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欧洲拼多多失联背后,跨境电商的“轮盘赌”

10-11

扫码下载APP

“一夜间,一切和Vova相关的人都消失了。”

疫情下,被困在莆田无法出城的跨境电商从业者王优心急如焚。他在Vova上的店铺突然被关停,其中有超过1万美元的收入(以及500美元保证金)没有提出。这家店铺此前的月流水一度达到5万美元。

一直与他保持联系的运营人员,全部在一夜之间离职了,不再回复信息,有些直接注销了微信号。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与Vova的联系就只有这些运营人员。

遭遇关店的不止王优,他听说9月开始,有至少几百家店铺被封。封店理由都是售卖伪牌和假冒产品。

Youtube上关于Vova的服装测评视频。图源/官网
Youtube上关于Vova的服装测评视频。图源/官网

此后,商家们开始向上海警反应Vova失联,也有人陆续前往Vova位于上海的运营公司格罗夫探听消息。但他们发现很难找到这家公司的负责人。

其间有一次,有大量卖家集结起来,共同前往格罗夫。这一次,他们见到了自称为CEO助理的工作人员。

根据部分卖家在维权现场的视频记录,这位工作人员称,平台主体正在针对售假事件,配合警方调查,打款因此会延期,但Vova不会欠卖家一分钱。

近千名商家,自发拉了许多QQ和微信群,而据一位卖家称,上海的经侦人员曾在某个卖家微信群中,证实了上述Vova CEO助理的说法,表示公安机关正在侦查Vova平台涉嫌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一案。但是,他表示对于平台的运营并未禁止,也未要求平台停滞兑付商户的相关货款。

警方所在微信群截图。图源/受访者
警方所在微信群截图。图源/受访者

但这些说法没能平息卖家的愤怒,反而有越来越多人涌入维权群。两位店铺仍在正常经营的卖家称,自己的店铺从9月15日的回款期开始,就没有再收到应该结算的销售款。“据我打听到的消息,平台所有商户在9月15日后,就都没有收到回款。”一位卖家称。

多位卖家表示,9月一段时间,Vova官网曾无法打开。

这也让仍在正常经营的Vova卖家十分困扰,店铺不断有新订单进入,但因为担心无法结款甚至平台停摆,许多卖家已经不敢发货。但这些店铺因而收到了平台延迟发货的罚款通知。

但20社发现,曾一度被称无法打开Vova官网,十月初在大部分地区已经能够正常访问,部分地区可以正常下单。

而卖家们仍然十分惶恐,原因之一是不知何时才能拿到回款和押金。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Vova——这个2018年才上线的跨境电商黑马,下载量超过2亿次,曾连续登顶西欧国家AppStore下载榜首的平台,居然可以在一夜之间,就进入“无人驾驶”状态。

而卖家与平台的关系也是如此脆弱。“所有人的钱都没要回来。”王优表示,大部分Vova商家都和他一样,并不知道这家跨境电商平台的“底细”。他也只能每天在几个超过1000人的维权群里,呼吁更多人上门维权。

10月8日,国庆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是Vova的放款日,但商家们依然没有收到回款,部分商家的后台的回款日期被标注推后到10月15日。

卖家付款日期被无限推后。图源/受访者。
卖家付款日期被无限推后。图源/受访者。

在这一轮曾号称“躺赚”的跨境电商热潮里,Vova的崩盘并非特例。如火如荼的跨境电商生意背后,风险一直如影随形——商家和平台之间几乎没有直接联系,彼此的信任更多建立在对追逐财富的共识之上,不乏在版权规则缝隙打游击赚快钱等不合规行为;而一旦被平台封禁,商家只能默默接受平台处罚,被误伤也很难申诉。

