以实时监测停车情况 图源/受访者

袁健回忆说,这次评估会的背景是某巨头在3月一次性投放了1.6万辆电单车,被系统后台检测出来。“1.6万辆,远远超过了当时的配额,甚至超过了城市的承载能力。”

会上不光重新责令该巨头的当地负责清理掉多投放的车辆,还重新调整了各家的配额,排名第一的公司配额提升了1000辆,垫底的公司被减掉了1000辆。

这个山东西南部的三线城市,已经把总量控制在两万辆以下,并把配额分配给5家品牌。初始定量是每家3500辆左右。

济宁的各个平台都有运营考评 图源/受访者
济宁的各个平台都有运营考评 图源/受访者

据袁健介绍,接入管理系统后,城市里的每一辆车都带上了身份证,每一次骑行、移动、搬运都会在系统中显示。现在,包括成都、绵阳、唐山、济宁等多个城市和北京、上海、杭州的部分区域已经启用了这一系统。

在为新经济贡献了多个新巨头后,下沉市场承担起互联网公司增长和盈利的重任。哈啰、滴滴上市前夕,共享电单车,这个被大城市“嫌弃”的业务,成为共享出行行业盈利的希望。

对于急于快速抢占市场份额的巨头,哈啰、美团和滴滴,电单车意味着盈利空间,影响着资本市场的估值。而他们的对手,那些中小玩家大多早已盈利。主攻县域的松果电单车宣布已经实现两年全面盈利;宁波小遛电单车也对20社确认,实现全面盈利。喵走、西游电单车、芒果电单车等品牌也在不同城市闷声发财。

各路玩家在单一城市的差距正在缩小,但战争并未结束,巨头意识到自己在小城市里,有时也会“有劲使不上”,小玩家也意识到这不再是一个“小而美”的生意。共享电单车已经走过“最后的疯狂”,进入到一城一地的斤斤计较中。

但是,经历了2020年,“共享电单车野蛮生长和激烈竞争的元年”后,这项业务不再能野蛮生长,越来越多的城市开始实行配额管理。而且,当所有人都指望依靠共享电单车盈利,这还是一个好生意吗?

二三线城市才是关键

2020年,“一盔一带”政策的发布,整个共享电单车行业再次陷入“寒冬”之中。北京、上海明确表示不发展共享电单车,与此同时,杭州和天津等其他一线城市中的共享电单车被迫清退。

随着大多数一线城市先后对共享电单车关上大门,二三四线城市和县城的重要性凸显出来。

艾媒咨询2020年数据显示,共享电单车用户城市分布当中,一线城市仅占1.8%,二线城市占据27.4%,三线城市占据36.2%,四线城市及农村的用户占比大约34.6%。

青桔和美团都在发力抢占二三线市场。

2020年4月,美团向富士达、新日等电动车企业下了近百万辆的订单。同月,滴滴出行CEO程维公布了“0188”战略计划,并按照计划将继续发展两轮车业务。8月,滴滴推出青桔电单车,滴滴两轮车事业部总经理的张治东称,“青桔电单车的目标就是在行业占有一定领先优势。主要投放在二三线城市。”

哈啰也在调整策略。哈啰一方面将电单车和单车进行合并,另一方面在2020年9月推出加盟模式,增加电单车渠道,在更多城市“占位”。

但是,相比2020年的疯狂投车时期,今年以来,巨头的布局动作都在放缓。

浙江绿源电动车市场负责人曾胜红对20社表示,绿源在为青桔、哈啰等品牌做整车代工。2020年下旬,他们厂子遭遇了爆单。“需要加班加点才能赶上进度。”而2021年以来他们的订单量大幅下降,“粗略估算,只有去年最高峰的一半左右。”

小玩家不得不与巨头分庭抗礼。一方面通过精细化运维争取更多配额;另一方面是继续下沉,开辟新市场。比如松果电单车,至2020年已经进入近1000个县城,现有用户近5000万,日订单达到300万单。相较之下,同期之下哈啰电单车平均日单量约为 400万。

青桔美团哈啰为了在二三线城市“占位”,争取更多份额,尝试把原有共享单车的配额换成电单车。

但实际情况是,“不是想换就能换,这取决于各个城市的政策。”一位电单车公司内部人士表示。

在很多城市里,管理人员并不买账。蚌埠共享单车管理室负责人陈作文对全现在表示,目前城市路面共享单车3万辆,共享电单车4万辆,这是根据城市居住人口、骑行需求和路面环境等制定的数量。“几年之内不会再增加了,也不考虑替换单车。”

对于城市来说,多品牌竞争,合理规划是一件好事。

4月的中国首届慢出行大会上,多个城市接入多品牌的案例在分享 图源/作者
4月的中国首届慢出行大会上,多个城市接入多品牌的案例在分享 图源/作者

但对于进入IPO进程的滴滴、哈啰、松果等,却意味着规模进一步被限制住。

根据哈啰出行招股书,共享单车(电单车)业务营收占总营收比重极高。2018-2020三年间,其共享单车业务依次实现营收21.14亿元、45.44亿元和55.03亿元,占总营收比重依次为100%(据其财报显示,2018年哈啰出行只有共享单车业务)、94%和91%。但共享两轮业务毛利分别为2.9亿元和3.7亿元,毛利率仅为6.4%和6.7%。

