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曾梦龙

曾梦龙

有挑战性的阅读才能带来更深层次的愉悦

28 关注  •  418 粉丝  •  1174获赞

程麟荪:民国银行家不是我们以前想象的那种买办财阀

程麟荪:民国银行家不是我们以前想象的那种买办财阀

曾梦龙 /  2-25

《近代中国的银行业》被誉为“英语学术圈对近代中国银行业最重要的整体性研究”,认为中国近代银行在1897—1937年取得不同寻常发展,归功于一大批具有现代企业家精神与中国传统商业实践结合在一起的银行家。

理查德·埃文斯:当前对民主的真正威胁是假消息、阴谋论、模糊事实和谎言

理查德·埃文斯:当前对民主的真正威胁是假消息、阴谋论、模糊事实和谎言

曾梦龙 /  1-24

为什么假消息、阴谋论、模糊事实和谎言是当前对民主的真正威胁?第三帝国和希特勒有哪些阴谋论影响至今?如何理解阴谋论解释机制和传播机理?怎样看待和阴谋论密切相关的“宣传”?

施展:中美关系与全球双循环,以及人类的精神动力(下)| 回望2020②

施展:中美关系与全球双循环,以及人类的精神动力(下)| 回望2020②

曾梦龙 /  2020-12-20

施展否认自己在为大国崛起唱赞歌,认为仅从事实看,中国经济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并提出一种“全球双循环”假说,发展一套中国经济成长逻辑的解释,讨论中美关系和贸易摩擦等问题。

李楠:经济发展的历史根源、内卷化与全球化丨青年知识分子系列⑦

李楠:经济发展的历史根源、内卷化与全球化丨青年知识分子系列⑦

曾梦龙 /  2020-11-23

如何理解历史因素对经济发展的影响?比如,传统中国乡村社会是否存在 “内卷化”?为什么工业革命最早发生在英国,而不是中国?马克斯·韦伯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错了吗?

美国伟大作家唐·德里罗:全球断电,世界死寂,人类文明会消亡吗?

美国伟大作家唐·德里罗:全球断电,世界死寂,人类文明会消亡吗?

曾梦龙 /  2020-10-24

近50年来,作家唐·德里罗以多样的作品审视现当代美国文化中的风俗。到了80多岁高龄,依然饱含创作热情,觉得支撑他活下去的正是写作。

比尔·盖茨新书:气候变化可能比新冠疫情更糟糕,技术和创新是解决危机的关键

比尔·盖茨新书:气候变化可能比新冠疫情更糟糕,技术和创新是解决危机的关键

曾梦龙 /  2-22

和马斯克这类着迷火星的富人不同,盖茨关注的是如何建造一个宜居的地球,而非逃离。人类未来要想在地球生存,不得不解决气候危机。盖茨认为,技术和创新是解决问题的关键,但戈登·布朗等批评者指出,政治很重要。

王元崇:130年间,清朝中国对美国的理解是如何变化的?丨燕京访谈

王元崇:130年间,清朝中国对美国的理解是如何变化的?丨燕京访谈

曾梦龙 /  1-20

从清代中国的世界秩序之变,到留美幼童项目及其失败、慈禧太后的“夫人外交”,再到现实的中美关系,我们和新任美国总统拜登的母校特拉华大学历史系副教授王元崇聊了聊中美相遇、相望、相撞的历史、现实与未来。

施展:信息茧房下,糟糕的2020年和未来的人类秩序(上)| 回望2020①

施展:信息茧房下,糟糕的2020年和未来的人类秩序(上)| 回望2020①

曾梦龙 /  2020-12-17

面对当下困境,施展呼唤人们突破信息茧房,开启想象力和勇气,建立新的社会共识。他对未来人类秩序开了不少脑洞,如建立“全球数字治理联盟”,希望更多人加入讨论。

旅行作家、跨性别先驱简·莫里斯去世,她以行走和书写改变我们对世界和自身的认知

旅行作家、跨性别先驱简·莫里斯去世,她以行走和书写改变我们对世界和自身的认知

曾梦龙 /  2020-11-21

作家林达觉得,几乎没有哪个记者能够复制一遍她的历程。她以双重身份切入社会和社会中人,角度深度,都与众不同。

王立铭: “吃货”、基因、生命和疾病的科普,科学将人类带向何方?| 青年知识分子系列⑥

王立铭: “吃货”、基因、生命和疾病的科普,科学将人类带向何方?| 青年知识分子系列⑥

曾梦龙 /  2020-10-17

从新冠疫情、科学革命,到人工智能、基因决定论……所有这些贯穿一个主题,他希望越来越多人学习科学的思维方式,更好应对现代社会复杂精细的外部环境变化。

葛剑雄:解决人口下降问题要靠观念,孝道本质是对家庭负责丨燕京访谈

葛剑雄:解决人口下降问题要靠观念,孝道本质是对家庭负责丨燕京访谈

曾梦龙 /  2-17

春节前夕,我们和学者葛剑雄聊了聊历史和现实的不变与万变,包括大一统、边疆史、人口下降、历史经验和研究心得等。他认为,现代社会解决人口下降问题要靠观念。孝道本质是对家庭负责,保证人口绵延,而非跪下磕头。

蒋方舟:多少年之后,会不会有人问我们,这些年过得怎么样?|回望2020⑥

蒋方舟:多少年之后,会不会有人问我们,这些年过得怎么样?|回望2020⑥

曾梦龙 /  2020-12-27

当现实变得像小说,小说就成了我们理解现实的方式。蒋方舟如何以推想小说回望2020,展望未来?瘟疫、战争、隔离、敌对的世界可能会是什么样?变动时代下,如何理解知识人的挣扎、责任、坚持和退守?

李文杰:从制度视角看天朝崩溃,清朝君臣如此勤政,国家为何一败涂地?丨青年知识分子系列⑧

李文杰:从制度视角看天朝崩溃,清朝君臣如此勤政,国家为何一败涂地?丨青年知识分子系列⑧

曾梦龙 /  2020-11-25

晚清皇帝的一天怎么度过?军机处和总理衙门如何受旧制度之累?官场为何失序?大刀阔斧的改革为什么那么难?晚清腐败无能,革命就该爆发,是否有失简单?

安妮·阿普尔鲍姆谈民主暮光和朋友分裂,知识分子为什么受威权主义诱惑?

安妮·阿普尔鲍姆谈民主暮光和朋友分裂,知识分子为什么受威权主义诱惑?

曾梦龙 /  2020-11-12

如何理解冷战后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共同体的瓦解?知识分子为什么会受威权主义诱惑?是因为个人利益、文化绝望,还是从来就非真正民主人士?在一个人群愈加分裂和极化的世界,我们还能共同生活吗?

牟钰:从无罪到有罪的司法现实,卷宗隐藏着哪些“沉默的真相” | 青年知识分子系列⑤

牟钰:从无罪到有罪的司法现实,卷宗隐藏着哪些“沉默的真相” | 青年知识分子系列⑤

曾梦龙 /  2020-10-12

我们和伦敦大学亚非学院的牟钰博士聊了聊她的新书《中国的犯罪构建》。她认为,“卷宗”制度是中国刑事诉讼的核心,可能埋下错案的种子。