这无异于一场赌局,赌自己不被平台规则击中,能在平台还开张的日子,将运气全兑换成金币。

Vova被传“跑路”疑云

1欧元的18K金项链,9欧元的lululemon同款紧身裤,12欧元的潮流卫衣,18欧元的大牌仿包……打开Vova首页,似乎进入了一个廉价商品的天堂。

Vova主页 图源/官网
Vova主页 图源/官网

对于辞职在家带娃的张茜来说,Vova吸引她的一点是简单易上手。她之前曾在服装档口工作,手上有服装进货渠道。而在Vova上,中国物美价廉的服装一直广受欢迎,于是她通过朋友介绍,在Vova上开了一个小的服装店铺,专卖短上衣、短裤等服饰。上货、接单、发货都可以在家里完成。

张茜的店就在这一轮被封了,损失2万元,相比亏掉数十万美元的商家,她的损失并不大,但也是她这几年辛苦工作的积蓄。

王优所在的公司从事跨境电商超过4年,主做耳机、充电器等数码设备,公司主要的业务在欧美市场,通过亚马逊店铺销售,也在利用电商平台shopee做印尼市场。2021年初,王优团队开始做Vova业务,原因是看好欧洲市场的消费潜力。没想到,刚进入正轨不久,业内就传出消息,Vova在8月被欧盟点名,随后平台掀起关店潮。

9月19日中秋放假前后,陆续有卖家在群里反馈自己的店铺被封,并收到了平台发送的邮件:“平台在最近一次商品审核中升级算法、完善了审核标准,对于违反Vova平台政策的商品和店家,进行自动下架处理。未违反Vova平台政策的商品和店家,各方面均不受影响。”

Vova发布的公告。图源/卖家
Vova发布的公告。图源/卖家

但当时被封卖家不多,加之平台封店很常见,这个信号没有引起太多人关注。大量卖大牌仿品的店铺因此被关停。还有很多卖家表示,自己售卖原创设计也依然被封。然而王优等卖家逐渐意识到不对,对接卖家的运营人员已经全部离职,不再回复信息。

到9月底,维权的卖家群里统计的被封店家“讨债清单”已经涉及400多家店铺、近7000万金额。商家们从担忧事态演变成亚马逊封号潮,发展到恐惧平台倒闭、卷款跑路,还有传言称“Vova的老板、高管都已经被拘留”。没有人出来平息质疑,从Vova高管到基层运营,一片死寂。

很多没有被查封店铺的卖家更是骑虎难下。在漫天“Vova跑路”的言论中,他们Vova的主页仍然可以接单,接单后如果延时发货,还会依照之前的规则,被罚款,期间无法申请休假,退单也要罚款。他们还在犹豫是否退出。

等到要找人维权,商家们才发现,对公司的了解太有限了。王优告诉20社,他们当时对Vova并没有做太多研究,只是从圈子里的口耳相传知道有拼多多背景,数据还不错。Vova公司的官网主页显示,Vova的注册地及办公室在香港,总部的地址则在伦敦。20社获悉,Vova的运营主体——苏州贝乐科技近几年曾通过多家公司招聘员工和运营,其中包括瑛太莱、格罗夫等,还有员工的签约合同上显示为上海墨灿网络。

格罗夫具体信息。图源/脉脉
格罗夫具体信息。图源/脉脉

商家们只能顺着有限的信息,摸到大多数离职运营的签约方——上海格罗夫,却发现公司办公设备已全部搬走,现场只剩杂乱的桌椅绿植,员工也已被全部遣散。Vova位于东莞的总仓也大门紧闭。

据到场维权的商家视频记录,最后在警方协助下,Vova的CEO助理才出面澄清了一些问题:没有跑路,因为平台上的仿牌违规操作,“CEO正在配合警方调查”,被误伤下架的商家未来会通过流量、补贴进行补偿,账期延长是因为配合调查,“绝对不会欠商家一分钱”。

图为卖家维权现场,自称CEO助理的人在向卖家解释,称不会亏卖家一分钱。图源/受访者
图为卖家维权现场,自称CEO助理的人在向卖家解释,称不会亏卖家一分钱。图源/受访者

