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非洲举重选手奥运前夕留信失踪:不回国,想在日本打工

7-17

扫码下载APP

最近几年,至少8名乌干达运动员在国外“失踪”。

渴望参加东京奥运会的乌干达运动员,留下一张便条后便消失了。

7月17日,在奥运即将开幕不到一周,日本官员证实了这一失踪事件。

失踪的非洲运动员叫朱利叶斯(Julius Ssekitoleko),住在大阪泉佐野市训练营附近的酒店中。

为了抗疫,日本政府规定,只允许运动员去特定地方,不能跟当地人接触。

但朱利叶斯已离开超过一天,而且稍早前,该运动员代表团中多人感染过新冠。

舆论哗然,再次引发外界对奥运风险管控,以及新冠管控下运动员心理健康的担忧。

乌干达“失踪”运动员,朱利叶斯(Julius Ssekitoleko)
乌干达“失踪”运动员,朱利叶斯(Julius Ssekitoleko)

运动员留纸条逃走

20岁的朱利叶斯是举重运动员,他上个月抵达日本。

按规定,所有奥运代表团成员必须在每天上午提交新冠测试样本。

然而周五(7月16日)中午时分,朱利叶斯的唾液测试样本还没有送达。

他本人也不在酒店,早上也没有去训练。

队友说,最后一次看到他是在当天凌晨12点30分左右。

听到他失踪的消息,乌干达代表团有人感到惊讶,因为运动员、教练和官员已经交出护照,而且他们住的酒店已经被“很好的看守”。

大家四处寻找,也没见朱利叶斯人影,只看到他留下的那张便条。

便条上给的理由是,他不想回到乌干达,因为那里的生活太艰难,“我想留在日本工作。”

乌干达是东非内陆国家,20世纪下半叶以来,因为连年内战和动荡,是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如今新冠大流行,国际社会一度担心,这个国家可能出现饥荒。

多名乌干达运动员曾在外国消失

仅仅因经济理由而出走?原因不得而知,朱利叶斯并非菜鸟运动员,他曾在多个国家参加国际比赛,为什么偏偏选在东京奥运前夕离队出走?

今年5月,他还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举行的非洲举重锦标赛上,斩获67公斤级别的铜牌。此前他还曾完成100公斤挺举和130公斤抓举,总重为230公斤。

令人遗憾的是,由于赛事配额制度,他刚刚错过奥运会入场券。

本月早些时候,乌干达总统约穆塞韦尼 (Yoweri Museveni) 告诫运动员要遵守纪律,并遵守新冠准则,以免让国家难堪。

上个月,乌干达橄榄球运动员詹姆斯·奥东戈,也在法国摩纳哥的乌干达橄榄球训练营中失踪,当时球队正在为奥运复赛做准备。

2017年,三名乌干达拳击手David Ayiti、Geoffrey Kakeeto和Muzamiru Mutyaba,在AIBA世界锦标赛结束后,从德国汉堡消失。

同样在2007年,三名橄榄球运动员Ramathan Govule、Brian Kikaawa和Fred Odur也在慕尼黑相关锦标赛中选择了离开。

加上朱利叶斯,最近几年,至少8名乌干达运动员在国外“失踪”。

这一次东京奥运会前夕,扔下纸条走人之前,朱利叶斯还留下了私人物品,留言请代表团成员带回乌干达,交给家中的妻子。

2018年,朱利叶斯在澳大利亚参加比赛
2018年,朱利叶斯在澳大利亚参加比赛

逃到200公里外?

离开酒店后,朱利叶斯在当地车站购买了新干线车票,目的地是200公里外的名古屋。

据《泰晤士报》报道,乌干达举重联合会主席萨利姆·穆索克表示,这名运动员原定于7月20日跟教练一起回乌干达,因为他不能参加奥运会。

穆索克对队员独自“逃跑”感到失望。“运动员失踪对这个国家不利。”谈到日本时,穆索克强调,因为坚持举办奥运会,日本已经饱受批评。

“我祈祷他们能找到这个男孩,”穆索克先生说,“日本政府早点找到这个男孩,然后我们将他从这项运动中开除。”

泉佐野市发言人福冈雄二回忆,他跟乌干达代表团人员一起,在周五也检查过运动员酒店房间,但他不在那里。

“我们只想尽快找到他,”福冈先生说,“他可能过得很艰难。”

