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联想为什么难得人心?

11-5

扫码下载APP

胜之不武,弗胜为笑。

11月4日,联想集团公布第二财季财报。财报显示,联想集团该季度总收入达到1156亿人民币,同比增长23%;净利润33亿人民币,同增涨65%。截至2021年9月30日的六个月总收入约合人民币2224.7亿元,同比增长25%。

具体而言,SSG方案服务业务集团、ISG基础设施方案集团、IDG智能设备业务集团三项核心业务都实现了同比20%以上的增长。联想集团还表示,未来将投资在新IT架构的这五个方向——端、边、云、网、智。

第二财季媒体沟通会上,联想董事长杨元庆对联想集团撤回中国存托凭证在科创板上市及买卖的申请进行了回应。他表示,撤回申请的原因并不是因为研发投入不足,联想集团已经大大跨越了科创板相关的门槛。

杨元庆解释称,科创板上市要求的研发投入比例或者研发投入总额,底线为三年投入6000万元,联想集团每年的研发投入是100亿。同时,科创板上市对企业专利的要求是主营业务收入发明专利5项以上,截至2021年3月,联想集团拥有21658件已授权专利。

同时,杨元庆还透露联想要在未来三年实现研发投入翻番,并面向全球招聘12000名硬核科技人才。财报显示,联想集团在第二财季的研发投入同比大幅提升57%,研发人员提升50%以上。

但是,抛开好看的同比增长数据,联想集团该季度总收入环比增长可以忽略不计。同时,看一眼这条消息在各种平台的评论区,杨元庆的回答没能很好地为联想挽回口碑。以研发投入为例,他理解大家对联想集团回应国内市场的支持有更高的要求,大家却并不理解为什么他要拿联想和科创板的最低标准去进行胜之不武的比较。

甚至有人评论这就像是“喝醉的人在跟你说我没喝醉。”

联想失去的十年

从民族的骄傲到成为时代情绪的靶子,联想用了十年时间。

2004年联想宣布并购IBM PC业务的现场,一位熟悉的记者走上前握着柳传志的手说:“柳总,这事干得漂亮,将来不管成不成,死了你们也给中国人争光了,我为这个给你鼓掌。”

2014年联想用29.1亿美元从谷歌手中收购摩托罗拉移动。一年后,在一篇题为《联想收购摩托罗拉是步了微软后尘?》的稿子中,作者将这次收购定义为“联想手机业务开始下滑或者被对手开始超越的开始。

舆论的风向开始转变,对联想的质疑也越来越多。“美帝良心想”、“国内高价,美国低价”、“高管薪资”、“5G标准投票”……《联想局》的作者迟宇宙甚至在2016年发表了一篇题为《真相:杨元庆是合格的联想CEO吗?》的文章,直接质疑联想的掌舵人杨元庆以及联想的战略决策。

联想集团董事长杨元庆
联想集团董事长杨元庆

在迟宇宙的文章引发了与联想公关的口水战后,虎嗅发布了一篇题为《养虎为患的联想》的文章。作者伯通在文章中指出:如果一种直击利益点的声音在特定圈层中并未有效扩散开来,这种声音便会以势能的形式积累起来,一旦在机缘巧合时这种声音得到更广泛圈层的关注,此前的势能便会以成倍的速度助力这种声音传播,终至无法控制。

彼时那个破圈的点是手机业务衰落引发的对联想业务层面的质疑,现在这个点则是情绪影响下引发的对联想公司整体价值的否定。套用伯通那篇文章中的观点,当抨击联想已经成为一部分舆论的政治正确时,一则不实的高管薪资消息,一次异常的科创板“一日游”很容易就能成为制造飓风的蝴蝶翅膀。

与此同时,联想也没能与年轻人群体建立起有效地沟通渠道,让更多人了解到一个刻板印象之外的自己,反而让人觉得“存在感越来越低”。甚至在风波过去一个月之后,还需要杨元庆亲自出来对此进行解释,强调联想在构建未来蓝图时就已经设置了高科技、国际化、服务三个标签。

但是,这种刻板印象的改变很难通过企业掌舵人的一次出面就能够实现。现实情况是,基本耗尽了早起积累起来的声望后,这家公司更像是一个曾经辉煌,走向平庸的职业经理人。

实力撑不起名望

最本质的原因还在于,作为一家以规模和盈利为最终衡量标准的企业,联想目前具备的实力已经不足以支撑起它此前曾经获得过的名望,也难以帮助企业保持大众意义上的光环。

在创立的前20年中,联想也有着影响了一个时代的创新创业故事。

联想在1994年成立由杨元庆任总经理的微机事业部,选择高举“民族品牌的大旗”,坚持做自己的电脑。三年后,联想成为了中国电脑市场占有率第一的品牌。

更为重要的是,联想一直被视作从纯国企通过股份制改革转变成民营企业的划时代典范。促成这一转型的柳传志也因此获得了远超一名成功企业家的名望和光环,成为中国商界举足轻重的教父级人物。

