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他是一名警探,收养了犯人的儿子

8-17

扫码下载APP

亲生父亲将儿子浸泡在汽油中点燃,并多次刺伤他。这情景在警探心中历历在目,最后收养了这个可怜的孩子。

八岁的罗尼(Ronnie)无助地躺在美国坦帕市(Tampa)的一张病床上,在层层纱布的覆盖下,几乎看不到他小小的身体。

迈克(Mike)和丹尼尔·布莱尔(Danyel Blair)夫妇默默地分坐病床两侧,电视屏幕上播放着电影《超凡战队》,他们小心翼翼地握着罗尼受伤的双手。

迈克·布莱尔(Mike Blair)是希尔斯堡县警长办公室(Hillsborough County Sherriff’s Office)的一名警探,他在现场目睹了罗尼差点被自己的父亲杀死。

2018年3月18日,罗尼的父亲罗尼·奥纳尔三世(Ronnie Oneal III)杀死了女友、罗尼的母亲肯雅塔·巴伦(Kenyatta Barron)和9岁的女儿、罗尼的姐姐罗尼-尼维娅(Ron’Niveya),将罗尼浸泡在汽油中点燃,并多次刺伤他。

罗尼和他的亲生母亲。(图源:华盛顿邮报)
罗尼和他的亲生母亲。(图源:华盛顿邮报)

罗尼是这场可怕的家庭屠杀中唯一的幸存者。

布莱尔说:”这是极其可怕的,太混乱,太暴力了。”

布莱尔去了案发现场,并没有全程参与这起案件。案发那晚之后,令人不安的场景在他的脑海中一直循环上演。另一名侦探对布莱尔提及,罗尼——因严重烧伤、多处刀伤和内伤正在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是一名美式橄榄球迷。

布莱尔通过关系找到坦帕湾海盗队(Tampa Bay Buccaneers),希望能够向罗尼捐赠一件球衣和其他体育用品。球队也很想支持这个男孩。

2018年3月30日,布莱尔与美式橄榄球队的执行人员一起,到坦帕综合医院(Tampa General Hospital)看望罗尼。他是最后一个离开病房的人,当他起身离开时,罗尼抓住他的手,小心翼翼地问:“你能留下来和我一起看电影吗?”

布莱尔向罗尼解释,他必须去工作,但答应当天晚些时候再来。那晚他和妻子有约,但布莱尔了解妻子,她宁愿在医院陪着罗尼,而不是在餐馆约会。

当布莱尔打电话告诉妻子约会计划改变时,“我有点震惊,因为当时,他试图把工作和生活分开,”42岁的丹尼尔·布莱尔(Danyel Blair)说,“他愿意把我带入他的工作中,让我见到这个孩子,这让我感到很惊讶。”

当晚,这对夫妻到医院去看罗尼,此时罗尼的镇静药物作用正在消失,他浑身发痒,不舒服,想要寻求安慰。当下,作为一个母亲,丹尼尔·布莱尔对罗尼产生了一种母亲对孩子强烈的同情。

这对夫妻已经结婚23年,有5个孩子,年龄在15至23岁之间。

罗尼和他的姐姐。(图源:华盛顿邮报)
罗尼和他的姐姐。(图源:华盛顿邮报)

罗尼虚弱的身体上连接了无数的机器,这一幕让丹尼尔·布莱尔深感痛苦。她说:“他的身体有30%的地方进行了皮肤移植,插着一个呼吸管和一个喂食管。他身体有严重损伤,经历了这么恐怖的伤害,没有人指望他能活下来。”

罗尼的诉讼监护人,在他父亲的案件中被佛罗里达州指定代表为孩子争取权益,那天晚上也在医院。

“我们寒暄了几句,我给了她我的电话号码,说如果罗尼有什么需要,请给我打电话,”迈克·布莱尔说。

五个月后,2018年8月,布莱尔夫妇意外地接到这位监护人的电话,他们被告知罗尼在两次安置失败后急需一个寄养家庭。

“你知道有谁能收养他吗?”罗尼的监护人问迈克·布莱尔。

他毫不犹豫地说:“只要把他带到我们家。我们会收养他的。”

当时,他甚至没有和妻子或孩子们商量。“但我已经知道答案是什么了,”他说。

虽然迈克·布莱尔担心他的工作和家庭生活之间的界限模糊,但他认为这样做是正确的。

罗尼是到布莱尔夫妇位于希尔斯堡县(Hillsborough County)西北部的家时身上只穿了一件衣服。

一晚后,“我们决定收养他,”迈克·布莱尔说,“我们最想给他稳定和安全感,为了实现这个目标,需要做什么,我们都愿意去做。我们有点像跳下了悬崖,并认为会顺利着陆,而我们确实做到了。”

