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川沙妲己和她的簇拥者们

李当心 / 等2人
11-7

扫码下载APP

人类为何对一只玩偶欲罢不能?

作者|赵小天 李当心

编辑|罗立璇

一个月前,没有人能预想到,一只粉色狐狸怎么就成了“顶流”。

频繁冲上热搜、表情包满天飞、小姐姐们纷纷换上了玲娜贝儿的头像。只要你打开一个迪士尼互动视频,小红书、微博、抖音就会不断给你推送更多、更新的视频。

“一开始我无感,现在根本停不下来。”甚至从不追星、不爱玩偶的冲浪选手,也心甘情愿被攻陷了,自愿上头。

人们在这只粉色狐狸身上投射了太多属于自己的情感。女孩们爱她,因为“可爱”、“元气”、“活泼”,男孩喜欢她,因为“可爱”、“性感”、“大屁股”。这只几乎是为东亚审美定制出来的大眼睛长睫毛、有软糯大尾巴的粉色蓝眼小狐狸,集齐了一切让人欲罢不能的元素。

图片来自于达菲友你微博。
图片来自于达菲友你微博。

一只玩偶当然是“死物”,但人类漫溢的爱和想象力,让它获取了源源不断的生命力。在流量时代的助推下,每一天上海迪士尼乐园开园,出现在三个地方的“营业”小狐狸,都会借由拍摄者的屏幕,传送到每个不在场的“妈粉”眼前。

这是“女明星”物料,也是新一代年轻人的安慰剂。

“现在如此喜欢小狐狸,竟也能理解纣王一点点了。”一个从微博超话而聚集起来的表情包群中,有粉丝如此自我打趣。成立不到一天,500人的群就满了,因为共享的表情包过多,光一个群聊,就占了1.7G的空间。

人类为何对一只玩偶欲罢不能?

顶流登场

凌晨5点15分,陆妈妈摸着黑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儿子还在沉睡。他床头摆满了一圈迪士尼“抢钱组”的毛绒玩偶,小熊雪莉玫、松鼠奇奇蒂蒂、绿色小龟olu、猫咪杰拉多尼和紫色兔子星黛露。

这些彼此依偎在一起的小朋友还不知道,12小时后,一只粉色狐狸进了这个家,它们的床头C位被迫出让,自己将被打入黑黢黢的“冷柜”。

达菲家族成员,左起依次为玲娜贝儿、奥乐米拉、杰拉托尼、达菲、雪莉玫、星黛露、可琦安。图片来自于达菲友你微博。
达菲家族成员,左起依次为玲娜贝儿、奥乐米拉、杰拉托尼、达菲、雪莉玫、星黛露、可琦安。图片来自于达菲友你微博。

这天是9月29日,迪士尼新宠玲娜贝儿的首秀日。陆妈妈坐了两小时地铁,从嘉定北出发,横穿一整条11号线,途经长宁区、徐汇区,达到上海迪士尼所在的川沙区——也因此,在此露相的粉色小狐狸,有了“川沙妲己”的江湖称号。

八点半,准时开园,随着大批人流涌入园区的陆妈妈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忍不住内心调侃自己:“我怎么这么拼,跟黄牛一样。”但等她排到商店门口时,才发现,自己差远了,“身边全是有备而来的黄牛”。他们三两成堆,站在一起热切地相互“授课”,哪种款式热销,那种爆米花桶不好卖,因为运输包装麻烦,预估哪一款会绝版,就先抢那款,“价格好炒”。

这样热闹的景象,在迪士尼每一个新成员发售时,都会重演。为了达菲家族忠粉的儿子,陆妈妈特意请了一天年假,“我当天不去买,可能一年都买不到了”。她回忆,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玩偶的限定款价格飞涨。前不久的中秋节,迪斯尼单独发售了一个汉服星黛露,一个小时内就售罄,当天下午代购价就飙升到了888元一个。

