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被全球网民嫌弃的Meta Zuckerberg

10-29

扫码下载APP

扎克伯格要切割Facebook

一夜之间,Facebook改名了。

Facebook正式更名为Meta 图源/Facebook
Facebook正式更名为Meta 图源/Facebook

在Facebook一年一度的Connect大会上,扎克伯格正式宣布把公司名称改为「Meta」,以抓住元宇宙(Metaverse)带来的新增长机会。

当扎克伯格兴致勃勃地准备开启一段全新的旅程,迎接他和Meta的却是大面积的嘲讽和唱衰。

经历了2018年隐私泄露事件后,Facebook被接二连三指控侵犯隐私、煽动分裂、破坏民主、损害年轻用户心理健康等等,受到各国政府更为严厉的监管。扎克伯格本人也成了国会听证会的常客。

而伴随着TikTok等年轻人喜爱的App兴起,Facebook正在失去年轻用户,社交网络地位逐渐下降。

这个Web 2.0时代的王者想用一次更名,提前进入元宇宙时代。

但要摆脱丑闻,重新焕发升级,Facebook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改名也许仅仅是起点。

所有人来吐槽,Meta被玩坏了

Meta(元)所代表的元宇宙(metaverse)是今年互联网领域大热的关键词,也是扎克伯格一直沉迷的领域。

扎克伯格把元宇宙比喻成一个用户“置身其中”而不仅仅是“观看使用”的互联网。从这个意义上说,也可以说元宇宙是下一代互联网,是可沉浸的互联网,甚至是终极互联网。

网友调侃扎克伯格的想法不切实际 图源/Twitter
网友调侃扎克伯格的想法不切实际 图源/Twitter

此前,扎克伯格表示,要用五年左右时间将Facebook打造为一家元宇宙公司。

Facebook要押注未来,此次更名便是最明确的信号。看似“捷足先登”,却获得了来自媒体和社交网站的各类嘲讽。

喜剧人Mike Druker认为,Facebook是在蹭“元宇宙”的热度,他想让自己成为这个大热趋势的带代名词。“Meta不再代表有趣和炫酷了,扎克伯格给Meta带来了一种灾难性的侮辱。”

“就这,就这?那么多家机构一起起名字,就差全民征集,最后只变成霍霍元宇宙了。”科学博主Martin认为。

值得注意的是,Meta在不同的语言里都有不同的含义。据彭博梳理,在葡萄牙语和西班牙语中,meta意味着“目标”;希伯来语里,meta意味着“死亡”。日语里,meta-meta意味着“没救了”。

而在Facebook的第四大市场巴西,meta这个词甚至具有性暗示。

网友调侃扎克伯格和Meta 图源/Twitter
网友调侃扎克伯格和Meta 图源/Twitter

如果加上中文空耳,恐怕会让人猜想扎克伯格的妻子Priscilla最近迷上了李佳琦的直播间,天天大喊“买它”。

即使在美国本土,很多人也并不买账。很快,更多人加入了这场吐槽。

科技媒体吐槽,之前业内都把美国科技大公司都简写成FAANG,现在他们变成了一种热带水果——MANGA(芒果)。

连锁快餐集团Wendy's宣布,要学习Facebook精神,把名字改作“Meat(肉)”。

推特“本推”则好心提醒——幸好,lol,我们还叫Twitter。

这一季度正好流行“无限符号”∞文身,所有带着文身的人都成了免费广告。“不知道他们作何感受。”

网友调侃Meta符号 图源/Twitter
网友调侃Meta符号 图源/Twitter

有中国用户发现,“Meta符号不就是视频号logo倒过来吗,难道他们抄袭了腾讯?”

Meta和视频号Logo 图源/微博
Meta和视频号Logo 图源/微博

除了各种调侃,更值得关注的是能影响Facebook,哦不,是Meta公司命运的人群的态度。

诸多政客、科技评论人一致认为,Facebook的改名是在欲盖弥彰。

“这就像中央情报局把‘严刑逼供(torture)’改成‘高级审问(enhanced interrogation)’,有区别吗?"一位纽约参议员表示。

政客们谴责Facebook的恶行 图源/Twitter
政客们谴责Facebook的恶行 图源/Twitter

也有国会议员认为,现在的Meta意味着一种致命癌症——用监视干涉全齐人权,侵犯个人隐私,鼓励专制集权。

大学教授Blumenthal直接表示,“我们不会如Facebook所愿,叫它这个高大上的名字。不管怎么改,这家公司都是侵犯隐私,助长仇恨和种族歧视行为的代名词。”