种种迹象显示,调查仍然在进行中。这份承诺并没有让商家因此安心,有人提出,淘集集曾经用过相似的套路,助理稳住供应商,高管切割逃避担责,最后助理也跑路。部分商家收到了退还的保证金,但货款交割的日期仍无定论。

“这个平台肯定是完了,即使调查结束,信任度也不再。但不能回款应该是经侦期间冻结了款项,我们现在应该团结起来,把回款要回来。”王优在维权群里分析。

20社咨询一位专业经侦人员得知,警方在经侦期间有权对平台账户进行冻结,但无法冻结海外账户。“但既然警方明确表示调查期间,不影响平台运营和交易,那卖家得不到回款,应该和警方的调查无关。”

据该经侦人员分析,按照流程,即使电商平台上出现假货、仿品,涉及某个或某些品牌,警方的打击处理是针对卖家,至于平台的处罚,应该也是转交给工商管理部门或其他部门。

但目前事态发展的吊诡之处在于,据称以查“售假”为目的的调查中,涉嫌造假、售假的商家并未被直接追究责任,而是以“受害者”的身份在主张维权。

上海中伦事务所律师夏海龙认为,中国卖家与Vova平台是合同关系,若卖家在仲裁或诉讼中获得胜诉,Vova需要承担向卖家支付货款的责任,“但如果Vova财产在境外,这将涉及到国内判决、裁决在境外执行的问题。跨国程序的时间成本、经济成本以及不确定性都相对较高,对卖家来说可能并没有太大意义。

图为卖家群众流传的涉及商家和金额截图。图源/受访者
图为卖家群众流传的涉及商家和金额截图。图源/受访者

王优对后续维权结果很没信心,他对20社表示,因为Vova的注册地不在大陆,在国内即使公司宣布破产也可以清算,追回款项,但就怕款项全部在海外,就很难再追回。

“鼓励售假”?欧洲版“拼多多”可能遇到大麻烦

多位卖家认为,Vova平台鼓励售卖仿品。

“很多人做Vova都是因为听说这个平台可以卖仿。我也是被在莆田做运动鞋的亲戚介绍,才做Vova的。最开始,我卖了10双耐克鞋,但10双全被退款,很崩溃。”Vova商家王鑫表示,后来改卖服装,情况好一点,“可能因为大多数买家不挑剔服装。”

王优的店铺则销售仿大牌的耳机,运营曾对他说,可以直接在商品介绍上直接写上——产品厂家原装配件直销。

张茜提到,Vova上的很多大卖家都是靠仿大牌的产品起家,“平台鼓励这样的商家,运营经常直接在群里说,需要哪个大牌的新款,特别受欧美顾客欢迎。日常审核并不严格。”这也是爆款产品的流量密码。

商家关于仿品的讨论 图源/受访者
商家关于仿品的讨论 图源/受访者

Vova官网上现在还可以见到Lululemon、MK、Celine等知名品牌的仿款。Vova被调查影响到下单和物流后,有法国用户在Vova的Ins上留言——出事了吗?我购物车里的80件衣服链接都失效了,怎么办我没钱去买正版。

直到近期被点名,Vova才更新了平台的“货不对版”政策:相关订单达到3单,就会被处罚,禁售3天、停止回款15天;累计接到3次处罚,就会永久封禁店铺。

在王优看来,平台的政策尺度突然变紧,从默许仿货,到严厉打假,打破了平台和商家之间此前比较稳定的默契,让很多商家猝不及防。这一冲击,让原本就抱怨Vova利润微薄的商家,连底裤都被扣住。

对王优而言,入局Vova的原因很简单,它有2个优势——一是操作流程简单,适合小白入局;二是前期投入不大,适合公司业务扩展试水。

而劣势也显而易见。王优表示,虽然店铺流水不错,但他一直没赚到钱。“一直在亏本卖,定价稍微高一点就没有流量。”

