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肆虐欧洲的洪水过后,德国灾难预警机制受到质疑

7-25

扫码下载APP

许多居民说并没有得到警告。

本月,欧洲受到60年以来最具破坏性的洪水袭击,目前已经造成210人死亡。在受害最严重的德国,遇难人数超过180人,仍有150人失踪,但救援人员表示,生存希望渺茫。

居民们纷纷走上街头,从损坏的冰箱到废弃的汽车,他们面临的是堆积在路边的数万吨垃圾和残骸,可能需要几周的时间来处理。

洪水退去,但人们心中仍然充满担忧:德国的备灾系统出了什么问题?

2021年7月18日,德国西部尤斯基兴,洪水过后各种物品被堆放在建筑物外。图片:CFP
2021年7月18日,德国西部尤斯基兴,洪水过后各种物品被堆放在建筑物外。图片:CFP

无效警报

24日,美联社报道了德国西部莱茵兰-普法尔茨州阿尔韦勒县的受灾情况。这里是德国受灾最严重的地区,有132人在洪水中丧生。

和其他居民一样,66岁的古董书商沃尔夫冈·胡斯特知道洪水即将来临。但他说,没有人告诉他这场洪水会有多糟糕。

7月14日晚上8点左右,胡斯特听到了警报器传出的第一次严重警报,要求居民撤离,或搬到靠建筑物的更高楼层。然后又是一阵紧急警报声,教堂钟声也响了起来,接着是一片寂静。

“这很恐怖,就像在恐怖电影中一样。”他说。

胡斯特急忙去了地下车库,想救出车辆。当他把车停在街上时,水已经齐膝高,他又回到室内躲避。仅仅五分钟后,他透过窗户看到,车子已经开始在街上漂流。

据估算,胡斯特的古董书商店的损失超过20万欧元,有许多可追溯到16世纪的书籍被损毁。

“警报响的声音太短了。”胡斯特说。

2021年7月15日,德国舒尔德,暴雨引发洪水灾害,房屋遭破坏。图片:CFP
2021年7月15日,德国舒尔德,暴雨引发洪水灾害,房屋遭破坏。图片:CFP

与其他国家的警报机制不同,德国无法向公民集体发送关于极端天气事件的短信,只能靠城镇里的警报器发出预警。其中部分原因是希特勒纳粹政权时的压迫性监视历史,使得人们格外注意数据信息保护。20日,德国政府要求搁置长期存在的隐私问题,允许直接向潜在受灾地区的人们发送手机警报。

警报器的响声让居民们顿时懵了。洪水来得太迅猛,断电之后,警报器也没了用处。还有些地区,根本没有响起警报,消防员不得不挨家挨户敲门,告诉居民们该怎么做。据德国《明镜周刊》报道,在科隆北边的伍珀塔尔市郊区,一位修道士敲响警钟才提醒了居民洪水到来。

胡斯特承认,几乎没有人能预测到水位上升如此之快,迅速冲垮了城镇。但他指着山谷对面的一座大楼,那里是德国联邦民防办公室的所在地,来自德国各地的急救人员在那里训练,预防可能发生的灾难。

“它应当起作用,但是没有,”胡斯特说,“国家应该做的并没有做到。”

德国当局确实收到了欧洲洪水预警系统的预警。除了消防员,智能手机上安装了灾难预警应用程序的用户也在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但此类应用程序并未得到广泛使用。

洪水过后,德国莱茵兰-普法尔茨州政府立即展开救灾工作,但他们拒绝对灾难发生时可能存在的错误做出评论。

2021年7月23日,德国阿尔韦勒,洪灾给居民房屋造成损坏,民众清理。图片:CFP
2021年7月23日,德国阿尔韦勒,洪灾给居民房屋造成损坏,民众清理。图片:CFP

断裂的预警系统

欧洲水文专家汉娜·克罗克(Hannah Cloke)指出,2002年,欧洲发生致命洪水后建立了欧洲洪水预警系统,在洪水来临前几天已经向欧洲当局发出了预警,相关国家得到信息后应当做出反应。

克罗克表示,最近的洪水暴露了系统的“链条断裂”:“德国有一个‘支离破碎’的系统,涉及不同州的许多不同部门,导致各地做出了不同的反应。”

德国气象局的一位发言人表示,他们已经发布了一些极端降雨的警告,但是还要由其他机构来确定洪水风险,决定如何采取行动疏散人员或其他措施。

莱茵兰-普法尔茨州的环境部门则表示,他们对主要河流发出了洪水警告,但支流和小河流的信息并不详细,因此无法总能防止洪水泛滥。

“人们在这里看到的是一片废墟。有些人失去了亲人,有些人已经死亡,”现在协调救灾工作的州官员托马斯·林纳茨说,“我非常能理解这种愤怒。但另一方面,我不得不再说一遍:这是一起没人能预料到的事件。”

德国联邦灾难机构BKK的负责人阿明·舒斯特 (Armin Schuster) 向德国公共广播联盟ARD承认:“我们的工作并没有达到应有的水平。”

2021年7月15日,德国科德尔,火车在洪水中行驶。图片:CFP
2021年7月15日,德国科德尔,火车在洪水中行驶。图片:CFP

目前,BKK正在查明冷战结束后有多少警报器已经被拆除。德国还计划采用一种“手机广播”的系统,在特殊情况下可以向特定区域的所有手机发送警报。

在莱茵兰-普法尔茨州另一个受灾严重的辛齐希镇,居民海科·兰姆克回忆起消防员如何在凌晨2 点前来敲门。然而这个时候,洪水已经在阿尔河上游的阿尔韦勒县造成了严重破坏。

