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破发人传人?为什么这些明星独角兽不香了

7-1

扫码下载APP

老牌独角兽频频破发,因为时机不对?还是竞争加剧?

2021年6月25日,每日优鲜正式登陆纳斯达克,不过,一开盘就跌破发行价,开盘跌超10%,收盘跌超25%,

每日优鲜这一颓势似乎引发了连锁反应。其生鲜电商竞争对手,3天后登陆纳斯达克的叮咚买菜下调发行价,较之前计划融资的3.57亿美元下降74%。

对于散户投资人来说,这一场面并不陌生,在2021年上半年已经多次发生。

每日优鲜 图源/视觉中国
每日优鲜 图源/视觉中国

3月,知乎上市时,也遭遇了这样的尴尬。开盘较发行价下跌13.2%,盘中一度下跌27%。最终,挂牌首日知乎收跌10.53%,报8.5美元,总市值47.5亿美元。

据20社获悉,知乎高层在开盘前曾经不顾承销商建议,坚持较高报价,导致部分长线基金撤退,造成了破发的局面。

6月22日,满帮集团在纽交所上市,发行8250万股ADS,发行价格为19美元,筹资15.675亿美元。虽然上市高开,但过后3天,满帮也一度大跌,逼近发行价格。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满帮集团IPO拟募资20亿美元,然而IPO只募集到了15.675亿美元,也就是说,满帮集团的估值已经缩水了25%。

叮咚买菜创始人兼CEO梁昌霖说,如果市场特别好,价格、价值可以挂钩的话,叮咚买菜多融一些;市场不是很好,价格低于应有的价值那就少融一些,上市目的并不是圈钱。

但很多独角兽并没有太多选择——成为独角兽时间过长,多轮融资后,没有扭亏,或者所在行业风口已过,继续融资困难,行业对企业的信心也很难持续保持,IPO是老投资人最好的退出方式。

老牌独角兽频繁上市

上半年,知乎、满帮、boss直聘、每日优鲜、滴滴等独角兽们纷纷排队上市;更多独角兽也递交招股书,等待IPO,这包括共享出行企业哈啰出行、即时快递公司闪送,生鲜供应链公司美菜、“AI四小龙”商汤、旷视等。

这些独角兽企业都在业内具有一定知名度,也在融资多轮后,遭遇一定的发展瓶颈。

国内独角兽项目成立时间 图源/IT桔子
国内独角兽项目成立时间 图源/IT桔子

每日优鲜成立于2014年,正值移动互联网创业高峰,也是中国新经济、创业创新处在上升期,资本一度追求风口。根据IT桔子数据结果显示,约有 63% 的独角兽都在2011-2015年期间成立。

根据IT桔子统计,其中最密集地成立时间是在 2014、2015 年,生鲜、即时配送等行业获得快速发展,比如每日优鲜、闪送、美菜网在此期间成立;商汤、云从等人工智能、新能源项目刚刚诞生。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目前,企业成为独角兽的平均时间已经达到31 个月。

这意味着很多企业在成长为独角兽之后的三年左右时间,都还没有上市。此前大部分独角兽的上市周期是26 个月。

对于经历了10轮融资的每日优鲜等企业,资本的耐心已经消耗殆尽。这也可以佐证为何今年上半年独角兽们都在密集 IPO。

2016~2018 年,行业发现进入下行期,有少量独角兽诞生,但大多代表着新趋势。

新消费领域,有叮咚买菜,谊品生鲜、社区团购十荟团、连锁便利店品牌便利蜂就是在这个期间成立;出行物流领域,也出现了共享出行企业哈啰出行,以及货拉拉、满帮等。

与每日优鲜相比,成立于2018年的十荟团、兴盛优选所属的社区团购,似乎更能购代表生鲜行业的发展趋势。根据东吴证券分析,随着拼多多、美团、滴滴、阿里、京东进入社区团购领域,社区团购市场已经逼近2000万亿体量,巨头投入大量补贴,这让百亿体量的即时生鲜面临着困境

即使是一度垄断货运市场的满帮,现在也面临着滴滴货运在同城货运市场的压力。

与巨头同场竞技,独角兽们的压力陡增。

遭遇“前置仓”式硬伤

同样是即时生鲜行业和前置仓模式, 每日优鲜开盘大跌50%,叮咚买菜却可以在降低发行价后,6月30日开盘暴涨80%,市值一度超过100亿美元。

有分析认为,这源于华尔街投资者的误会,将叮咚买菜的股票代码(DDL)当成滴滴的代码(DIDI)了。

叮咚买菜被少数美股投资人认错为滴滴 图源/官网
叮咚买菜被少数美股投资人认错为滴滴 图源/官网

但是,在Reddit,Twitter上,从大多数散户留言中可以看出,购买者并非认错,而是依然看好叮咚买菜。

叮咚买菜本身处在快速上升阶段。今年4月和5月,叮咚买菜完成了D轮7亿美元以及3.3亿美元的D+轮融资,投资机构包括DST、今日资本等著名投资机构,其中,D+轮资本由软银愿景基金一家投资。

一级市场投资人的青睐,给上市后的叮咚买菜注入更多可能性。

目前,叮咚买菜在营收、利润、前置仓数量等方面,也全面超过了每日优鲜。

根据叮咚买菜的早期投资方红椒资本,叮咚买菜主要优势在于用户体验的“确定性”——叮咚买菜看重复购率,其2020 年核心任务是每用户月均单量 6.5 次,如今叮咚买菜的复购率达到了 50%-60%。在这个过程中,叮咚买菜从来不冲单、不冲客单价、不过度促销,一定程度上降低成本。

叮咚买菜与每日优鲜部分数据对比 图源/东吴证券
叮咚买菜与每日优鲜部分数据对比 图源/东吴证券

但是,叮咚买菜持续烧钱的隐患依然存在。根据招股书,2020年1月到2021年1月,叮咚买菜前置仓数量从超500个增长至近1000个,数量快速增长一倍;但从日平均订单数量来看,只是从50万增加至80万,只增加了60%。这意味着单一前置仓的订单数量降低。

归根结底,两家代表的前置仓模式还没有探索出较好的解决方案。由于每单的履约费用率始终居高不下,对于这种重资产模式而言,想要步入健康发展,就必须要耐住长时间的亏损,不断投入。

诸多在上市破发边缘挣扎的独角兽,多少具有类似于“前置仓”的致命问题。

比如知乎面临的商业化难题,上市后知乎的广告系统越来越完善,收入相对多元化。付费用户的快速增长。虽然商业化的进程要面临社区氛围的变化,激发很多用户不满,知乎的市值也在之后3个月内回升到76亿美元。

知乎上市场景 图源/视觉中国
知乎上市场景 图源/视觉中国

除去监管风险,满帮集团的主要问题来源于盈利模式,其主营业务支柱——货运经纪服务的盈利一直且在未来继续依赖于地方财政局提供的补贴。招股书中明确说明,“如果在未来不能获得此类补贴,满帮集团的货运经纪服务对财务业绩的贡献将会出现重大不利影响。”

对于大部分上市补血的独角兽来说,如何在资金帮助下化解危机,获得新的增长点,要比上市本身更重要。

——————————

请微信搜索关注“20社”,和我们一起聊聊年轻人的钱包、工作和生活。

马程

130 篇文章

Amuse Ourselves to death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