Vova将自己定位成“Best Cheap Online Shopping Site”,因为主打低价战略,Vova上的很多商品相对的利润也非常低。据悉,平台店铺的注册费用为500美金,出货后平台会征收为14.5%佣金加结款汇差。疫情后物流配送总体提升,而在Vova要用平台有合作的商家,费用相对价高。另外,商家需要在专门的账户中充钱支付配送费,这次关店潮中,很多人的剩余费用并没有被退回。

Vova宣传图 来源/官网
Vova宣传图 来源/官网

王鑫提到,“我们一件羽绒服在国内卖300-400元,在欧洲也只能买到50-60欧元,加上了运费利润很低。”Vova出售的商品价格足够低,因为运营一上来都先压低价格。“很多人开玩笑,说Vova就是薅中国卖家的羊毛,自己也不赚钱,就为了满足欧洲人的需求。”

另一位主做亚马逊的跨境电商培训师张敏表示,“Vova基本全靠跑单量来赚钱。我们公司同时上亚马逊、速卖通,和Vova相比,单量也许不多,但每一笔可以多赚将近50%。”

这没有影响Vova的飞速发展。

早在2018年,Vova已经在跨境电商圈子里小有名气。

据雨果网报道,Vova在招商时宣称,核心成员都有独立站的经验,是唯一一家公司主体在中国,团队也都是中国人的跨境电商平台。Vova对标总部在美国洛杉矶Wish——这家被称为移动端亚马逊的跨境电商,也以廉价商品出名。由于入驻门槛低,Wish一度有90%的卖家都来自中国。

2018年Vova上线后不久,就在多个市场打败Wish和Joom,中方团队为背景的平台,高补贴、高出单率,物流优惠等,都是卖家选择Vova的原因。由于主要聚焦在欧洲市场,Vova在整个行业相对比较小众。彼时,行业里最受关注的平台主要聚焦印度和东南亚市场,比如shopee,clubfactory等。但是经过2020年印度封禁中国App等一系列事件后,更多商家开始把重点放在转化率更高的欧美市场。除去亚马逊等大平台,专攻欧洲市场的Vova成了香饽饽。

2019年,Vova成为法国下载量最大的购物APP。Vova APP在IOS shopping榜单法国排名第一,在Android shopping榜单法国/德国/意大利排名前五、在Google Play上下载量破亿、2019年欧洲10国进入榜单前10。

据招商运营们打出的宣传标语,Vova作为“20多种语言,50多个多家的的大生意”,在2020年GMV更是暴涨300%。诸多卖家由此被吸引。

直到增长的飞轮在这个中秋节被按下暂停键。

卖家的赌局?爆款制造机还是血本无归

维权还在继续,但很多卖家的信仰已经崩塌。

一方面,在过去几年的跨境电商“淘金”热里,一批又一批卖家都把跨境电商看成了一种赚快钱的生意,也许一个爆款就可以稳赚数万、数十万元,但能否复制成功,这门生意能做多长久,都无暇畅想。

在亚马逊关店潮之后,这种参与“轮盘赌局”的心态更浓重了。“也许一次处罚和关店,就血本无归。”王优表示。

大多数商家不是第一次经历“无处申诉”、“无人负责”的局面。

据张敏称,Vova的对手Wish每次调整平台规则,都有很多人无缘无故被关店或者处罚。“卖家申诉从来不受理,大家都习惯了。有人边吐槽边继续做。”

Wish平台 图源/官网
Wish平台 图源/官网

卖家们不了解Vova的真实背景,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中国的团队还无法对待中国卖家负责。但很多买家也没有特别明确的动力去追根究底。

张敏提到,一部分人在各种封号、没有订单、退款和客户欺诈等战乱中黯然离场。换个平台再战。

虽然很多跨境电商是中国团队创建,但大多背景复杂。比如Club factory,Shein等平台,发展过程中拿到了海外的投资,部分分公司和账户设置在海外。在国内很少曝光。

Vova也极其低调,即使是天眼查等平台也并无直接的融资、股东信息。

此前,The Information在报道中提到,Vova工作人员的领英档案及Vova发布的招聘信息均显示,其运营方为“苏州乐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而数据显示,苏州乐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投资方曾包括拼多多联合创始人、CTO陈磊。2018年6月,苏州乐贝发生投资者变更,陈磊退出。