如果是其他玩偶,以后去东迪或港迪还能“补货”,但玲娜贝儿是上迪的独家,如果不早早来抢,想要就只能花大价钱从黄牛手中买。

首发日的“战利品”,价值1500+元。受访者供图。
首发日的“战利品”,价值1500+元。受访者供图。

迪士尼乐园原创的达菲家族中,最早的“圈钱F4”是达菲、雪莉玫、杰拉多尼和星黛露。后加入了小龟奥乐米拉(昵称olu),和黄色小狗可琦安(昵称饼饼)。

从米奇老鼠这个古早IP衍生出来的玩偶们,也都风靡一时,但仅限小众圈,周边断货、翻倍卖,都常见,没人享受过玲娜贝儿这等“女明星”的待遇:人们为她开超话,出“物料”,制作表情包,有人甚至磕CP上头到,在lofter上写起了同人文。

这只粉粉嫩嫩的小狐狸,光是靠萌萌哒的外形就已经让迪士尼的粉丝们开了无数个“玲娜贝儿和星黛露谁更好看”的论战帖,她有圆圆的小短脸,淡蓝瞳孔的大眼睛,还有一看就很好薅的大尾巴。

图片来自于微博。
图片来自于微博。

“不像其他角色一样会有距离感,儿儿看起来年龄就很小,像一个小妹妹,让你想rua她,想保护她,控制不了地想买她的周边。”粉丝璇璇最初就是被贝儿人畜无害的萌态戳中了,她甚至想跑去迪士尼扮演这个角色。

但颜值只是吸引的第一层,除了陆妈妈这样年卡专业户、迪士尼忠粉,剩下九成的粉丝,是因为玲娜贝儿的营业视频才疯狂上头。

为了见到园区里的玲娜贝儿,在上海读研的梦梦连去了四次迪士尼。因为办了年卡,天气好的时候,她每周会去两三次迪士尼,拍摄和宝贝们的互动。梦梦在小红书上分享自己和玩偶的对话,热度最高的一条,有近7k的点赞。

镜头里,儿儿配合小姐姐送牛奶的说法,会假装咕嘟嘟把奶喝下去,蹲下再站起踮脚,比划起“长高高”,会把收到的小挎包假装斜背到身上,主动讨要爱心,小心收进挎包里。合照时,特意把“挎包”摆正到胸前。

比起只会摆几个简单经典动作的初代玩偶,玲娜贝儿在网络上的火热,大半功劳要仰仗扮演者的细心设计。

这只小狐狸,会在被阿姨调戏“儿儿”时,一遍遍掰着指头给游客示意自己的名字,会跟去看唐老鸭的游客气呼呼摆手,会把自己的大尾巴藏在身后,装作害羞的样子。明明不能说话,全靠肢体动作,但她的一举一动,都能被解读出人类意图,配加上视频制作者的画外字幕解释,尤为好笑和治愈。

图片来自于微博玲娜贝儿超话。
图片来自于微博玲娜贝儿超话。

“她没有迪士尼大部分玩偶设定的那么童话。”粉丝雪梨眼中,这只小狐狸臭屁的样子就像真实世界里的闺蜜,她也喜欢噗噗和唐老鸭,但那种喜欢就像是“看到了一只柯基犬那种可爱”,跟儿儿不一样。

“她就像是我身边的好朋友,就是我的好朋友。”雪梨说。

非典型女明星

自称妈粉的雪梨,现在每天晚上都要在小红书刷玲娜贝儿的视频。

最让她乐此不疲的是,玲娜贝儿每天都有不同的营业视频,而且“不是简单地卖卖萌比比心,在不同场景不同地点都会有新奇的反应。”

最早火起来的一条互动视频,是毛晓彤cos魔女“库依拉”(《101斑点狗》中她用狗毛做制品),跟贝儿说,要把她做成狐狸围脖。镜头前,贝儿“一脸惊恐”,紧紧捂着自己的大尾巴,仅靠身体细微的摇晃和手部小动作,就能让人感觉到,她真的在“绞尽脑汁”思考怎么应对。

