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与恐怖组织谈判救人质的25岁年轻人

10-2

扫码下载APP

“我是一名人道主义者,我在与任何人交往时都是诚实的,当然我会小心行事,但必须要有人找到一种方法,来结束肆虐在我们同胞间的危机。”

尼日利亚,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绑架危机。近十几年来,博科圣地等恐怖组织不断制造大规模绑架案,夺走了超过35万人的生命。

25岁女孩乌姆·卡尔图姆成为该国最年轻、也是最成功的谈判者。仅在最近两年,她就成功从恐怖组织手中解救出10多名人质。

乌姆·卡尔图姆。图片:脸书截图
乌姆·卡尔图姆。图片:脸书截图

但目前,一项名为《预防恐怖主义修正案》的法案已经由尼日利亚参议院提出,如果这项法案最终得以通过,乌姆·卡尔图姆将被认为是协助赎金支付者,从而面临15年的牢狱之灾。

一条人命,最低2万美元

今年1月,尼日利亚东北部约贝州的电器维修工巴瓦突然接到消息,他的弟弟被博科圣地绑架了。

“他(弟弟)是在早上八九点钟出发的,想去不远的博尔诺州首府迈杜古里,我们之前听说这条路上已经有了军方保护,所以也没有过于担心”,巴瓦说。

巴瓦和弟弟巴巴吉的家在迈杜古里西部80英里(约129公里)的小镇上,要前往迈杜古里,必须经过达马图鲁-迈杜古里高速公路——在此前,这被称作尼日利亚最危险的公路,仅在去年,就至少有100人在这条长83英里的公路上遭到绑架。

为了保护当地公民,博尔诺州警察局和军队从年初开始驻扎在道路两旁的巡逻站,但极端组织仍会伏击在不远处,等待日出或者日落时行动。

被发现时,巴瓦的弟弟巴巴吉的汽车被遗弃在高速路的一旁,一个轮胎爆了,汽车前风挡被子弹刺穿,一顶帽子还在副驾驶上,与帽子一起的是祈祷垫和古兰经。

不久后,巴瓦收到了一个匿名的视频,视频里正是巴巴吉,他神色慌张坐在地上,恳求尼日利亚政府解救他。

巴瓦向当地政府求助,但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最后他找到了乌姆·卡尔图姆,这位25岁的年轻女孩目前已经是尼日利亚最年轻的,也是最成功的谈判员。

2017年的时候,博尔诺州理工学院的学生乌姆·卡尔图姆已经是一名活跃的社会活动家,并成立了卡尔图姆和平基金会,希望致力于帮助尼日利亚年轻人远离极端主义思想。由此,她也认识了一些参与过博科圣地组织的年轻人。

乌姆·卡尔图姆和当地人。图片:视频截图
乌姆·卡尔图姆和当地人。图片:视频截图

今年3月,乌姆·卡尔图姆设法确保博科圣地释放了基督教牧师布鲁斯·叶库赖,后者于去年12月被绑架。这次谈判花了数周的时间,最终,极端分子发出信号,要求在一个秘密地址会面,乌姆·卡尔图姆带着1.5万美元(约9.7万元人民币)赎金,带回了人质。

除了布鲁斯·叶库赖,今年乌姆·卡尔图姆还需要处理很多起绑架事件,巴瓦的弟弟也是其中之一。乌姆·卡尔图姆了解到,巴巴吉只是那次被绑架的10名人质之一,她告诉巴瓦,“尽最大能力去筹钱。”

“我和我的家人已经无计可施,我靠修理小家电为生,每个月赚的钱只值50美元,”巴瓦说,“如果赎金太过高昂,我们只能放弃,不管我们多爱他(巴巴吉)。”

向乌姆·卡尔图姆求助的巴瓦。图片:VICE
向乌姆·卡尔图姆求助的巴瓦。图片:VICE

不过,乌姆·卡尔图姆担心的是,“如果谈判,必须要求这10个人一起被释放,如果只有两三个家庭付赎金,其余的人很可能被杀死。”

其实最初,乌姆·卡尔图姆承担的还只是博尔诺州社区内的一些工作,例如保障女童教育和女性权益。后来,乌姆·卡尔图姆的活动范围渐渐覆盖至青年去激进化议题。这时,她开始被求助处理绑架事件。

具体的谈判细节,乌姆·卡尔图姆从始至终不曾透露。她的第一次成功营救是在2019年,协助一位有着两个孩子的年轻母亲获释。从那之后,“我通常是被绑架者家属第一个联系的人,” 乌姆·卡尔图姆说,“大多数时候,他们(博科圣地)要求一名人质至少支付2万美元,后来他们的要价越来越高,5万美元,甚至50万美元。”

2000个家庭面临生死抉择

从2019年到现在的两年时间,乌姆·卡尔图姆的谈判让10多名人质从博科圣地被释放。

而在尼日利亚全国范围内,仍有2000个有绑架受害者的家庭面临着生死抉择:想办法支付赎金,还是眼睁睁地看着亲人死去。

这其中就包括2014年震惊全球的校园绑架案受害者。2014年4月14日,绑架并杀害59名高中生后不到两个月,博科圣地极端分子冲进了尼日利亚东北部博尔诺州奇博克镇另一所高中的校园,并带走了 276 名女学生,借此向政府提出要求,包括释放他们在监狱中的同伙。