但是,二十多年过去了,我们从联想集团那份仅提交了一个工作日的科创板招股说明书中可以看到,支撑联想100亿募资额度和荣光的主营业务依然是个人电脑,移动设备和数据中心业务的营收占比反而在减少,还并不能给联想一个确定的未来。

数据显示,联想的个人电脑和智能设备的收入占比在过去三年不断提升,2020/21财年已占收入的79.87%。但是,2020/21财年数据增长的原因被归因于疫情导致的远程办公、远程教育和居家游戏需求剧增。而且随着云技术的更广泛应用,个人电脑和智能设备的前景并不明朗。

联想移动武汉基地
联想移动武汉基地

同时,联想在研发上的投入也保持了一贯的低值。招股书显示,联想过去三年的研发投入为102.03亿元、115.17亿元、120.38亿元,分别占当期营收的2.98%、3.27%和2.92%。有媒体统计,在2006-2015的十年间,联想累计投入研发成本为44.05亿美元,并且仅在2015年研发占到了当期营收的2%以上。2016-2020年,联想的研发投入的平均值为13.38亿美元。

主营业务和研发费用的稳定背后,联想接连踩中互联网和智能手机两个关键性战略机遇。1999年柳传志就喊出“互联网,你准备好了吗?”2000年联想推出FM365网站,在次年就成为前五大门户网站之一。2009年联想就在研发“一台能够抗衡iPhone的手机”,三年后就已经成为第二大智能手机厂商。

FM365的尝试被《经济观察报》评价为“赌命”,联想的两次赌命最终都以失败告终。进军互联网的尝试成为互联网泡沫破裂的殉葬品,杨元庆学习郭士纳的大象跳舞,进行大规模裁员。手机业务在收购摩托罗拉移动,获得了大量专利后,反而一蹶不振,几次尝试都没能重回巅峰。

华为手机崛起后,联想常常被拿来与华为进行对比,无论是从研发的长期投入上比较,还是从对运营商业务的取舍上分析,联想都显示出了对短期利益的取,和对长期价值的舍。这也导致了2015、2016年媒体对联想战略、业务、管理的反思。

不能忘记科技标签

两次收购之间大众情绪的变化是联想境遇转变的时代背景。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后,让人们不再将收购一个国际巨头的过气业务视作一种荣耀,而是越来越强调对自主、创新的追求。对于明星企业的期待,从追赶者转为行业引领者。

华夏基石董事长彭剑锋曾经和柳传志聊过为什么联想做不成华为那样的长期投入。柳传志的回答是,电脑产业不同于华为所在的通信产业,本身是个毛利率不高的产业,难以拿出10%的利润砸到研发上,一是拿不起,二是拿出来就死了。

杨元庆也曾解释称,把联想和华为做比较不公平,“因为大家在不同的行业无法进行对比,比如华为的研发费用投入占比跟软件公司和服务公司就没法比。华为的确是一家好企业,但中国只有一个华为就够了吗?我们需要更多的华为。联想也希望在国际上成为一个拥有很好声誉的公司。”

但是,联想的招股书却展示了一番研发投入不高,高管薪资很高的景象,直接站在了情绪的对立面。

2021-2022财年,联想集团CEO杨元庆的薪酬为2616.6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72亿元。其余四位高薪人士的薪酬合计为5697.6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67亿元。同时,公司董高监及核心技术人员薪酬合计达到9.33亿元人民币,前五名高薪人士的薪酬占比超过一半。

2017年艾略特·扎格曼统计了联想在人力资源网站Glassdoor.com上的评测报告。其中有很多在联想工作过五年、十年以上的员工会在评测中表现出对同事和公司管理的称赞,以及对公司文化的认同。几乎没有歧视现象、语言障碍,文化冲突甚至是道德违规的抱怨出现。而且,每个测评下都会有联想的反馈。

扎格曼对此的评价是:无论是公司的扩张策略还是企业在人事管理方面的努力,都为联想在美国市场的本地化运营做出了卓越的贡献。而这种完完全全的国际化反而成为联想与情绪的一大矛盾点。情绪期盼的是出现一家业务覆盖全球的中国公司,而不是从中国诞生的一家全球公司。

尽管联想正在加大研发投入,如杨元庆在财报沟通会上所说,“科技这个标签我们永远都没忘记,也不敢忘记。”但这种大众和企业自身认知偏差,恐怕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还会存在。

——————————

请微信搜索关注“20社”,和我们一起聊聊年轻人的钱包、工作和生活。

李威

16 篇文章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