明星效应下,后来游客也都爱上了“调戏”玲娜贝儿。在这场迪士尼的造星游戏里,观众其实是重要的参与方,在一轮一轮的互动和传播里,玲娜贝儿的人设越来越丰满,也承载了越来越多现实世界里人的价值和情感寄托。

单萌就是因为玲娜贝儿互动视频“入坑”的。她从来没有喜欢任何一个迪士尼的角色,认为万众宠爱的星黛露甚至有点丑,而玲娜贝儿也仅仅只是“好看一点点罢了”,单靠外形,吸引不了她。

在单萌入坑的那条视频中,男游客像逗弄小狗一样对她大声呵斥:“不听话,快点转过来!”玲娜贝儿没有配合,直接做出了拔“剑”的动作反击。

儿儿对无理游客拔剑。图片来自于微博。
儿儿对无理游客拔剑。图片来自于微博。

在受到侵犯的时候,敢直接告诉对方,“你做得不对,我不喜欢”,这种态度一下子击中了单萌。不算外向、尚是单身的她,日常遇到可容忍程度内的利益侵犯,也往往“敬而远之”,宁愿在微博上diss,因为“不敢且没必要,不想与SB论长短”。

但眼前的这个玩偶,替她表达了对这种行为的真正态度,单萌喜欢这种“可甜可刀”的女性力量。

她从前也看过更新了“公主”认知的《冰雪奇缘》。在那个故事中,女主角不再等待男性角色的拯救,而是自己解决了困难、获得了成长。但那是远在屏幕中、童话故事里,美好而高贵的虚拟角色,远远没有这个能在现实里跟路人互动的“真实”玩偶打动她。刷越多视频,单萌就越发现,这个角色远超出她对一个玩偶的预期。

最新戳中她的点,是在一次互动中,一位穿着同款cos服的小朋友,被家长推上来跟她互动。家长在边上一个劲地催促小朋友转过去给玲娜贝儿看看她的尾巴,小朋友呆呆地没反应,被一旁兴奋的妈妈斥责“有点傻”。玲娜贝儿听了之后立马跺脚,用手指了指,示意家长不要这么说,还张开双臂,给小朋友做了温柔抱抱的手势。

那一瞬间,单萌感觉在屏幕前观看视频的自己,也“被保护到了”。

日常生活里,她见过太多负面情绪的表达,小时候考试不及格,家长会说孩子怎么这么笨,工作中做不好,领导同事也会评价谁是不是入错行了,甚至去看病时表现出抗拒,大夫也会质问“为什么别人都能配合,就你不能?”

她知道,玲娜贝儿的皮下也是一个成年人,但这个角色,却知道如何保护孩子,并没有对这种负面表达习以为常。

“保护童心,尊重孩子,不会看扁也不会看高,这才是真正符合童话世界的样子。”单萌觉得,一个真人玩偶能够做到这一点,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她非常清楚,“女明星”的光鲜是玲娜贝儿的,“内胆”员工也只是工薪阶级的普通人。“能够有这样的素质,迪士尼的员工真的很厉害。”

作为一个女性角色,玲娜贝儿的“人设”也显然更符合当下审美。

玲娜贝儿刚出现在大众视野中,就是一个好奇、活力四射的探险家形象。她戴着帅气的帽子,身穿骑士装,还有一把隐形的配剑,和星黛露的蕾丝裙子、红色舞鞋完全是两套风格。

这看起来似乎太不“女孩”了。看看迪士尼曾经的女性形象:温柔、善解人意、漂亮淑女。也都是可爱的,但没有一个,像玲娜贝儿一样。

她会摆出帅气的,两腿交叉的“调戏”姿势,叉腰靠在花坛上,会用“抹脖子”的动作“威胁”偷拍自己囧像的围观群众,会在别人说自己坏话时生气跺脚、拔“剑”反击,看见穿公主裙的游客还会行标准的骑士礼。

图片来自于玲娜贝儿超话。
图片来自于玲娜贝儿超话。

也有声音会质疑,内胆是男孩子吗?性格那么不淑女,腿叉那么开。这样的声音立马被粉丝们刷屏反驳:迪士尼有规定,扮演者性别要和玩偶性别一致。而且,女孩为什么不能活泼,不能酷?