比达咨询李锦清注意到,在招股书中,哈啰没有将单车与电单车两大产品拆分披露数据。

而电单车显然更有盈利空间。共享电单车运营商松果出行也即将IPO,根据创始人翟光龙,最大的底气来自于“已经连续两年实现了全面盈利”。

多位业内人士提到,在松果出行主要面向的县域市场。以唐山为例,市区每家的数量近1万辆。而临近的滦南县,只有松果一家,投放量只有300辆左右。县域环境投放数量和骑行频次都较小,规模也伴随着很高的开城和运维成本。

“小遛目前不会去县城,很多地方只能投几百辆车,还要匹配运维,投入产出比高。“ 一位小遛出行的地区负责人表示。

李锦清认为,未来下沉市场会是增量的来源,但很难说是主要市场,二三线城市将是主要各个企业跑马圈地的的焦点。

唐山样本

在河北唐山,共享单车从业者中,曾流传着一个说法,“电单车太赚钱了,街兔一天能赚到100万。”

但现在情况已经完全不同。街兔是最早进入唐山的共享单车品牌,现在这个北方三线城市已经汇聚了所有主流玩家。5月,唐山市进入一年中天气最适合骑行的时节。共享电单车的使用频率直线上升。一到上下班时间,路上一辆辆共享电单车飞过,成为城市一景。

唐山万达广场附近的电单车 图源/作者
唐山万达广场附近的电单车 图源/作者

在路北区的万达广场、银泰商城附近的市中心商业区,街边随时停放着进百辆电单车,却都井然有序,不同颜色分片区摆放。用户到定点扫码开锁,或是停入限停区。

根据高德地图发布的《全国主要交通城市分析报告》,综合时间、空间、效率三个维度中路网高峰拥堵路段里程比等九项数据,唐山已经连续三年入选“交通健康指数”最高城市前十。类似唐山的三线城市,在河北还有四座。

如何从一辆单车出发,平衡收支,是每家公司都在算的一笔账。综合多位运营人员的说法,在唐山市中心区,一辆车每天的骑行次数可以达到6-12次。以8次每次半小时来计算,单辆车每天可以产生40元左右的收入。

唐山市区目前共有共享电单车5万辆左右,5家企业每一家在1万辆的基础上有小范围浮动。唐山市单日的市场收益就可以达到百万级别。

中国城市公共交通协会于2020年8月发布的《共享电单车行业报告》称,共享电单车的每车平均日骑行率大约是同区域内共享单车的5-10倍。此外,电单车的单次使用价格也多为2-3元起步,费用是共享单车的两倍,如果从运营效率来看,投放1辆共享电单车相当于投放超过20辆共享单车。此前,哈啰曾透露一辆单车一天的运维成本可以控制在1元左右。但哈啰电单车的毛利比的单车要高,毛利率约是单车的2倍。

在唐山,电单车的运维分为3种,一类是充电负运维,负责根据后台数据,随时为车辆更换电瓶。充电中心在各个区域附近租借的厂房里;一类是调度人员,自带三轮车,平衡各个区域的车辆数目;另一类则以兼职人员为主,负责各个区域车辆的保洁、摆放和运送维修。每天8:00-18:00,三组运维人员会不定时在分管的区域巡逻。

青桔调度员王梅表示,在主要商业区的街道,每一个品牌都划分了固定停车点,过了停车点,不允许落锁停车。

“最初美团、哈啰这些运维都有一些小心思,比如几辆电单车把另一个品牌围住,让用户很难扫码。或者抓住一个可以停车的地方就多塞几辆,现在都不可能了。”王梅说。

电单车的精细化运维,可以很大程度提升运维效率,一位车辆调度员一天可以覆盖近200辆车,充电负责人也基本可以覆盖3条街区以上的范围。

摆车员是后期加入的一个群体,甚至没有一个固定的企业工作群,而是一经入职就被拉入交警所在的“路北区电单车停靠”的群中。除了按时定点巡逻,他们还要随时接收交警发出的消息,比如来自市民的举报,即时排除乱停乱放,堵塞交通等带来的隐患。

运维人员的数量上升,对于各家来说,也是一笔巨大的开支。在招聘网站上,可以看到各个公司长期招聘车辆调度、充电和运营的通知。

除了兼职人员每天的薪酬较低,在百元以下,一名正式员工的月薪大多在6000-8000元起,在当地是不错的收入。

喵走出行一位城市经理表示,原本喵走是5家里运维人员数量最少的公司,“全城各个工种加起来不到50人,而青桔有将近100人,这能够节省开支。但最近为了规范停放,不得不又招聘了20多人”。