将罗尼融入家庭并不是没有挑战。首先,布莱尔夫妇从未收养过孩子,这意味着他们必须经过一个漫长的审批过程,包括面对家庭背景调查。

“我们必须做所有人在收养孩子时通常要做的事情。”丹尼尔·布莱尔说,收养程序在2019年11月25日正式完成。

布莱尔一家完成收养程序。(图源:华盛顿邮报)
布莱尔一家完成收养程序。(图源:华盛顿邮报)

迈克·布莱尔说:“尽管我对刑事案件的参与有限,但罗尼仍然是关键证人。”

罗尼搬进布莱尔家的过渡期对整个家庭来说都是一种调整,但对他来说尤其艰难。他不仅需要适应新环境,新的家庭成员,所承受的极端创伤也令他极度不安。

现年12岁的罗尼说:“我很伤心,很困惑,(当时)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反复问布莱尔夫妇同样的问题:“我是不是又要搬家了?我将在这里待多久?”

“我们向他保证,他永远不会再搬家,他将永远是这个家庭的一份子,”迈克·布莱尔说,“丹尼尔和我告诉他,我们永远不指望取代他的亲生父母。在案发之前,罗尼对原生家庭确实还留有美好的回忆,那些对他来说是非常可贵的。”

罗尼和丹尼尔·布莱尔(图源:华盛顿邮报)
罗尼和丹尼尔·布莱尔(图源:华盛顿邮报)

罗尼仍然回忆着亲生母亲推着他荡秋千,还有和姐姐一起吃奥利奥饼干的情景。他被迫以一种可怕的方式突然失去她们,还要面对亲生父亲无法解释的行为。

“他每天都在思考’为什么会这样?’”迈克·布莱尔说,“这是一个无法回答的问题。”

不过,通过定期的心理治疗,罗尼慢慢开始变得平和,更有安全感。在与布莱尔夫妇生活的短短几周内,他开始叫他们 “爸爸妈妈”。

“他自愿的。我们告诉他,他想叫我们什么都可以。”迈克·布莱尔说,“当听到他喊’爸爸妈妈’,就像听到你的婴儿学会他们的第一个词的心情一样。”

在困难的时刻,布莱尔夫妇与罗尼坐在一起,背诵他们在心理咨询中学到的口诀:“我是安全的,我是被爱的,我是这个家庭的一部分。”

虽然花了一些时间,但这一口诀已经引起了罗尼的共鸣,“他们照顾我,他们真的很好。我感到很高兴。”

即使罗尼在布莱尔家的生活越来越舒适,他父亲的刑事审判也迫在眉睫。罗尼将成为该审判的关键证人。

“他知道不得不去谈论它并作证,直到审判前,他就像被困在那里。”迈克·布莱尔说。

2021年6月,在一个由陌生人组成的陪审团面前,罗尼讲述了这个可怕的事件。他听到枪声,枪声击中了他的母亲,看到他的姐姐被斧头砍中头部。他被愤怒的父亲浸泡在汽油里。他的讲述异常清晰,甚至让人感觉不安。

罗尼三世在审判中被允许询问自己的儿子。“在这个事件发生的晚上,我有没有伤害你?” 他问道。

“是的,”罗尼回答,“你刺伤了我。”

2021年6月25日,罗尼·奥纳尔三世被判处终身监禁。

现在审判已经结束,迈克·布莱尔说:“他轻松多了。他没有背负着这场审判带来的重担,也不必为此困扰。”

“他们让我度过了审判,如果我哭泣或需要帮助,他们总是在我身边。”罗尼说,“我可以和他们分享我的感受,我觉得我可以向他们倾诉一切。”

罗尼正在努力克服创伤,虽然 “他仍有艰难的日子,”迈克·布莱尔说,但最近几周,这些时间已经变得越来越少。

“我们无法想象没有他的生活,”迈克·布莱尔说。

罗尼和布莱尔一家(图源:华盛顿邮报)
罗尼和布莱尔一家(图源:华盛顿邮报)

他的孩子们也有同感。

“他只是我的小兄弟,他就像其他12岁的孩子一样吵闹又让人心烦。我知道罗尼没有从一开始就出现在我的生活中,但很难想象他不在。”21岁的亨特·布莱尔(Hunter Blair)说。

在一个睡觉前的晚上,迈克·布莱尔站在儿子的门边说:“嘿,记得,你是什么?”

罗尼看着他的父亲,眼里闪着泪光,微笑着说:“我是安全的,我是被爱的,我是这个家庭的一员。”

参考资料,略有删改: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lifestyle/2021/08/04/ronnie-oneal-son-adopted-detective/

叶雯

14 篇文章

一无是处。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