兰姆克说,尽管2016年也发生过洪水,但没有人预料到阿尔河的水位能够没过居民区。20分钟内,水淹没了兰姆克家的一楼。在他家附近的残疾人辅助生活住宅中,有12名残疾人死于洪水。目前警方正在调查那里的工作人员是否失职。

专家表示,由于气候变化,此类洪水将变得更加频繁和严重,各国都需要进行适应。通过修改对未来洪水风险的预估方法、改进预警系统、提高人们应对灾难的警觉,避免更严重的损失。

前所未有的洪水过后,人们终于知道了应对气候灾害的必要性,但兰姆克说:“也许离开会更好。”

2021年7月21日,德国莱茵兰-普法尔茨州,在洪水袭击后,警察乘皮划艇执行任务。图片:CFP
2021年7月21日,德国莱茵兰-普法尔茨州,在洪水袭击后,警察乘皮划艇执行任务。图片:CFP

洪水重塑德国政治

德国前总理赫尔穆特·施密特以应对1962年汉堡致命洪水而闻名,作为当时的汉堡联邦议会议员,他动用一切手段来进行救援,甚至超越他的法定权力,包括要求联邦国防军参与救援,当时的宪法还禁止将军队用于“内政”,直到 1968 年才添加了允许参与救灾的条例。凭借这次建立起的强硬有力形象,70年代施密特成功当选德国总理。

2002年大选前,另一位前总理格哈德·施罗德在民调中落后于对手,然而面对突如其来的欧洲大洪水,施罗德迅速制定应对策略,他沿着易北河趟过浑水的照片也帮助他赢得了又一个总理任期。

2002年欧洲洪水,时任德国总理施罗德(左)来到灾区。图片:twitter
2002年欧洲洪水,时任德国总理施罗德(左)来到灾区。图片:twitter

今年9月,德国再次迎来大选。与以往不同的是,除了任期即将结束的默克尔还在支撑,没有任何一位主要候选人在灾害面前展现出领导水平。

据《纽约时报》报道,洪水以来的第一次民意调查显示,默克尔接班人、基民盟的阿明·拉舍特 (Armin Laschet) 和绿党的安娜莱娜·贝尔博克 (Annalena Baerbock) 这两位主要候选人的受欢迎程度均有所下降。

目前基民盟的支持率降至 28%,而绿党则维持在19%左右。而根据Forsa民意调查小组发布的数据,当受访者被问及如果不考虑政党他们会投票给谁时,只有 23% 的人表示支持拉舍特。

洪水发生后,17日拉舍特被拍到与同事聊天时大笑的镜头,受到了德国公众激烈的批评,随后他发表了道歉声明。《明镜周刊》的一项民意调查则显示,60% 的德国人认为拉舍特是一位糟糕的危机管理人员。

拉舍特是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长,该州是德国受灾第二严重的地区。20日,默克尔和拉舍特访问了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遭受洪水蹂躏的市镇,拉舍特对清理泥土的志愿者拍了拍肩膀以示鼓励,并向受害者表示哀悼。

他尝试用一种更具政治家气质的语气说:“我们无法让他们回来,也无法对幸存者的痛苦发表评论,”他承诺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的紧急援助将会再提高一倍,“这样我们也在尽自己的一份力量。”

2021年7月20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左)、基民盟主席阿明·拉舍特(右)访问了德国西部北莱茵-威斯特伐利亚州的受灾城市。图片:CFP
2021年7月20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左)、基民盟主席阿明·拉舍特(右)访问了德国西部北莱茵-威斯特伐利亚州的受灾城市。图片:CFP

21日,默克尔政府批准了一项2亿欧元的紧急援助计划,按照受灾程度不同分发给各州,这笔钱将立刻用于援助灾民。后续预计还需要60亿欧元来修复受损的基础设施,包括道路、桥梁、住房和其他建筑。

在洪水中唯一能找到政治优势的应该是绿党,他们几十年来一直在推动德国加快向绿色经济转型。尤其在年轻选民中,绿党非常受欢迎,他们帮助绿党取代社会民主党成为第二受欢迎的政党。

但最近,安娜莱娜·贝尔博克最近出版的一本书面临抄袭指控,她的个人简历也因为一些地方描述不清被怀疑“注水”。

让贝尔博克立场更尴尬的是,她没有像其他竞争对手一样担任高级职位,因而并没有机会公开访问受灾地区。在访问莱茵兰-普法尔茨州时,她没有带新闻媒体成员一起去。

在此后的几次采访中,贝尔博克继续呼吁德国加快停止使用煤炭。德国和捷克共和国、波兰并列是欧盟三大煤炭燃烧国。2020年7月,德国决定最迟在2038年完全结束燃煤发电,这比许多欧盟国家晚得多,大多数国家的淘汰日期为2030年或更早,而比利时和奥地利等其他国家已经从能源结构中淘汰了煤炭。

洪水过后,绿党不再是唯一发出环保呼吁的政党,但他们在民众心中仍然处于最醒目的地位。

“极端天气事件确实会将气候变化问题提升到选民议程的首要位置,这对绿党有帮助。”德国图青政治教育学院院长厄休拉·明希 (Ursula Münch)说。但她认为这还不足以缩小绿党与领先保守派的差距,目前还没有任何一个人展现出了人格魅力能保送自己进入总理办公室。

————————
全现在全新打造“液态青年”公众号,微信搜索“液态青年”(liquidyouth):关心青年人的工作、生活和精神世界。

李卷

88 篇文章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