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图集 | 一半洪流围困一半致命高温,地球深陷水深火热中

7-24

17 张图片故事 »

扫码下载APP

“百年一遇”、“千年一遇”甚至“五千年一遇”等表现天气极端性的词汇越来越常见。这些正发生的致命灾难,让人难以否认,极端天气确实越发强烈且频繁。
7月22日,河南郑州,暴雨过后,车辆躺在洪水中。
7月22日,河南郑州,暴雨过后,车辆躺在洪水中。

地球正深陷水深火热之中。

世界气象组织日前表示,整个北半球的天气模式显示今年夏天不寻常的“行星波状模式”(planetary wavy patterns——行星波是大气环流的大规模扰动,围绕一个完整的经度圈连贯延伸),这给各地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炎热、干旱和潮湿。

连续三天的极端暴雨落在河南。汹涌的洪流奔腾而来,城区内涝成为汪洋,水库与河流溃坝或溃堤,泥石流吞没住房。来不及逃走的人们受困于淹水的马路、地铁系统和隧道。一声声微弱的呼救,通过手机从呼吸困难的狭小空间发出。

从7月17日20时到20日20时,郑州的过程降雨量达617.1mm,相当于三天下了以往一年的雨量;7月20日16时到17时,短短1个小时内,郑州的降雨量达201.9mm,超过中国大陆小时降雨量的历史极值。

据7月24日召开的河南省防汛应急发布会,截至7月23日22时,此轮强降雨造成河南省133个县(市、区)1306个乡镇757.9万人受灾,57人遇难、5人失踪。洪水虽正陆续消退,但灾害仍在持续。

7月21日,在位于新107国道附近的河南省许昌市长葛市大周镇小河董村,救灾人员利用铲车疏散和转移被困村民。
7月21日,在位于新107国道附近的河南省许昌市长葛市大周镇小河董村,救灾人员利用铲车疏散和转移被困村民。

与此同时,史诗级暴雨和洪水席卷德国、比利时和荷兰等西欧国家。比利时内政部长安妮利斯·韦斯登将此次灾害描述为“我们国家有史以来已知的最大自然灾害之一”;此次洪水亦成为德国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致命的自然灾害。

而距西欧不远处,斯堪迪亚维纳半岛正忍受持续的热浪,莫斯科迎来120年来最高气温。

与德国、河南几乎同纬度的北美西部上空被罕见“热穹顶”笼罩。道路受热膨胀裂开,电车电缆被烧出洞,数百人死于高温,水生物干枯而亡,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用“千年一遇”形容此次高温状况。

无论是在媒体报道中,还是在专家的分析里,“百年一遇”、“千年一遇”甚至“五千年一遇”等表现天气极端性的词汇愈发常见。尽管需大量科学分析才能将气候变化与各地正发生的灾难联系起来,但难以否认的是,极端天气确乎更加强烈且频繁。

世界气象组织表示,气候变化增加了极端天气事件的频率,许多单一事件已经被证明因全球变暖而变得更糟。

水深

当致命暴雨侵袭河南,西欧各国已遭受洪水的重创。在德国、比利时和荷兰等西欧国家,短短两天,相当于两个月降雨量的暴雨,将平静的河流变成汹涌的洪水,撕裂土地,席卷车辆,摧毁房屋,造成超200人死亡,数百人下落不明。

当地时间7月16日,德国科隆区政府提供的航拍照片显示,在埃夫斯塔特镇,洪流将地面撕开一个巨大的口子,四周房屋随之沉陷。
当地时间7月16日,德国科隆区政府提供的航拍照片显示,在埃夫斯塔特镇,洪流将地面撕开一个巨大的口子,四周房屋随之沉陷。

在德国科隆附近的埃尔夫施塔特镇,洪流将地面撕开一个巨大的口子,四周房屋沉陷。德国西部灾情尤为严重。连续两天强降雨过后,莱茵河支流阿尔河水位暴涨决堤,山区舒尔德村(Schuld)几乎被吞没,岌岌可危的桥梁满是树枝和建筑残骸,试图抢救财物的人们蹚过齐膝深的泥泞。

德国总理默克尔勘灾后称,洪灾规模“超出现实想象、极其恐怖”。她说几乎无法找出合适的词汇描述灾害的程度。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政界人士蜂拥而至洪灾现场时,无论党派立场如何,他们都一致认为,气候变化是这次创纪录强降雨及后续灾难的原因。

气象组织指出,德国上空出现了一个接近静止的低压天气系统,这一不稳定的斜压系统通常在有限的区域内缓慢移动,并导致强降雨。

当地时间7月16日,德国山区舒尔德村(Schuld),连续两天强降雨过后,莱茵河左支流阿尔河水位暴涨决堤,被冲垮的房屋残骸掺杂树枝将房屋包围。
当地时间7月16日,德国山区舒尔德村(Schuld),连续两天强降雨过后,莱茵河左支流阿尔河水位暴涨决堤,被冲垮的房屋残骸掺杂树枝将房屋包围。