粉丝Nora刚听到这样的话时,心里暗爽:“贝儿干得好呀!”。

她有自己小小的“私心”,认为这是打破了对女孩的刻板印象:“因为玩偶被会很多小孩子喜欢嘛,希望以后的小女孩都知道,女孩儿也可以叉着腿,叉着胳膊,可以无畏做自己。”

饭圈入侵童话

拥有如此多美好品质的玲娜贝儿,就像是一个真实的、但又可以一直做下去的梦。

“爱意的释放,好像找不到别的对象了!”90后刘小鹿自称“中年老阿姨”,她正在考虑,出差到上海时,专门去看一趟儿儿。

“那种全是美好的公众话题,现在没了。之前偶像剧有这种感觉,现在全世界都不拍简单爱情的电视剧了,对真人的要求也很高,不能有一点道德瑕疵。所以还是喜欢一只狐狸吧,不会翻车,只会被遗忘。”小鹿这样解释“儿儿热”。

粉丝们也清楚知道,但并不在意,为之疯狂上头的粉色玩偶,是人扮演的。她们甚至能分得出来,每一身玩偶服下的扮演者,并根据裤脚的细微差距给他们起了昵称:堆堆儿、七儿、九儿。一位对虚拟角色从不感兴趣的粉丝甚至很坚定地认为,“儿儿”的扮演者一定有舞蹈功底,因为在花车巡游时,“她的踩点太准了!”

雪梨并不是一个典型迪士尼爱好者,甚至没去过上迪,唯一买过星黛露周边,单纯只是因为喜欢紫色。

星黛露和玲娜贝儿。图片来自于达菲友你微博。
星黛露和玲娜贝儿。图片来自于达菲友你微博。

玲娜贝儿的意义,则完全不一样。用雪梨的话来说,是“单纯觉得长得可爱颜色好看买买周边”和“妈妈看宝贝闺女的区别”。看几十秒小视频,雪梨就能直接认出今天是哪个儿儿在营业。

“九儿是温柔的甜妹,喜欢捂嘴爱撒娇,七七是大大咧咧的假小子,长手长脚,喜欢拔剑。”雪梨最喜欢的是“堆堆儿”,那是一个元气满满的机灵鬼,喜欢冲游客摇尾巴,爱吓唬别的玩偶,但不耽误认真营业,很努力。

这样的儿儿,是很多粉丝心中的情感陪伴者。在广告公司上班的,自称是“时代的弃民”,她不追星、不玩梗、不热衷追潮流和“打卡”,过去她理解不了要因为“人设”粉一个真实的人类。关注对方的一举一动,入侵别人的私生活,让她很有负担。

“这也是自己第一次,这么上头。”她没想到,自己每晚都要刷几个小时小红书上的玲娜贝儿新视频,第一次从闲鱼上主动找黄牛,加价买了一只玲娜贝儿的冰箱贴小玩偶。

现在,那只缩小版的玲娜贝儿日常挂在Nora的梳妆镜上,她出门时就把它拿下来,让玲娜贝儿“抱”在背包绳上,时刻陪伴她,“能减少一些上班的痛苦”。工作疲惫的时候,刷刷活力营业的玲娜贝儿,“心情一下会好很多”。

Nora挂在包上的玲娜贝儿玩偶。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Nora挂在包上的玲娜贝儿玩偶。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内胆是可替换的不重要,重要的是,玲娜贝儿一直都会在。“她是永恒存在的。”对于从不追星的粉丝来说,这反而是一场压力极小的爱。

