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郑州暴雨中,他们困在车厢里

姚家怡 / 等3人
7-21

扫码下载APP

呼救声透过仅存的手机余电,从这座城市的各个角落传来。

7月21日凌晨两点28分,郑州市陇海路和钱塘路交叉路口的高架桥下,一台B5路公交已经在暴雨中被困超过11小时。

根据车上一名女乘客向全现在的讲述,雨水已漫过车门流进车里,连同司机在内,车上共有12人被困。他们一直用着仅余的电量向救援队求助,用手机电筒向外打灯。电话那端,女乘客的语气焦急不安,据她透露,车里还有三名老年人,和一名心脏病患者。由于从被困起就没有喝水也没有饭吃,心脏病人已经低血糖到虚脱。而在这条车道上,许多公交车仍被困着。

7月20日,郑州市在暴雨中回家的人们。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7月20日,郑州市在暴雨中回家的人们。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根据郑州气象局统计,仅7月20日16时至17时,郑州市一个小时的降雨量就已经达到了201.9mm,接近其常年平均全年降雨量的三分之一;而自17日以来,三天的降雨量已相当于一年的降雨总量。

呼救声透过仅存的手机余电,从这座城市的各个角落传来。

在地铁2号线和5号线换乘的南五里堡站,有乘客自20日下午6点被困,一直等待至次日凌晨一点,仍未得到救援。在郑东新区,凌晨零时有小区住户听到,临近的建筑工地里有人喊着救命,但无法看清工地的情况。

这些只是昨晚郑州市内因暴雨而发出的众多求助信息中的三则。这个创建于7月20日下午5时的微博话题“河南暴雨互助”,截至21日凌晨四时,已经发布了3.5万条话题消息,总阅读量达到16.7亿。而参与救助的卓明灾害信息服务中心简报显示,其在20日19时40分发布求助信息渠道后,截至21日1时56分,已收到4108条求助,且数量仍在不断增长。

来自7月21日早晨的官方消息称,这场暴雨目前已造成郑州市区12人死亡。

郑州市20日下午的街道情况。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郑州市20日下午的街道情况。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泡在暴雨中

郑州市民成韦是在7月20日下午三点接到通知的——公司让员工提早下班回家。彼时,他的朋友圈已经出现了公路上车被水淹、家里进水的视频。离开公司时,成韦发现,地上的积水已经没过了半个车轮。

他和平时一样,上了地铁三号线。原本要在东大街换乘,但地铁并没有在那站停下。“我在车厢里看,(站台)直接像是天上下雨一样,很像水帘洞。”成韦向全现在描述东大街站台当时的状况,据他估计,淹水的深度已超过10厘米。

由于无法换乘,成韦只得在下一站出了地铁。在路面上,他看到一台公交车已经抛锚,打车软件的排队已经超过100人,他只能骑共享单车回家,“我往北走,那一路上的水,最少(淹)到小腿肚,最高到胸部底下,底下全是积水”。而彼时,雨依然在下。

成韦身高有1米8,到了淹水最严重的地方,水能没过他的小腹。在水深处,单车无法再向前骑,他提供的照片可见,积水已没过车把,他便锁上车,淌水往前。如此重复了两次,才回到家。原本只需35分钟的路程,这个下午成韦花了三个小时。在社交媒体中,他描述自己是“游”回家的。

成韦回家路上的环境。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成韦回家路上的环境。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那会儿雨量大,(天色)跟晚上一样,当然也没有晚上那么黑,就是非常昏暗,怕是肯定怕的。”成韦回忆,路上行人大都是踮起脚走路的,因为怕积水下有翻开的井盖,还有人拿着根竹子边敲边走。一路上都能看到抛锚的车,还有辆120救护车泡在水里动不了。

市民张强的车也被泡在了这场大雨中。

7月20日下午5点左右,他打算离开公司。彼时从窗口望下去,附近路面积水不深,看起来像是刚没过脚踝的样子,张强决定开车回家,“不把车开走,可能就淹在车库里了”。

于是他开着SUV公司驶出公司——门口的那条路上水确实不多,刚没到轮胎中间的位置;几分钟后,开到金水路时,水位已经没过了整个轮胎。张强“开始感觉有点不妙”,他顺着农业路一路往西,看到有交警站在农业路和平安大道的交叉口指挥,说是前路不通。