比利时、瑞士和科索沃等地亦受到影响。在比利时列日市,默兹河决堤,当地人被迫乘船出行,韦尔维耶市的洪水沿着街道将车冲走。瑞士首都伯尔尼的河流决堤,以每秒560立方米的破纪录水量泛滥。英国首都伦敦的交通网络因洪水陷入瘫痪。随着洪水泛滥,阿尔卑斯山一带出现山泥倾泻的危险。

当地时间7月16日,比利时列日省安格勒,洪水过后,街道变河道,一名男子划船行驶。
当地时间7月16日,比利时列日省安格勒,洪水过后,街道变河道,一名男子划船行驶。
当地时间7月18日,科索沃普里什蒂纳,暴雨过后,一名男子在被洪水淹没的广场钓鱼。
当地时间7月18日,科索沃普里什蒂纳,暴雨过后,一名男子在被洪水淹没的广场钓鱼。

造成洪水的因素很多。世界气象组织秘书长彼得里·塔拉斯表示,气候变化是今夏席卷西欧地区的暴雨和洪水的根本原因。

据世界气象组织公布的数据,2020年是有记录以来最暖的三个年份之一,比工业革命时代高出1.2(±0.1)℃。德国波茨坦气候影响研究所教授斯特凡·拉姆斯托夫(Stefan Ramstorf)表示:“地球大气每升温1℃,就能多吸收7%的水蒸气,并在日后形成降水。”

当地时间7月18日,德国西部莱茵兰-普法尔茨,毁灭性洪水逐渐消退,满是废墟的泥泞街道上,一名男子推着独轮车经过一栋整面墙轰塌的房屋。
当地时间7月18日,德国西部莱茵兰-普法尔茨,毁灭性洪水逐渐消退,满是废墟的泥泞街道上,一名男子推着独轮车经过一栋整面墙轰塌的房屋。
当地时间7月17日,比利时罗什福尔镇,暴雨和洪水过后,小男孩帮忙清淤。
当地时间7月17日,比利时罗什福尔镇,暴雨和洪水过后,小男孩帮忙清淤。
当地时间7月16日,比利时韦维耶,一名女子站在屋外清理淤积在家中的泥和水。
当地时间7月16日,比利时韦维耶,一名女子站在屋外清理淤积在家中的泥和水。

苏黎世大气与气候科学研究所的塞巴斯蒂安·西佩尔博士(Sebastian Sippel)解释全球变暖的影响时,称:“从长远来看,全球变暖带来的额外水分将导致更多的降水,特别是在大雨的时候。”

气候变化使得全球变暖,导致更多的水分蒸发,这意味着空气中能够容纳更多水分,暴风雨期间会下更多的雨,洪水的风险增加。

火热

极端天气的另一面,是极端的高温。

西欧和河南被泛滥的洪水围困时,向来凉爽的北欧却被持续的热浪所笼罩。根据芬兰气象研究所的数据,该国记录了有史以来最热的六月,且热度延续到七月。在该国南部热浪持续了27天,这是自1961年以来芬兰最长的一股热浪。在莫斯科,气温追平当地120年前同期最高纪录历史。

罕见的高温同样席卷美国西北部、加拿大西南部等地。美国华盛顿州、俄勒冈州、加州大范围打破历史纪录,向来以“温和宜居”著称的西雅图最高气温一度高达42℃,大幅打破纪录。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小镇莱顿气温甚至达到49.56℃,较当地常年气温偏高10℃以上。

俄罗斯 | 莫斯科遭遇120年来最热高温天气

当地时间7月14日,俄罗斯莫斯科,当地持续高温暑热天气,孩子们在广场喷泉玩耍。俄罗斯气象部门于7月13日表示,在6月份创纪录的热浪之后,该国可能会迎来有记录以来最热的夏天,这是由于气候变化造成的。据俄罗斯气象部门消息,莫斯科遭遇历史性热浪,最高气温追平当地120年前同期最高纪录。

科威特 | 超50℃热浪来袭,鸽子扎堆树下乘凉

当地时间7月2日,科威特遭遇罕见高温,鸽子扎堆躲在树荫下乘凉。据当地媒体报道,科威特北部城市阿尔贾赫拉气温达到53.5°C,使得科威特成为世界上最热的城市之一。而就在此前两周,科威特南部城市努瓦西布气温达53.2℃,在当时创下2021年全球最高气温的记录。进入21世纪,科威特一直在见证不断刷新纪录的高温天气,科威特历史上最热的10年是在2005年之后,而这10年中最热的几年是在2014年之后。尽管科威特是一个沙漠国家,但持续飙升的高温敲响警钟,这是气候异常变化的迹象之一。科威特气象学家艾萨·拉马丹(Essa Ramadan)称:“在同一时期,平均气温不会超过46℃,但科威特的气温比平均水平高出3℃-4℃。”