到现在为止,这276名女学生中,还有一半以上没能回到家中。

当地时间2016年8月14日,极端组织“博科圣地”发布视频,展示2014年被掳走的女孩。图片:CFP
当地时间2016年8月14日,极端组织“博科圣地”发布视频,展示2014年被掳走的女孩。图片:CFP

在接受尼日利亚当地媒体采访时,乌姆·卡尔图姆也承认, 2014年的大规模校园绑架案带给她极大触动,“恐怖分子杀害学生,绑架学生,但没有人敢谈论这件事,所以我下决心要为无声者发声。”

在公开场合,尼日利亚政府都坚称不会与博科圣地谈判或支付赎金。然而,在瑞士外交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由当地律师组成的协调小组进行的秘密调查中,他们发现,在2016至2017年期间,尼日利亚政府支付了超过350万美元(约2265万元人民币),用以交换103名奇博克镇高中被绑架女生的自由。

“尼日利亚绑架勒索行业近年来蓬勃发展。这个行业错综复杂,没有规则,交易以现金支付,各方沟通相当谨慎。”这份调查还指出。

美国前驻尼日利亚大使约翰·坎贝尔也表示,“在这个世界上最贫穷的地区之一,多发的绑架案,成为最有利可图的行业。”

一些安全领域学者认为,近年来,博科圣地武装分子和其他犯罪分子之间正在达成合作,来实施更大规模绑架案。

数据显示,在过去十年中,尼日利亚绑架者至少获利18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1646亿元)。

无能的政府和无奈的人民

让尼日利亚公众感到不解的是,绑架者很少被逮捕和起诉。作为政府的“对策”,他们关闭了一些学校,很多家长选择让孩子离开了那些仍然开放的学校。

有人甚至怀疑,一些绑架者可能得到了政府人员的支持。这样的怀疑并非没有根据,今年早些时候,尼日利亚当地媒体报道称,警方逮捕了一名协助绑架者的社区负责人。通过调查,一名士兵和七名安保人员也参与其中。

这在尼日利亚全国范围内引发了公众的愤怒,尤其是在该国北部地区,这里广阔且恶劣的地理环境,让生活在这里的家庭深感无助。

博科圣地最为活跃的州之一就是位于东北部的博尔诺州,该州政府坦言他们会直接与乌姆·卡尔图姆合作,来帮助营救人质,但他们否认知道乌姆·卡尔图姆向博科圣地支付了赎金。

为了打击绑架勒索“行业”,尼日利亚立法者在今年5月提出了一项法案,将支付赎金定为犯罪。这是一项有争议的尝试,因为根据这一《预防恐怖主义修正案》,那些支付赎金或促成付款的人可能面临 15 年的监禁。

尼日利亚议会就新法案进行讨论。图片:ngr
尼日利亚议会就新法案进行讨论。图片:ngr

“我们在任何情况下都不鼓励向绑架者或其他罪犯支付赎金,因为这无异于奖励犯罪并激励其他罪犯走这条路,”一位参议员表示。

但该法案遭到尼日利亚公众的反对。一位匿名的前公职人员和安全专家称,“这非常虚伪,政府自己也会支付赎金。”当地媒体则直接将该法案形容为“政府无能的标志”。

“如果不付钱,这些人质就会被杀死。”乌姆·卡尔图姆说——如果法案得以通过,她将面临长达15年的牢狱之灾。

今年5月底,为了挽救巴巴吉在内的10名人质,乌姆·卡尔图姆与极端分子进行了会面,5天后,她一无所获地回到迈杜古里。

当被问及是否害怕恐怖分子时,乌姆·卡尔图姆说,“我是一名人道主义者,我在与任何人交往时都是诚实的,当然我会小心行事,但必须要有人找到一种方法,来结束肆虐在我们同胞间的危机。”

6月,她再度前往谈判,最终带着10名人质回来了。乌姆·卡尔图姆坚称,这次没有支付任何赎金。

在新闻视频中,巴瓦与弟弟巴巴吉重逢,兄弟俩紧紧拥抱,然后紧紧拉着手不愿意分开。与此同时,决定乌姆·卡尔图姆命运的法案已经在参议院通过了二读,极有可能很快呈到尼日利亚总统穆罕默杜·布哈里的办公桌上。

尼日利亚总统布哈里与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会面。图片:CFP
尼日利亚总统布哈里与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会面。图片:CFP

参考资料:

https://www.vice.com/en/article/v7ewzj/the-25-year-old-who-negotiates-with-boko-haram

https://www.swissinfo.ch/eng/boko-haram-abductions_swiss-facilitate-release-of-21-chibok-girls-/42515338

https://www.pressreader.com/nigeria/daily-trust/20170317/page/25

https://www.vanguardngr.com/2021/02/katsina-police-arrest-arraign-ex-council-chair-for-aiding-bandits/

郑卜丁

65 篇文章

СССР никогда не скучно 哇啊啊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