但在各种追星术语无孔不入的当下,狂热的喜爱往往又会不知不觉地变成半玩梗、半认真的饭圈化表达。

玲娜贝儿的个人超话里迅速聚集了上万粉丝,有粉丝成立了专门给玲娜贝儿输出表情包的个人博,微信粉丝群一天就加满,昼夜不息抒发对小狐狸的喜爱。

粉丝们会用现实爱豆的角色来给玲娜贝儿定位:如果说星黛露是似乎永不会出错、魔鬼身材天使脸蛋的Lisa(著名韩团BLACKPINK中的泰裔成员,因担任《青你2》导师出圈,多次上热搜)。那玲娜贝儿更接近亲切可人、业务一流的韩国女歌手IU。

没有作品,对于i玲娜贝儿的粉丝来说,算不上什么问题。她们像爱idol一样,爱这一只迪士尼凭空设定的毛绒玩偶。

浸润在饭圈文化成长起来的这一代消费者,天然会用自身最熟悉的话语去表达喜爱。她们知道这只粉狐狸是迪士尼“抢钱家族”的衍生品,但心甘情愿为之买单,“这能证明儿儿的热度!”

有人戏称玲娜贝儿是“营销咖”,他们也会用现代爱豆的标准来反驳:“颜值高也是一种能力,那杨超越也没有作品啊。”还有有粉丝直言:“不觉得她没有作品,不是有花车舞蹈直拍嘛。”

明星常见的争番位、比实绩也没有落下。比如“星黛露和玲娜贝儿谁是迪士尼的一番女明星?”,这样的争执在豆瓣上比比皆是,双方粉丝甚至要拉出各种周边的销量、真人互动的热度和迪士尼合照里的位置,全方位对比。

迪士尼五周年庆典,玲娜贝儿站C位。图片来自于达菲友你微博。
迪士尼五周年庆典,玲娜贝儿站C位。图片来自于达菲友你微博。

另一个粉丝爱到上头的标志,就是高举CP大旗。最流行的儿儿和托尼的CP名叫“托儿所”,B站上,也有人调侃它们应该叫“娜就杰样”。

但不是所有人都喜欢自家宝贝闺女被“刻意捆绑”。

玲娜贝儿粉丝群中,每天都有999+的表情包和最新小视频,在一个视频中,花车上的达菲搭了玲娜贝儿手被托尼看见了,托尼扭头就去亲一旁的露露。粉丝们一下炸了,开始煞有介事地分析,绿猫杰拉多尼是意大利来的,“意大利男人就是比较多情”、“多情画家人设,搞艺术的就是比较感性吧,爱吃醋”。

玲娜贝儿和杰拉托尼的同框。图片来自于达菲友你微博。
玲娜贝儿和杰拉托尼的同框。图片来自于达菲友你微博。

满月前的一次花车游行上,绿猫杰拉托尼晃动着脑袋,缓缓靠近站在车头中央的玲娜贝儿,“亲”了她一口。这似乎不是一次事先设定好的动作,玲娜贝儿愣了一下。这个不到十秒的小视频在网上疯狂流传。立马就有文章说,这是“过气小生蹭女明星”热度。

Nora看到小视频时,在办公室煞有介事点头拍桌,“火一下就上来了,干嘛啊,就是这种护崽心情。”

“这是蹭我们儿儿流量!”她气愤地把文章转给朋友,想拉人一起痛骂“渣猫”。没入坑的朋友很是不解:都是可爱的小朋友罢了,什么流量不流量?

“以前觉得追星小朋友很低龄,没想到这句话也会从我嘴里说出来。我怎么也用这套思维去思考了?”那一瞬间,从不追星的Nora,突然惊醒。

关注“20社”(quancaijing_20she)微信公众号,和我们一起聊聊年轻人的钱包、工作和生活

李当心

63 篇文章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