彼时,水已经齐腰深了。

看着路面上停着的车,张强最初以为是在等红灯。直到几十分钟后自己的车在水里熄火,他才清楚这场暴雨的严重性;而直到水没过车窗,他才意识到,自己正在遭遇多年不遇的灾害。

张强跟着导航转上了平安大道,前方水里正停着几辆小轿车,他没其他路可走,索性抱着自己车底盘高的侥幸心理试图开过去,结果车还是熄火“趴那儿了”。这时的雨大到几乎看不清外面,水先是淹到了车窗下,很快便没过车窗玻璃,并且透过车缝开始流进车里。

一辆大型车从旁边经过,掀起一阵水浪,张强的车也跟着水浪晃动、漂起,“像坐船一样”,等到他缓过神来,自己的车已经漂到直接掉头了。在接下来的几分钟,张强分别给家人和保险公司打了电话,按照保险公司的指示,不要再开火,拍好照、锁好车门离开,“先保证人身安全”。此时他得知,已经有百十辆同车型的车被困在雨里等待救援。

7月20日,郑州火车站门口的汽车被淹。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7月20日,郑州火车站门口的汽车被淹。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张强想要下车,但车门被外部的水压压到打不开,他只能用力打开一条缝,让水慢慢流进车里,一直到水位与方向盘持平时,才得以推开车门逃出去。

下车的地方离家还有十几公里远,而亲戚家要近很多,张强打着伞,将装着证件、手机和电脑的背包抱在胸前,“游泳似的”趟了两三公里,敲开了亲戚家的门。

此时更多的人正被困在地铁上。根据郑州市委宣传部的消息,昨日下午6时许,郑州地铁已经下达全线网停运指令,而五号线列车因有积水冲垮出入场线挡水墙,导致在海滩寺街站和沙口路站隧道列车停运。

网络上流出的地铁车厢视频显示,车厢内外全是泥水,水位已经到达女性乘客胸口的高度。来自新华社的视频报道中,一名五号线的乘客表示,他们在车厢内被困了将近一个小时,而救援人员直至晚上8点35分才到达该乘客的车厢。

刘可当天也乘坐了五号线。下午五点,她走出地铁站时,得知地铁站就要封闭了,“我们几个女生一起扶着走,刚开始水到膝盖,走了一段就到腰了,一个女生没站稳被冲走了,”她向全现在描述,当时几个人倒在一块,而她最终被一个大哥拉住,扶到地铁口。

在地铁站,她眼看着外面的雨水向地铁口灌进去。由于受到惊吓,她当时一直在哭。

成韦在20日下午3时许在地铁车厢内拍得的站台情况。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成韦在20日下午3时许在地铁车厢内拍得的站台情况。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有地铁五号线乘客接受《冰点周刊》采访时称,“最可怕的时候是在晚上九点左右,当时窗外的水已经差不多一人多高了,向后看,车厢后半截水也已经到顶,大家都向前聚在前三节车厢,我当时处于1、2节车厢的中间处,算是人群的中间位置。水继续漫上来,人群后半截,水流基本已经漫到了脖子,最前面的部分也都到了胸口的位置。这个时候车厢开始出现缺氧的状况。”而当看到车厢外水位过了头顶后,她开始用仅存的手机电量向家人交代后事。

7月20日晚上,越来越多的求助信息显示,在地铁站内或站口处有市民被困。根据郑州消防在21日凌晨0:48发布的消息,当地消防部门已迅速出动60名救援人员参与地铁救援,截至消息发布时,共疏散群众300余人。

一位被困者的女友向全现在转述,在郑州南五里堡地铁站内靠近E口有一两百人被困,其中有老人和小孩,站外的水已经快没到肚子的高度。直到21日凌晨一点多,她才联系到关机3个多小时的男友,对方表示还在等待救援。

郑州市委宣传部在今晨4时许发布的消息,郑州地铁共疏散群众500余人,其中12人经抢救无效死亡、5人受伤,伤者均已送医。央视网在今晨发布消息称,郑州市二七区郭家咀水库发生溃坝,贾鲁河、伊河等发生险情,河南省防指于7月21日凌晨3时将防汛应急响应级别由Ⅱ级提升为Ⅰ级。

30小时滞留在火车上

求救声同样来自郑州周边的铁路上。

暴雨使得多列途径郑州的火车停驶,临时停靠在附近站点。截至7月21日凌晨一时,全现在联系到K226、K599、K507、K31、K15及K206这六辆列车的乘客,他们所乘列车均因暴雨停驶,其中停驶时间最长的已经超过30小时。