“Vova的招商人员说后台是拼多多,但是我后来看到拼多多否认了这个说法。”王优提到的是此前虎嗅关于Vova的报道中,拼多多的表态。

20社发现,这次商家追诉的主要商家是上海格罗夫,但格罗夫也是乐贝的一家公司。有员工在脉脉上表示,虽然在乐贝工作,但签约公司是格罗夫。

相比之下,亚马逊是规则和数据更规范透明的平台,卖家一般都有着比较好的资源和电商外贸基础,包括稳定可靠的供应商资源,接受过较为完善的培训。但其他跨境电商平台的门槛就相对较低,注册和产品的限制少。

“在跨境电商鄙视链里,Wish这一类属于最底端。很多卖家是小白,但很可能依靠爆款快速赚钱。”张敏表示。

卖家总结的跨境电商鄙视链 图源/知乎
卖家总结的跨境电商鄙视链 图源/知乎

Wish最初采用无平台费用+高佣金的模式,获得了很多小商家的青睐。而Vova上线后,一度聚集着大比例的义乌卖家,主营廉价的小商品。

另一家主打廉价跨境电商的Joom的模式更类似于速卖通,鼓励大卖家入驻。但为了配合“超低价格+铺货”模式,卖家入局后的第一件事是降低价格,“一个朋友做Joom平均客单价都到2-3美金了,Joom的客户经理还在让他降价。”王优表示。

总部在俄罗斯的Joom平台 图源/官网。
总部在俄罗斯的Joom平台 图源/官网。

商家在尝到甜头后,问题频频而至。

廉价电商,对于产品质量和来源的把控屡出纰漏。Vova进入西欧市场后,就被质疑假货盛行。而Wish也一度因为产品参差不齐,被用户笑称“杂货铺”。

当跨境电商生意开始从水面下浮出,更多大玩家入局,行业的发展逐渐规范化,廉价跨境平台面临着挑战。尤其在全球疫情下,这些平台的抗风险能力正在下滑。

9月,Wish股价一度大跌20%,目前市值仅为148,7万美元。Wish表示,应用安装量比上一季度下降了13%,每位用户平均花在应用上的时间下降了15%。这导致Wish平台的核心市场营收比一年前下降了32%。

Wish流量与订单正在大幅下滑。根据卖家的反馈,目前即使是Wish大卖,有时也会出现一天只有几单甚至0单的情况。卖家们抱怨,“流量现在已经不是稳不稳了,就是没有!”“少单少到司机都不想来收货了”。

Joom平台也遭遇订单下滑的问题,同时由于物流成本大幅上升,很多中国卖家不得不放弃Joom。2020年,Joom曾公布上市计划,但此后也一直没有新消息。

张敏认为,廉价跨境电商平台的主要问题在于买家难以获利,虽然出单快,但大多数人在几个月之后发现没有太多利润,就选择离开。每当成本上升,或平台调整政策,就会影响卖家节奏,导致优质卖家流失。

根据亚马逊的增长飞轮理论,卖家看到赚钱的机会后会不断的涌入,能够给消费者提供的优质产品会越来越多,平台能够吸引越来越多优质的买家。“平台需要一茬又一茬的商家来充实供应链,但这个故事感觉讲不下去了。”张敏表示。

无人负责,无从申诉,血本无归,这次Vova的事件还未尘埃落定。有人扒出运营公司的负责人张勇的身份、地址,准备去搞“人肉搜索”;

很多人已经对讨款不抱期待,维权群开始变得沉默。“大家都麻木了,继续新的生活了。”张茜说。

这时,卖号和培训的宣传又吆喝起来。“台湾shopee,西欧Wish,北美Coupon,Joom账号批量,给钱就出。”他们相信,一部分跨境电商的从业者还会抱有这种“赌博”心理,投入下一个平台。

马程

130 篇文章

Amuse Ourselves to death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