加拿大 | 世纪高温引发170处山火,一座小镇被火海吞噬

当地时间7月1日,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利顿镇,百年小镇突发野火。覆盖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中南部的极端高温天气还未褪去,多地接连发生山火,截至当地时间7月3日,全省范围内有170多处火场在燃烧。该省利顿小镇突发大火,15分钟内几乎夷为平地,2人葬身火海,约250名镇民被迫全员逃难。而就在火灾发生的两天前,该镇报告49.6℃的高温记录。

美国 | 西部各州遭遇极端干旱,全美最大水库水位跌至历史新低,湖泊干涸鱼类干枯而亡

当地时间7月3日,美国内华达州,当地旱情严重,干涸的小瓦肖湖岸鲤鱼干枯而亡。6月以来,美国西部约有88%的地区遭遇极端干旱,是美国干旱检测20年历史中最严重的一次,受影响人数或超5838万人。哥伦比亚大学研究人员丹尼尔·格里芬(Daniel Griffin)更是发表报告称,集中于西南部的旱情严重程度或创造1200年来之最。加利福尼亚州、亚利桑那州、犹他州和内华达州的旱情最为严重,在内华达州和亚利桑那州交界地带,全美最大水库米德湖水位跌至1930年代蓄水以来新低,2500万人的用水问题因此受影响。而美国垦务局(Bureau of Reclamation)预计,在11月前,水位将持续下跌。面对无力缓解的旱情,犹他州州长甚至要求人们祈祷下雨。

美国 | 西部数十处野火吞噬百万英亩土地,浓烟横贯东海岸,纽约空气指数爆表

当地时间7月10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贝克沃斯综合火灾在当地肆意蔓延,摧毁多栋住宅,消防人员在火灾现场参与灭火工作。美国加州消防局的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加州火灾和烧毁的面积比去年同期要高得多。在极端干旱条件的催化下,除水资源短缺,西部各州野火爆发的风险陡升。据美国西南协调中心的预测服务经理查克‧麦克斯韦(Chuck Maxwell),六月份西南大部分地区都存在“高于正常水平的重大火灾隐患”。数十处野火在西部各地爆发,超100万英亩土地被大火吞噬。而在俄勒冈州南部火情尤为严重。据CNN报道,美国官员周四(7月22日)称,美国最大野火布特勒格山火已在俄勒冈州烧毁近40万英亩土地。西部大规模野火产生的浓烟横贯东海岸,漂至几千公里外的纽约上空,致使该市周三空气质量指数飙升至154,达2006年以来历史最差水平。

巴西 | 近百年最严重的干旱来临,水位下降电价上涨

当地时间7月19日,巴西米纳斯吉拉斯州,圣何塞达巴拉的弗纳斯湖。当地的干旱导致弗纳斯湖的水位下降,从而使得用电成本升高。今年五月,巴西政府机构发出干旱预警,该国南部和中部正面临91年来最严重干旱。伊瓜苏瀑布连续第二年缺雨,曾经从悬崖倾泻而下的巨大水量,如今变为涓涓细流。旱情加剧了人们对影响水力发电和农业的能源配给担忧,巴西近70%的电力来源于水力发电站,其中70%以上的能源来自东南部和中西部,受干旱影响,大部分水电站已超负荷运转。同时亚马孙森林火灾的风险也在加剧。

伊朗 | “死去”的伊朗乌鲁米耶湖变“血海”

当地时间7月6日,伊朗乌鲁米耶,乌鲁米耶湖因干旱面临干涸的危机,湖水变成“血红色”。据报道,伊朗的乌鲁米耶湖曾经是世界第三大咸水湖,面积上千平方公里。进入21世纪,由于持续的干旱、气温升高、水的过度使用以及横跨湖面的堤坝建设,到2017年底,该湖已经缩减到以前的10%。

本文图片来源:视觉中国、法新社

参考资料:

https://news.mongabay.com/2021/07/amazon-and-cerrado-deforestation-warming-spark-record-drought-in-urban-brazil/

https://www.cnn.com/2021/07/22/weather/us-western-wildfires-thursday/index.html

https://www.cnn.com/2021/07/21/weather/us-western-wildfires-wednesday/index.html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57750188

https://news.un.org/zh/story/2021/07/1088212

https://chinese.aljazeera.net/news/2021/7/4/%E7%BB%98%E5%88%B6%E4%B8%96%E7%95%8C%E6%9C%80%E7%83%AD%E6%B8%A9%E5%BA%A6%E5%9B%BE

https://gulfnews.com/world/gulf/kuwait/why-kuwait-is-one-of-the-hottest-places-on-earth-1.80465689

http://www.xinhuanet.com/tech/2021-07/22/c_1127680472.htm

曾用名

277 篇文章

长点心吧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