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图片社交网站Pinterest将禁止减肥广告,进食障碍患者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扫码下载APP

“报告和取消关注那些宣传减肥的账户并非不理性的决定。这表明,它们是危险的,而我在其中不只是一个所谓的‘弱者’。从一开始,它们就不应该出现在信息流里。”

斯拉维亚·阿塔鲁里(Sravya Attaluri)熟知社交媒体的阴暗面。

在过去的10年里,这名居住在中国香港的25岁女性一直在处理饮食失调、焦虑、抑郁和体重剧烈波动的问题。阿塔鲁里说,在她饮食紊乱的高峰期,她痴迷地在社交媒体上寻找减重相关的视频和帖子。她相信这些内容能让她下定决心减肥,而它们常常宣传减肥产品和危险的饮食习惯。

“我开始变得更绝望,于是尝试越来越多的危险方法来减肥。”阿塔鲁里说,“每当这种类型的内容出现在我的信息流里,我都会陷入一阵漩涡中。”

一直有研究表明社交媒体对心理健康有潜在的负面影响,尤其是对像阿塔鲁里这样的进食障碍患者来说。但企业在保护这类用户方面历来做得很少。

而著名图片网站Pinterest最近的一项声明引起了人们注意。7月1日,它成为第一个禁止减肥推广页的主要社交媒体平台。

图:CFP
图:CFP

据Pinterest称,新的社区政策将禁止“任何减肥相关的语言或图像;任何有关减肥或减肥产品的推荐;任何将某些体型理想化或诋毁的语言或图像;提及身体质量指数(BMI)或类似指数的信息;以及任何声称通过穿戴或应用于皮肤的东西来减肥的产品”。

这项政策增加了对网站上有关身体羞辱、减肥前后的对比图像和减肥药物的限制。过去,用户批评Pinterest危及“身体形象”的地方,在那里,“恐肥症”的内容可能表现得很猖獗。

据纽约市莱诺克斯山医院的临床心理学家萨布丽娜·罗曼诺夫(Sabrina Romanoff)称,这项最新政策将有利于用户的心理和行为健康。“因为它将减少人们在真实形象和理想身材之间的比较,后者是不现实的、经过编辑的。”

Pinterest表示,公司作出这一决策变化,部分是由于近一年多来饮食失调症的上升。2020年11月,美国全国饮食失调协会(NEDA)报告说,从去年3月大流行开始,饮食失调案例报告就增加了41%。据美国厌食症和相关疾病协会称,至少有3000万美国人在与饮食障碍作斗争,包括神经性厌食症、贪食症和暴饮暴食,许多专家表示了担忧。

“随着我们浏览社交媒体的时间增加,我们收到越来越多关于健康饮食、减轻体重,却同时也让我们感到压力的信息。”美国营养师妮可·德玛西·马尔彻(Nicole DeMasi Malcher)说。她运营着一个线上营养诊所。“如果一个人已经在和自己的身体形象作斗争,来自社交媒体的压力,肯定会引发饮食失调。”

阿塔鲁里说,在整个大流行期间,她更加注重自己的心理健康,并开始面对自己的饮食失调问题。取消关注那些关联着健身和减肥信息的账户、报告有害的广告,这些都是这个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一环。“我正在努力关爱我的身体,专注于健康,而不是为了一个特定的、无法实现的、不适合我的体型去剥削自己的身体。"她说。

Pinterest的新政策让阿塔鲁里感到宽心。“报告和取消关注那些宣传减肥的账户并非不理性的决定。这表明,它们是危险的,而我在其中不只是一个所谓的‘弱者’。从一开始,它们就不应该出现在信息流里。”

图:CFP
图:CFP

对于其他也曾与饮食失调作斗争的女性来说,Pinterest的公告带来了一种谨慎的乐观情绪。她们说,这个平台上的一些账户和广告长期以来一直在散布诱发身体焦虑的信息,如限制性饮食计划、不现实的锻炼结果和减肥药等等。

“我发现,在潜意识里,我不断地羡慕其他尝试这些危险减肥方法,并‘成功’了的人——但情况不应该是这样的。”26岁的黛米·德鲁(Demi Drew)来自纽约,她正在从暴饮暴食中逐渐走出来。“我不应该登录社交媒体——它们总是告诉我,如果我尝试和其他人一样的减肥计划,我会看起来好看很多。”

德鲁认为,Pinterest的禁令将最大限度地减少这些触发焦虑的因素,但却不能完全消除——她称之为 “无法实现的目标”。

卡拉·理查德森·怀特利(Kara Richardson Whitely)是一名作家和公共演说家,她也欢迎这些变化。在经历了近20年的暴饮暴食之后,怀特利说她已经与食物建立了更健康的关系。这一过程部分涉及到避免饮食谈话,以及多关注对身体友好的账户。她经常在Pinterest上寻找新的食谱,为她的家人制作。但是,她说,当减肥推广出现时,它们侵蚀了她努力建立的基础。新政策提供了一种解脱感,Pinterest将成为一个“安全空间”供她探索。

然而,这一政策可能不足以让所有用户回到网站上。居住在费城、28岁的特里斯坦·帕夫里克(Tristan Pavlik)正在从贪食症中恢复过来。她说,她曾经使用Pinterest来立一些根本不可能实现的锻炼flag——比如由三颗杏仁组成的膳食计划、要把大腿围减到一个具体的数等等。而在使用Pinterest“助长饮食紊乱”多年后,她现在很少登录。

帕夫利克说,这项禁令来得有点太晚了,但依旧正确的一步。

许多女性表达了担忧。Pinterest能在多大程度上真正监控减肥内容?马尔彻担心,一些账户会找到绕过新规则的方法。对减肥内容的限制是针对广告的,这意味着一般账户仍有余地发布减肥内容。

“社交媒体上的KOL在推销减肥产品的时候可以偷偷摸摸。他们会想办法绕过新政策来推广他们的减肥办法。”马尔彻说。

阿塔鲁里补充说,减肥信息的传递可能变得更加隐蔽,只要它存在于主流文化中,它总会找到一种方式进入社交媒体。不过,她说,“人们希望有安全的空间,这是朝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

文章编译自the Lily,略作删改:https://www.thelily.com/pinterest-just-banned-weight-loss-ads-for-those-struggling-with-eating-disorders-its-validating/

王大牙

122 篇文章

水瓶纪元栏目作者。女权主义者,科幻小说爱好者。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