这位城市经理提到,下一步可能会减少投放区域,集中在路北和路南区等市中心投放,降低成本。实际上,在整个唐山市,电单车主要集中在市中心的几个区域,靠近郊区的丰南区、开平区的很多区域都超出了运营范围。

即使是在交通情况最为理想城市,电单车也面临着运营范围有限,成本难以压缩的问题。

精细化运维与用户体验博弈

目前,很多地方电单车市场在调整中,但很难出现一家独大的局面。

主要玩家仍会零星举办优惠活动,不过烧钱拉新效果并不明显。比如美团在唐山等城市开展“周五免费骑”,青桔在山东近10个城市开展周五免费骑,在兰州等城市不定期开展免费骑活动;哈啰也在进入沈阳、西安等城市时,广泛发放5天免费骑券。

袁健表示,在优惠面前,后台数据还是会有变化。“免费骑当天,优惠的车辆明显次数大幅上升。免费次数多了,用户可能会养成骑行习惯。毕竟很多年纪大一点的用户,搞不清楚这几家不同的品牌具体怎么用。”

但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所有车辆都摆在相同的区域,数量又相当。价格战似乎不那么重要。

随着竞争加剧,也有人试图提升用户体验以拉新,但与此同时成本也在加码。

此前,市面上主要的电单车为脚踏式单车。此后芒果、小遛电单车都曾推出宽车身的“踏板式共享电动车”。2020年青桔也开始在全国大范围宽体此类车型,在各地广受好评,更为舒适,占地也更宽。

从2020年下半年至今,美团和哈啰在主要运营城市,更换了这一类产品。这也使电单车的成本从最早的1000元,已经上升到3000-4000元之间。

在唐山,5种电单车都已经全部换成踏板样式。 车变大了,提升的不仅是车身的成本,还有运维成本。“车太宽,一辆调度车一次只能拉4-5辆,来回折腾。”王梅认为。

5月11日,青桔新一轮产品发布时,单车推出了更为轻便小巧的“青羚”,但电单车依然以目前的踏板型电单车为主。

“我们调查的数据是用户更愿意骑舒适的车型,况且很多时候电单车的骑行距离还要长于单车。”青桔产品负责人认为。

不过车身体积不会一直卷下去。因为在城市管理部门的受访者们看来,车辆体积也增加了管理的难度。“现在投诉中最多是关于电单车载人,车体宽,后面坐一个人没问题。规则是严禁载人,但在街道上经常看到。”

唐山城市中,仍然可以看到很多电单车带人的情况 图源/作者
唐山城市中,仍然可以看到很多电单车带人的情况 图源/作者

对此,青桔、哈啰都要在新系统里加入载重计算,大于90kg将不予开启服务。

随着运维精细化,一方面可以降低运维成本,也减轻交通压力,从而获得监管部门的认可; 但另一方面,也限制了用户体验。

以限停区的设置为例。在唐山万达的门口,几十米的区域内,5种不同的电单车都划出了单独的限停区,出现偏差则无法关锁。尽管这种设置,经常使得很多赶时间的用户无法成功关锁,导致过度扣费。

同时,为了避免车辆乱停占地,青桔、小遛都在推广90度停车,也就是当车辆与街道面垂直时,方能关锁,否则将无法停止订单。

小遛电单车必须90度垂直人行道,才可以关锁 图源/视觉中国
小遛电单车必须90度垂直人行道,才可以关锁 图源/视觉中国

这引发了很多用户的不满。对此,小遛还想到一个宣传方案——“做90度青年”,呼吁用户提升社会责任心,合理停车,不挤占路面资源。

大规模投车不再奏效

商家为了抢占市场,大量投车一定是最为快捷见效的方式。

2020年一整年,共享电单车的数量一下子从10万辆暴涨到近56万辆,用业内人士的说法,“当地政府叫停都叫不住”。2020年12月1日,长沙政府决定对共享电单车将“先上牌后投放”,实行配额管理。长沙的46万辆共享电单车一夜之间被清退到仅剩6万余辆,城市周边第一次出现大规模的“电单车坟场”。

航拍的长沙电单车广场坟场 图源/视觉中国
航拍的长沙电单车广场坟场 图源/视觉中国

各地开始通过的给共享单车上实体牌照、电子牌照(MAC码)、电子实时监控等方式,避免这类现象。

山东济宁市的共享电单车一个典型案例。人口为490万的济宁市区,曾经一度涌入8万辆共享电单车,占道严重,给市民的出行造成困扰。2020年底,济宁市城管部门着手减量,共享电单车大幅减少,总共不足2万辆。

袁健表示,在4月初的评估会后,各家公司都按照要求增减运营份额,也在提升运营质量,以期下一个季度能够提升考核分数,增加运营车辆。

“今年这一轮政府配额制度会在全国大面积推行,等到各个城市格局稳定,行业的规模更值得参考。” 李锦清认为。

大小玩家回到了同一水平线。

马程

135 篇文章

Amuse Ourselves to death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