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要闻头条

要闻头条

61 篇文章  •  2 订阅

爱德华多·加莱亚诺:拉丁美洲被切开的血管流淌出他的愤怒

爱德华多·加莱亚诺:拉丁美洲被切开的血管流淌出他的愤怒

马克·恩格勒 /  刚刚

加莱亚诺的拉美书写,除足球往事外,便是左翼批判色彩的拉美社会史诗。但他最雄辩、最活跃的时刻,是在他以诗人的身份,书写被遗忘者和被征服者、乌托邦的斗争与重生的许诺;至于乱糟糟的政治本身,他没多少话可说。

烟草与政治:香烟、爱国主义与美国社会

烟草与政治:香烟、爱国主义与美国社会

杰克森·里尔斯 /  2-28

吸烟影响公共环境,也影响身边人的健康,这是日常认知。但在早期,吸烟不仅成为时尚品,其税收与健康、公益等方面也与政治、政策相关联,引发了长期的舆论战争。烟草与政治之间,究竟存在怎样的联系?

保罗·乔尔达诺《新冠时代的我们》:大瘟疫“神经症”与它的日常“药引”

保罗·乔尔达诺《新冠时代的我们》:大瘟疫“神经症”与它的日常“药引”

邹赜韬 /  2-24

《质数的孤独》作者保罗·乔尔达诺在新冠疫情期间,以日记的形式写作了《新冠时代的我们》一书。借助日记见证新冠“日常”,为疫情记忆开辟思想空间:我们是如何走到了这种境地,以及我们希望如何恢复正常的生活。

那些我们在2021年仍需面对的问题……丨燕京书坊

那些我们在2021年仍需面对的问题……丨燕京书坊

徐鹏远 /  2-19

时间从不因人为设置的时刻就清零或重启。当春节烟花散尽,那些2020年困扰过我们的问题,以及那些塑造了今日的历史,仍是我们需要面对的现实。这份书单,便希望提供一些面对2021的思考,找到新的可能或出路。

花神咖啡馆:我们离去,美未必能停留

花神咖啡馆:我们离去,美未必能停留

邓安庆 /  2-7

花神咖啡馆给人天长地久的错觉,它的倒闭戳破了这种幻觉。创建于康熙五十九年的古老咖啡馆,见证了威尼斯共和国的兴亡,躲过了法国大革命、意大利统一运动、一战、二战和冷战,没想到在三百周年之际因疫情而倒闭……

警惕自由主义者的“帝国式倾向”:评潘卡吉·米什拉《平淡的狂热分子》

警惕自由主义者的“帝国式倾向”:评潘卡吉·米什拉《平淡的狂热分子》

刘波 /  昨天

近年来,印度作家潘卡吉·米什拉因强烈的批判色彩而成为欧美公共界的知识明星。他重估自由主义对现代世界的影响,强调西方塑造现代世界之时也带来侵害,在主张自由主义时应避免“帝国式”傲慢,尊重真实的灰色世界。

哈利·波特与街头抗议:粉丝文化能否推动社会变革?

哈利·波特与街头抗议:粉丝文化能否推动社会变革?

冯塬雅 /  2-27

近些年来,街头抗议活动中总是能看到哈利·波特的元素存在。粉丝行动主义在政治意识养成的关键时期,弥补了社会惯例中对青年政治教育的缺陷。或许,流行文化粉丝也能依靠丰富的想象力和同理心推动社会变革。

拉纳·达斯古普塔:今天的印度,阶级战争可能一触即发丨燕京访谈

拉纳·达斯古普塔:今天的印度,阶级战争可能一触即发丨燕京访谈

郝汉 /  2-23

在国人眼中,印度是片神秘之地,总成为调侃的对象。近些年来,国内引进了诸多关于印度的著作,印度裔英国作家拉纳·达斯古普塔的《资本之都:21世纪德里的美好与野蛮》,试图捕捉的东亚古城在剧烈转型时的矛盾和冲

“死神的巨镰扫过山岭”:疫情、一战与现代文学的转折

“死神的巨镰扫过山岭”:疫情、一战与现代文学的转折

陈儒鹏 /  2-15

新冠疫情至今尚未结束,甚至连春节都没能像往年一样回家。这场疫情带来的影响,让我们想到一战期间的大流感疫情。现代主义运动从战争和流感的废墟中挣扎出来,终结感促使弗洛伊德、叶芝和伍尔夫等人创造新的表达。

亚当·科茨科:怎样阅读齐泽克?丨燕京书评

亚当·科茨科:怎样阅读齐泽克?丨燕京书评

亚当·科茨科 /  2-6

齐泽克希望的,不是世界将不再操蛋,而是它将不再以这种特殊的方式操蛋,是我们能够找到某种方式,不再疯狂地执著于把我们自毁的固恋合理化,而去做点别的什么——简言之,震惊我们,使我们意识到,我们还有选择。

纪念李渡南:中国伊斯兰和开封犹太人研究领域的顶尖学者

纪念李渡南:中国伊斯兰和开封犹太人研究领域的顶尖学者

王立秋 /  3-2

在新冠疫情期间去世的学人中,汉学家李渡南的逝世在中文界显得十分落寞。作为研究中国伊斯兰和中国犹太人的最重要学者之一,他自称“犹太儒”,用英语、法语和希伯来语写作了近二十部相关的重要著作。

霍夫施塔特的对与错:为什么他还值得读,但原因并非你想的那样

霍夫施塔特的对与错:为什么他还值得读,但原因并非你想的那样

乔恩·维纳 /  2-26

最近,理查德·霍夫施塔特的争议之作《美国生活中的反智主义》,有三家出版公司先后推出中文简体版。但国内对霍夫施塔特的介绍付诸阙如,美国历史学家乔恩·维纳授权《燕京书评》译刊他撰写的关于霍夫施塔特的长文。

廖伟棠丨野莲与妖花:两种客语民谣

廖伟棠丨野莲与妖花:两种客语民谣

廖伟棠 /  2-21

2020年因新冠疫情而成封闭之年,台湾疫情轻微,音乐人得以潜心创作。诗人廖伟棠在下文分享了两张音乐专辑:米莎《戅仔船》和生祥乐队《野莲出庄》。在他看来,两张专辑,如同野莲与妖花,这两种客语民谣合成活水

齐泽克:从拜登的梦中醒来,真正的斗争才刚刚开始

齐泽克:从拜登的梦中醒来,真正的斗争才刚刚开始

斯拉沃热·齐泽克 /  2-8

齐泽克最近发文,将国会大厦骚乱事件与拜登就职典礼放在一起寻找某种隐秘的论证:拜登带来的是不可能的梦想,我们越早从那个梦中醒来,对我们所有人来说也就越好。真正的斗争才刚刚开始。下文由齐泽克授权翻译刊发。

从罗马帝国到欧盟时代:不同时代的“难民危机”如何形塑欧洲?

从罗马帝国到欧盟时代:不同时代的“难民危机”如何形塑欧洲?

郭晔旻 /  2-5

人类史也是移民史。如今的欧洲又一次成为新时期的“罗马帝国”,以其经济优势吸引着周边移民,“难民危机”如同五世纪“民族大迁徙”的改头换面。只要财富存在着极大的不平等,新时代的大迁徙便很难看到终结的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