乌干达代表还透露,失踪当日,当地时间下午6点左右,该国官员打电话给朱利叶斯,这位运动员接了电话,但他宣称自己不方便说话,随后便挂断了。

估计那时,他或许已乘车抵达200公里外的名古屋。因为早上6点30分左右,日本车站监控显示,他买下去名古屋的新干线车票(但不清楚他是否真到达了名古屋)。

名古屋是爱知县首府,根据日本政府最新数据,截至去年年底,约有150名乌干达人居住在爱知县,该人数居日本第二位。

朱利叶斯正在训练
朱利叶斯正在训练

团队曾有2人感染变种新冠

外国举重运动员擅自离开,让日本政府感到棘手。

作为首批来参赛的代表团,乌干达小组不是首次让日本卫生和监测系统警报了。

6月19日,乌干达代表团9名成员抵达日本后,先后有2名成员的新冠检测呈阳性。

该代表团刚刚到达东京近郊的成田机场,一名50多岁的教练就检测出感染后被隔离。

其余8名成员只有包车前往大阪泉佐野。几天后,另一个20多岁成员检测出感染新冠,跟他有过密切接触的7名日本官员和司机被隔离。

日本卫生官员说,这两名感染的乌干达人都携带了新冠三角洲变种病毒,但后来治愈。

戴口罩的朱利叶斯
戴口罩的朱利叶斯

出于对隐私的尊重,日本官方并未透露朱利叶斯是否就是那名感染过新冠的成员。

但这可能激化更多矛盾,毕竟新冠年按时办奥运,日本国民仍然存在着抵制情绪。

截止16日,东京的新冠病例达到1308例,是自今年1月下旬以来的最高感染记录。

从这周开始,东京第四次进入紧急状态,主办方也宣布禁止观众参加奥运会。

为了控制疫情,主办方已尝试限制运动员与居民之间的接触。

但这周,整个奥运会代表团中还是出现10例感染,其中包括一名运动员。

乌干达运动员失踪次日,东京奥组委发言人表示已知晓此事。

“我们了解到泉佐野市一直在寻找失踪者,”该委员会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希望很快就能找到这个人。”

日本人抵制奥运会,尤其在新冠期间
日本人抵制奥运会,尤其在新冠期间

“感觉就像我们在监狱”

朱利叶斯主动逃走,还让外界注意到在大流行阴霾下,运动员心理健康问题。

为了抗疫,奥运主办方试图让所有参与者保持在“泡沫”中,以防止新冠在日本国内传播。甚至规定,外国运动员的训练和活动空间,仅限于酒店和训练场馆。

这种情况下,英国举重运动员莎拉•戴维斯说,自己生活在泡沫中的感觉就像“监狱”。

“我们有一个我们称之为监狱的地方,”她在自己Instagram账号上发布的一段视频中说,当时,她正在一段人行道上一个人走路。

“我们可以在早上7点到10点之间走来走去,这是我们唯一被允许在外面走动的时间。”

“真的,感觉就像我们在监狱一样。但是,嘿,就这样……欢迎来到奥运会,新冠版的。”

澳大利亚篮球明星利兹·坎贝奇(Liz Cambage)
澳大利亚篮球明星利兹·坎贝奇(Liz Cambage)

日本对奥运控制严苛,微妙的是,东京仍允许多达5000名观众观看非奥运赛事。

官员对此解释说,奥运会是多个项目同时举行,人群聚集感染的风险更大。

为改变处境,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近期一直在会见日本官员。他已请求日本首相,如果新冠情况好转,允许更多观众进入奥运会场馆。

但这可能为时稍晚。

就在乌干达运动员可能踏上逃离列车之时,澳大利亚篮球明星利兹·坎贝奇(Liz Cambage)宣布退出比赛,原因是长期生活在“可怕的”泡沫环境中有心理健康风险。

需要强调的是,坎贝奇退赛有其它球场原因,但无疑,心理健康最能拿到台面上讨论。

“没有家人,没有朋友,没有球迷,在我的球队之外没有支持系统。老实说,这对我来说很可怕,”这位四届美国WNBA全明星7月16日在一份声明中说。

如今东京第四次进入紧急状态,主办方也宣布禁止观众参加奥运会
如今东京第四次进入紧急状态,主办方也宣布禁止观众参加奥运会

(图片全部来自网络)

资料来源:

https://the-sportsnation.com/2021/07/16/olympics-ugandas-ssekitoleko-vanishes-in-japan/

https://thehill.com/blogs/blog-briefing-room/news/563356-officials-searching-for-ugandan-athlete-missing-near-olympic?rl=1

https://english.kyodonews.net/news/2021/07/37a6d0d3d253-urgent-ugandan-olympic-athlete-training-in-japan-goes-missing.html

https://www.nytimes.com/2021/07/16/world/asia/japan-uganda-missing-olympics.html

————————
全现在全新打造“液态青年”公众号,微信搜索“液态青年”(liquidyouth):关心青年人的工作、生活和精神世界。

阿井

88 篇文章

凌晨五点半,看海棠花开!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