网友们用漫画讽刺扎克伯格通过改名逃避责任,一场自嗨而已。Meta的符号被改成眼镜、紧身裤、皮筋,植入了各种背景,成了一个meme符号。

网友恶搞图 图源/Twitter
网友恶搞图 图源/Twitter

这些评论真正揭示了扎克伯格当下面临的监管危机,以及公司业务危机。

甩掉Facebook,水深火热的扎克伯克

对于一家成立16年,拥有数万名员工的跨国公司来说,改名很昂贵。

但对现在的扎克伯格来说,Facebook改名越早提上日程,越有利。究其原因,自从2018年被曝出泄漏大量用户私人信息的丑闻后,同名社交网络一直深陷法律和道德泥潭。

漫画讽刺Facebook改名 图源/Twitter
漫画讽刺Facebook改名 图源/Twitter

此前不久,Facebook前雇员弗朗西丝·豪根向《华尔街日报》曝光了数千页的Facebook内部文件,指控该公司以“利益至上”为原则,存在煽动分裂、破坏民主、损害年轻用户心理健康等一系列罔顾公众利益的行为。在这些内部发言中,Facebook员工们对公司商业道德和自身工作价值的质疑越来越多。随后,美国国会就这些文件举行了听证会。

就在最近,当地时间20日,美国哥伦比亚特区总检察长拉辛正式起诉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称其需要在2018年剑桥分析公司的丑闻中承担个人责任。同一天,英国竞争和市场管理局(CMA)宣布,因Facebook未能提供所需的更新信息,该机构将对Facebook处以近700万美元的罚款。

外媒报道称,CMA的罚款出台之际,以Facebook为首的互联网科技公司正面临着越来越多层面的监管和审查压力。今年春天,CMA和欧盟最高竞争监管机构对Facebook的分类广告服务Marketplace及其在线约会服务展开了正式的反垄断调查。近年来,美国国会也一直在讨论监管Facebook或分拆其企业集团的可能性。

佛罗里达大学营销学教授理查德·卢茨称,尽管有很多先例,但彻底改变一个品牌的名称也并不常见。当一家公司这样做时,通常是希望或迫切需要与不想要的关联保持距离。

他介绍道,比如,与安然破产丑闻有牵连的安达信咨询公司更名为埃森哲,瓦卢杰航空公司1996年发生空难后改名为“穿越航空”。

相比之下,2015年谷歌更名为Alphabet,引起的是更正面的关注。

当时,谷歌把旗下搜索、YouTube、其它网络子公司与研发投资部门分离开来。2017年,Alphabet又宣布成立了一家名为XXVI的新控股公司,纳入包括自动驾驶Waymo、智能家居公司Nest等业务,加深了在搜索之外,人工智能领域的护城河。

谷歌的更名无论在内部管理效率还是外部资本市场上都得到了积极的反馈。

百度的案例和背景与Facebook更为类似。

在2015年前后,百度深陷“魏则西事件”和竞价排名的丑闻时,宣布All in AI。此后,百度虽然没有改名,但对外总体口径都变为一家人工智能公司,包括每年的世界大会都围绕智能硬件、云计算、无人驾驶等人工智能来举办,也找来陆奇等各路大牛提升行业知名度,加快公司调整转型,成功大众把关注焦点从搜索引擎转入到人工智能布局上。

这在短时间内助推百度转型,但没有长期提升市场对百度的信心。从市值来看,如今百度已经退出互联网第一梯队。

大众认为改名是为了回避真问题 图源/Twitter
大众认为改名是为了回避真问题 图源/Twitter

大众不看好扎克伯格这次兴师动众的改名,是因为这并没有解决Facebook的实际问题。

除了政府监管的愈加严格,此前Facebook第三季财报也暴露出公司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面临的多重隐忧。

一方面,苹果公司iOS政策的调整让Facebook必须重构并优化客户定位系统。苹果隐私政策的调整,也让大部分广告主,纷纷将预算转投苹果商店等领域。

另一方面,Facebook日活跃用户数为19.3亿,环比增长为1%,创近两年来新低。

增长减速背后,其核心用户已经不再年轻,Facebook对年轻人的吸引力也逐渐下降。TikTok、Snapchat等后起之秀正在追赶其市场份额,而Facebook旗下产品发力多年后,在短视频、直播等方向依旧没有太大的突破。

元宇宙似乎是一剂特效药,但短期内却很难生效。除了搭建团队、委以重任,提出概念,Facebook也远远没有规划好蓝图。

财报的分析师电话会议上,扎克伯格不得不承认,短期内,元宇宙无法实现一个有财务回报的未来。

扎克伯格发布Meta 图源/视觉中国
扎克伯格发布Meta 图源/视觉中国

“元宇宙真正对于公司的业绩产生贡献,可能还要以十年左右的眼光来看待。”扎克伯格回答分析师的提问称,尽管元宇宙可能是他们期待的未来最终的社交形态,但是,关于元宇宙的投入,未来1至3年都是打基础,不可能在短期内实现盈利。

要真正在元宇宙的星辰大海中有所作为,Meta还差得远。

马程

135 篇文章

Amuse Ourselves to death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