7月21日,在郑州东站,众多市民被困在火车站地库。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7月21日,在郑州东站,众多市民被困在火车站地库。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钟升是在7月19日下午三点半从许昌站坐上K226次列车的,这是从广州开往兰州的快车,她买了硬座。一个多小时后,列车经过郑州站时遇上暴雨,继续往前开了20多分钟后,火车在郑州市中原区铁炉站停了下来。

“车上虽然饿,但是安全有保障,”钟升告诉全现在,此时她已经在车上滞留了超过30个小时。她看到新闻,感觉其他地方的灾情更严重。列车上有电,但缺水,7月20日,列车员给乘客们煮了白粥,因为车上只有大约50个小碗,有的乘客要只能喝前面的人喝过的碗。

由于车外一直在下雨,在滞留的30多个小时里,乘客非紧急情况不得离开车厢。7月20日晚上9点左右,新一批物资送达,钟升拍下的视频中,方便面等食品先发给了老人、小孩。

毕鸣家的老人和小孩都在K507次火车上,他们原本考虑只是短途搭乘,买的是硬座票,但截至7月20日晚上12时,他们在郑州西北部的上街站已经滞留超过30小时。毕鸣很担心家人,毕竟在火车上吃喝都比较困难,硬座坐太久也很难受。

7月21日凌晨一点,全现在联系到杨强时,他所乘坐的K206正滞留在巩义市火车站。据他透露,火车滞留亦已超过24小时。车上电力会间歇性供应,饮食等物资也都能买到。

“主要是吃喝消费不起了,太贵了,而且火车不通的话,还得想办法打出租车坐大巴车走。”杨强觉得,滞留对他最大的影响就是饮食和交通的花销大了,一天光买食物要花去六七十元。

据中国铁路集团的消息,包头至广州的K599列车在7月20日下午4时因暴雨停车,因暴雨淹没铁路,水流冲击导致路基下沉,K599次列车机的后第3和第4位车辆发生倾斜。

李蕾目睹了整个倾斜过程。她是K599次列车2车厢的乘客,在的位置正好靠近3车厢。她告诉全现在,倾斜不是突然发生,人群也转移得较快,所以没有人受伤。从李蕾提供的拍摄于下午5时18分的视频可见,铁道上的石子被大雨冲走,轨道旁的墙也倒了。随着雨越下越大,火车一直停在路上,雨水逐渐冲成了一个漩涡,慢慢地把铁轨下面的石子全部冲掉了。

从K599车厢往外拍摄的视频。视频由受访者提供

随后,李蕾所在的2车厢也开始倾斜,车厢乘客便向后转移至其他车厢。据李蕾了解,倾斜车厢已经进行了人工断开,而火车则在昨晚往回开,晚上11点左右,停靠在距离郑州北站不到4公里的南阳寨站。

“晚上7点左右停电了,停电后,大家都一直在说热,毕竟火车窗户开不了特别大,人又多。”李蕾告诉全现在,南阳寨站候车厅的座位不多,很多乘客就坐在地上。车站和月台不像车内那么闷热,她觉得舒服多了,只是买不到水喝,“我一直在刷微博,看好多人都在那水里泡着,然后还有什么变压器爆炸,肯定都比我们这要危险得多”。

7月21日凌晨一点左右,K599列车恢复了电力,乘客也都回到了车厢内。李蕾透露,但直至21日早上6点半,列车仍然滞留在南阳寨站,乘客也不知道接下来的安排如何。

“现在物资好像也过不来,我是没吃的了。”李蕾认为,目前乘客最大的问题就是“断粮”。

20日晚,K599次列车乘客在南阳寨站。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20日晚,K599次列车乘客在南阳寨站。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7月21日早6点开始,“河南暴雨互助”的话题热度再次上升。在刚刚过去的这个雨夜,因为多地停电,多名郑州市民对全现在表示,他们要留着手机中仅存的电量,好和家人联系。接近凌晨1点时,成韦站上了家中的阳台——那是信号最好的地方。电话里,他说附近小区都停电了,他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停;听说水库会有危险,他需要思考晚上剩下的时间用来做什么,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不能睡得太死。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均为化名)

————

全现在全新打造“液态青年”公众号,微信搜索“液态青年”(liquidyouth):关心青年人的工作、生活和精神世界。

姚家怡

70 篇文章

那就说点什么吧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